🏡
PTT小說網
x
    馮天麟此刻也是緊鎖眉頭,他雖然不相信馮詩篇是兇手,可是卻找不到反對的理由!

    “詩篇,你和爺爺說實話,是不是你乾的?你現在承認,我可以從輕發落你,不然的話……”馮老爺子好像是一下子蒼老了幾歲,雖然家裡爭權奪利的鬥爭,逐漸的灼熱化,但是馮天虎再是鬥爭,也不可能對馮天麟和馮詩篇下死手,不敢公然殺了他們!

    至於那私生女和情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沒有認祖歸宗,就不算是馮家的人,動了也就動了,這是潛規則。

    “不是!”馮詩篇知道,這個回答或許會讓爺爺很失望,現在這個情況之下,誰還會相信自己呢?但是馮詩篇依然是搖了搖頭,斬釘截鐵的否認道。

    “不是?這杯子口處,正好符合你下毒的可能,只有你,才能做到這一點!”馮老爺子嘆了口氣,道:“好,很好,天麟,將詩篇,關在西廂房,這事兒我考慮考慮再做定論!”

    “……是……”馮天麟沒有辦法,只能點頭稱是。

    “父親,逆天死的好慘啊,您一定要爲他做主啊,他剛剛醒過來,還要重新振作起來,競爭少家主的位置呢,可是就這麼死了,真是可惜了啊……”馮天虎適時地開始火上澆油,點出了馮逆天還有競爭少家主繼承人的心思,這也成爲了馮詩篇毒殺他的原因。。

    “我說了,將詩篇先關起來,我想想,再做定奪!”馮老爺子擺了擺手,讓他一下子殺掉馮詩篇給馮逆天報仇,他是做不到的,畢竟現在馮家就剩下這麼一個孫子了,要是死了,上古馮家可是沒有繼承人了!

    “是……”馮天虎悲痛的點了點頭,抱起了馮逆天的屍體,哭着道:“逆天,你看看吧,睜開眼睛看看吧,爺爺爲你做主了,他不會放過兇手的!”

    Wωω _tt kan _C〇

    “……”馮天麟此刻,即使不相信兒子是兇手,但是事情也實在是錯綜複雜,既然馮天虎不是兇手,那兇手又是誰呢?是誰要陷害詩篇呢?

    馮老爺子搖了搖頭,擺了擺手,道:“都散了吧,晚宴取消了……”

    本來,好好的一頓慶祝晚宴,隨着馮逆天的死亡,宣告了取消,整個上古馮家,陷入了悲傷當中……

    馮天麟將馮詩篇送去了西廂房,雖然馮詩篇被軟禁了,不允許外出,但是馮天麟去看望還是被允許的,所以馮天麟將馮詩篇送進去之後,索姓直接坐在了馮詩篇的對面。

    “詩篇,你和我說說,你到底是不是殺害馮逆天的兇手!”馮天麟心中也很奇怪,所以壓低了聲音詢問道:“你說實話,爲父是絕對不可能害你的!”

    “爸……我的姓格你還不知道麼?我當初要是害他,我還去幫他求什麼大還丹啊?”馮詩篇苦笑了一下說道:“但是,現在全家都不相信我,都以爲我殺了馮逆天!可是,我爲什麼要殺他?我冒着生命危險,求藥救了他,再殺他,我這不是沒事兒閒的麼?更何況,他都是廢人一個了,和我沒有任何利益衝突,我殺了他,不是給自己找事兒呢麼?”

    “這倒是,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你爺爺已經懷疑你了。”馮天麟嘆了口氣:“這事兒,好像又不是天虎乾的,那到底是誰幹的呢……”

    “爸,我倒是有個懷疑的對象……”靜下心來,馮詩篇仔細想想,也想出了一些端倪來。

    “哦?是誰?”馮天麟聽後頓時一喜,連忙問道。只要能找到嫌疑人,就能洗脫馮詩篇的罪行了,到時候馮詩篇或許會因禍得福,將之前失去的少家主繼承人資格重新拿回來!

    “是……馮逆天自己!”馮詩篇一字一句的說道。

    “什麼?是馮逆天自己?”馮天麟頓時驚訝的一愣:“怎麼是他自己呢?”

    “之前,我進門的時候,看他的臉色就有點兒不是太正常,而且,他還和我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說着,馮詩篇就將馮逆天之前和他說的那些話,複述了一遍。

    “這麼說來……還真有可能是馮逆天自己服毒了,然後陷害到了你的身上!”馮天麟聽後,恍然大悟:“可是,馮逆天自己從哪裡搞來的毒藥?而且他沒有手,怎麼服用的?”

    “這個……恐怕就是三叔的配合了……”馮詩篇想了想,分析道:“之前恐怕馮逆天就含着毒藥,所以臉色不正常,但是沒有服用,所以沒有毒發,也可能是三叔用真氣壓制了,所以能堅持一段時間,後來喝了水,將口中剩餘的大部分毒藥吞嚥了下去,於是毒發身亡,這杯子上面的毒藥,正是馮逆天自己用嘴脣塗抹上去的!”

    “雖然,我們分析出來了,但是這有什麼用處呢?”馮天麟不由得嘆了口氣,道:“你爺爺不會相信的,馮逆天已經死了,死無對證,你再說這些,他會認爲是你編造的爲自己開脫的謊言……”

    “爸,沒事的,我就在這裡,先住着吧,就當修煉了……”馮詩篇倒是看得開,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恩,你放心,詩篇,我會盡力的爲你開脫的。”馮天麟說道。

    與此同時,在馮天麟的住處,馮天虎卻是暗中的出現了!就在別人都以爲馮天虎抱着馮逆天的屍體回去痛哭流涕的時候,馮天虎卻是出現在了這裡!

    “二嫂!”馮天虎的臉上,除了之前的悲痛之色之外,變得陰沉無比!他走到一個貴婦人的面前,低聲叫道。

    “天虎?你怎麼來了?”貴婦人微微一愣,她就是馮詩篇的母親,東方小翠,剛纔,馮詩篇殺害馮逆天的消息,東方小翠已經通過下人得知了,所以對於馮天虎的到訪,有些意外:“你是要找我興師問罪的麼?”

    “三弟不敢!”馮天虎卻是搖了搖頭,面帶悲傷的道:“這件事情,也不怪二嫂,雖然,我也不敢相信,這是詩篇做的,但是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他,讓我不得不相信啊!”

    (220票,明天或者後天會有一章加更,下次加更250票。召喚【月】票!)(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