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倒是沒想太多,拿起電話,卻是看到了是僱主打來的,所以林逸也不好拒接,即使馮三荒在打電話,林逸還是將電話接了起來:“你好,我已經到機場了,你們下飛機了麼?”

    林逸說完這句話後,等着對方迴應,但是,對方卻沒有說話,而一旁的馮三荒,臉上卻是露出了無比震驚的表情來!因爲,電話接通了,他從聽筒裡面,聽到了林逸的聲音!

    不過,他也是有些不確定,所以猶豫了一下,還是對話筒裡面說道:“您好,是凌一先生麼?”

    這回,不但是馮三荒從電話裡聽到了林逸的聲音,而林逸也從電話裡聽到了馮三荒的聲音!當然,就算林逸沒有聽到,馮三荒那一句“凌一先生”已經代表了不少問題,林逸也能一下子明白過來,原來,自己等的那個人,就是馮三荒,而自己要保護的那個大明星,就是許詩涵!

    兩個人都是愣了愣,林逸放下了手機,而馮三荒也是放下了手機,林逸有些尷尬,馮三荒雖然也有些尷尬,但是更多的是擔心許詩涵的想法!

    自己可是和許詩涵說,是請自己的朋友幫忙啊,結果,林逸就在眼前了,自己還不知道要請的人就是林逸,許詩涵就是再笨,也能想到這其中有問題了吧?

    “馮先生?是你?”林逸苦笑着伸出了手來。

    “不錯,就是我了!”馮三荒也是苦笑了一下,道:“林逸先生,您怎麼化名爲凌一了?我這……”

    “我這不是接任務麼,也沒尋思,是熟人中的熟人!”林逸苦笑了一下,道:“當初詩篇和我說,讓我保護他姐姐,但是我還以爲他姐姐不認識我,因爲我最初和馮先生說的名字就是凌一,而詩篇也知道我這個名字,所以也就沒改,可是,真是沒想到,保護的人,居然是許小姐!”

    “馮哥,你是不是有事情瞞着我?”許詩涵擡頭看向了馮三荒,當然,她倒是不認爲馮三荒會害她,畢竟馮三荒找來的人是林逸,林逸是什麼樣的人許詩涵很清楚,不可能幫着馮三荒害人。

    而林逸也說了,他的確是來保護自己的,但是,林逸根本就不是馮三荒的朋友,而林逸還說,自己是什麼人的姐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自己,不是孤兒麼?怎麼還會有個弟弟呢?所以,許詩涵下意識的就認爲,馮三荒應該有什麼事情隱瞞了她,而且,事情應該還不小!

    不得不說,許詩涵的猜測還是相當準確的,因爲馮三荒的確是隱瞞了一些事情,只是這些事情,沒有馮天麟的許可,他也不敢隨意的告訴許詩涵啊!

    如果許詩涵知道了真相,知道了自己有一個不敢認她的父親,會不會不開心呢?但是,馮三荒知道,馮天麟不是不想認,而是不能認,現在沒有認,都已經這麼多危機了,真要認了,馮天虎不知道要怎麼那這件事情做文章,到時候恐怕會更加麻煩!

    所以,馮三荒有些遲疑的看向了林逸,禍雖然是自己惹出來的,但是事情是林逸說的,看樣子,林逸不但和許詩涵很熟,還和少主人馮詩篇很熟悉,所以這件事情,還是林逸來說比較好,至少,馮天麟不能怪罪到馮三荒的頭上了……

    看着馮三荒求助的眼神,林逸微微一愣,心道,你這是什麼意思?莫非,許詩涵不知道這件事情?不過這事兒不是馮詩篇安排的麼?他不會和他姐姐說……

    不對!姐姐?許詩涵姓許,馮詩篇姓馮!雖然,之前馮天麟說他也姓許,但是那不過是馮天麟編造出來的姓氏,或者他的意思是代表許詩涵。

    但是這其中,恐怕真的有什麼問題了!

    只是林逸不知道許詩涵知道多少,所以只能試探的說道:“小涵,我是你父親和你弟弟委託,請來保護你的……”

    不過,這句話說完之後,林逸就有點兒後悔了,因爲林逸猛然間想起,許詩涵給自己講過的關於她童年時的一些事情!

    許詩涵,應該是馮天麟的私生女了,而許詩涵母女遭到了襲擊之後,應該就沒有再見過馮天麟,而許詩涵,自然不可能再知道馮天麟和馮詩篇的事情!

    只是最初的時候林逸沒想到這些,還以爲馮天麟一直和許詩涵有聯繫呢,現在想想,當時許詩涵似乎並沒有提到她和母親失散後,還和父親再見過面。

    “你……見過我的父親?我還有弟弟?”許詩涵驚愕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林逸,嬌軀有些微顫,顯然情緒十分激動,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不過,下一刻,許詩涵額頭上的冷汗就冒了出來,呼吸也變得更加急促,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來:“好痛……我的頭好痛……王姐,給我藥……”

    王姐也是嚇了一跳,今天在車上,林逸和馮三荒說的事情,也着實讓王姐震驚了,林逸居然認識許詩涵的父親?而且看樣子,馮三荒似乎也是知情人!

    一向很多嘴的王姐,今天也不敢胡亂插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不過此刻許詩涵頭痛了,她連忙下意識的拿過隨身的揹包,在裡面翻找了起來!

    許詩涵每次出門,都會讓王姐隨身攜帶關神醫醫藥公司的鎮痛劑的。

    “不用。”林逸卻是對王姐搖了搖頭,伸出來來,隨手在許詩涵的額頭和胸前按了兩下,許詩涵的情緒就逐漸的恢復了正常,不過,她還是有些嬌喘,對林逸有些臉紅的感激道:“謝謝……”

    雖然林逸治好了她的頭痛,但是也碰到了她的身體,只是,許詩涵也知道林逸是爲了她好而不是要佔她的便宜。

    “不用謝……而且是我讓你頭痛的,倒是我應該說抱歉了。”林逸苦笑了一下道:“我沒想到,你自己居然不知道你父親和弟弟的事情,我還以爲你已經知道了!”

    “我不知道……”許詩涵搖了搖頭:“自從媽媽被人打傷,和我走散之後,我也再也沒有見過我的父親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