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應該……是這樣了,不過林逸哥你也知道,吸毒的人,都不正常了,他無法控制自己的思維的。”劉靜涵替劉天厲解釋道。

    “哼,既然他那麼喜歡吸毒,那就讓他在康照明那裡吸吧,就不要讓他回來了。”林逸冷哼了一聲說道:“沒準兒你讓他回來之後,他自己還不高興呢!”

    “這……”劉靜涵心中一沉,聽林逸的語氣,這一次是不打算管劉天厲的事情了,這讓她有些急了:“林逸哥……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的父親……”

    “劉靜涵,我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你以爲你是誰?”林逸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俗話說得好,再一再二不再三,第一次,他因爲吸毒,差點兒搞垮了公司,我放過了他,第二次,他帶着康照明來竊取公司的商業機密,我也放過他了,第三次,他自己願意跟着康照明去吸毒,我還要怎麼做?”

    “可是……”劉靜涵還想說什麼,林逸那邊確實直接冷冷的回絕了。

    “好了,事情就這樣了,不要打擾我修煉了!”林逸冷漠的說道:“不要將靜靜的寬容當成是應該的,她發明這些東西出來,是付出了很多心血的!”

    劉靜涵剛想再說什麼,林逸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劉靜涵趕忙再次撥通過去,可是很快就被林逸掛斷了,顯然是林逸真的憤怒了,不願意再接劉靜涵的電話!

    “唉!”劉靜涵幽幽的嘆了口氣,合上了平板電腦,然後放在了揹包裡面,穿上外套,快速的下了樓去,來到了別墅的車庫。

    車庫裡面,靜靜的停放着兩輛白色的寶馬x5m,劉靜涵用遙控器打開了其中一輛寶馬車的車門,但是猶豫了一下,卻是從揹包裡拿出了另外一隻遙控器,打開了另外一輛寶馬車的車門,上了車後,將遙控器插好,發動了車子,飛快的開出了別墅車庫,風馳電掣的上了通往東海市的高速路。

    凌晨四點多鐘的時候,劉靜涵的寶馬車停在了林逸別墅的門口,劉靜涵拖着疲憊的身子下了車,來到了林逸的別墅門口,不過卻沒有按門鈴,而是在門口給林逸發了一條短信息。

    “我在你別墅的門口,靜靜。”劉靜涵發完短信之後,就默默的等待着林逸。

    林逸正在修煉,聽到了手機短信的提示音,看到了上面劉靜涵發來的短信,他沒想到劉靜涵居然來到了他別墅的門口!本來,林逸是不想見劉靜涵的,即使她等在別墅的門口,林逸也不帶有同情的心思。

    只是,當林逸看到了短信的落款的時候,不由得皺了皺眉,他挺反感劉靜涵這個“靜靜”的小名的,畢竟這個名字在林逸的心中代表的是韓靜靜,而林逸也只承認韓靜靜是靜靜。

    不過,看到了靜靜,林逸就想起了韓靜靜,想起了韓靜靜一次又一次的給劉靜涵所在的劉家求情,讓林逸不由得有些心軟,看在韓靜靜的面子上,他決定見劉靜涵一面,但是卻並不是打算放過劉天厲,而是讓她死心!

    林逸放下了手機,出了房間,打開了別墅的大門,就看到劉靜涵一臉憔悴的站在別墅的鐵門外面,林逸走過去,打開了鐵門,劉靜涵默默的走了進來,然後用遙控器鎖上了車子。

    不過,因爲鎖車的時候沒有聲音提示,所以林逸也沒有注意到劉靜涵的車子,讓劉靜涵微微有些失望。

    進入了別墅,林逸主動道:“去我的房間說吧,樓上她們都在睡覺,別吵到她們了。”

    說着,林逸走在前面,劉靜涵跟在後面,兩個人一前一後的進入了房間,而進入房間之後,林逸示意劉靜涵鎖上房門,然後說道:“劉靜涵,你就算連夜趕來,我還是一樣的話,劉天厲做的太過分了,我不能一次又一次的縱容他。”

    “林逸哥,可不可以原諒他這一次呢?最後一次行不行?畢竟他是我的父親……”劉靜涵的聲音有些顫抖。

    “每一個人,都要爲他做出的事情負責。”林逸淡淡的說道:“他一次又一次的破壞公司的事情,我已經沒有留着他的必要了!其實,要不是靜靜爲你們劉家求情,在第一次劉天厲搞出那麼大事情之後,你們劉家,已經沒有存在的必要了。第二次,也是如此,靜靜爲你們劉家求情了,我也就沒有再說什麼!但是,你要記住一點,靜靜這麼做,或許是出於和你是好閨蜜,但是這不是她應該做的!她是拿她自己的心血,換取了劉天厲的平安!”

    “靜靜……她在你的心裡,很重要麼?”劉靜涵幽幽的問道。

    “重要,而且是十分的重要。”林逸點了點頭:“既然你是她的閨蜜,那應該也知道她的一些事情,如果沒有她,那麼我的所有產業都將遭受毀滅姓的打擊!而且,她在其他的方面,也給了我很大的幫助!這也是我這一次,不會放過劉天厲的原因!你知道靜靜發明這些東西,有多少個曰夜沒有閤眼麼?”

    “我……知道。”劉靜涵的表情有些複雜的說道。

    “你知道?你知道還替劉天厲求情?”林逸皺了皺眉頭。

    “林逸哥哥,你就再原諒我父親這一次吧……靜靜以後會研究多多的好東西,報答林逸哥哥……”忽然,一個讓林逸熟悉無比的聲音響了起來,讓林逸微微一驚!這是韓靜靜的聲音!

    “靜靜?你什麼時候來的?”林逸下意識的問道,不過問完之後,就覺得不對勁兒了,畢竟林逸現在是天階初期高手了,房間裡進來個人,不可能發現不了,而且,韓靜靜說的是她的父親?!

    林逸擡頭看向了劉靜涵,眼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震驚!房間裡面,除了劉靜涵,根本沒有其他來人了!

    “我開了四個小時的車子,從燕京回來的呀……”劉靜涵索姓直接躺在了林逸的牀上:“累死靜靜啦,林逸哥哥就答應靜靜一次好不好?”(在公衆微~信中解答了大家關於新書的問題,也做了一個調差問卷,請大家關注賬號yuren22)(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