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去找您?好好,我們這就過去。”陰森老祖微微一愣,隨即立刻明白了林東方的意思,如果有人想對他們不利,那麼有林東方坐鎮,相信再大的膽子,也不敢造次了,這個啞巴虧,不想吃也得硬吃!

    林東方沒有再說什麼,直接掛斷了電話,而陰森老祖,則是將林老頭的話,說給了血衣老祖和黃泉老祖!

    “血衣老祖、黃泉老祖,二位老祖,有主人在,我們度過這次的劫難已經沒有什麼懸念了,不過,爲了不波及到我們的門派,我建議我們高調行事,直接宣佈要去西星山村,這樣一來,明曰復明曰教派、東方家族和黑馬會的人,就會直接去西星山村找我們了。”陰森老祖建議道。

    “你這個提議很好。”血衣老祖點了點頭贊同的說道:“那我們現在就立刻動身吧。”

    三位老祖說走就走,不過,走之前,他們雖然不能說是將消息放的人盡皆知,但是也大張旗鼓的向西星山村進發,這個舉動倒是落到了明曰復明曰教派等那三家準備找他們復仇的人耳朵裡。

    這幾個家族和門派,再次聚集在了一起,這一次,他們本來是決定一起去血衣黃泉門的,但是臨行之前,卻是得到了這麼一個讓他們有些愕然的消息,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居然去西星山村了?

    那是個什麼地方?

    “純陽天尊,你們明曰復明曰教派見多識廣,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麼?”黑馬會的錢泊光會長有些奇怪的問道。

    “不知道,但是想來不是什麼大地方,一個村莊能有多大?”純陽天尊搖了搖頭,道:“先別管這是個什麼地方了,我們應該先弄清楚,這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去那裡做什麼!”

    “我覺得,他們能不能是知道我們要報復他們了,他們故意找了一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躲了起來呢?”東方霸道沉吟了片刻,說道,這也是他能夠想到的唯一的猜測了,畢竟,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去了一個莫名其妙都沒有聽說過的地方,而且還是突然動身的,怎麼說都有些詭異!

    尤其是現在,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肯定已經收到了明曰復明曰教派、東方家族、黑馬會三家準備聯手對付他們的消息了。

    “有這個可能姓。”純陽天尊點了點頭:“狂牛祖師,您覺得呢?”

    狂牛祖師,雖然德高望重,但是卻成天閉關,沒有什麼彎彎心思,他想了想,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而是轉而看向了一旁的鐘品亮,小聲問道:“鍾先生,您覺得呢?”

    鍾品亮這一次,是爲了歷練一下自己才參加這次的復仇計劃的,一來他和林逸有深仇大恨,二來他吃了無數的天材地寶靈丹妙藥之後,實力終於提升至了地階後期巔峰,現在距離天階只有一步之遙了,想要突破,必須要有個契機,雖然明曰復明曰教派也有聚氣丹這樣的丹藥存在,但是鍾品亮是想晉**道的人,輕易肯定不會去服用什麼聚氣丹的。

    不過,鍾品亮現在的身份還不能曝光,他的身份只有明曰復明曰教派內部的子弟知道,他對外的身份是狂牛祖師身邊的一個軍師,當然,狂牛祖師對他尊敬一點兒,也就無可厚非了!

    過去歷史上很多皇帝對於軍師還禮讓有加,而遵循古禮的上古門派自然也不覺得稀奇,所以這並不會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我覺得,我們幾個人,走進了一個誤區了。”鍾品亮淡淡而威嚴的說道:“我們一定需要知道血衣黃泉門的三個老祖去幹什麼了麼?爲什麼一定要知道呢?他們去做什麼,和我們一點兒關係都沒有,我們的目的就是去找到他們,擊殺他們或者讓他們服軟,而天大地大,除了天階島,還有什麼地方,我們這個組合去不得的?”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鍾先生果然是大能之才!”純陽天尊雖然覺得鍾品亮的話在理,但是卻也達不到什麼醍醐灌頂茅塞頓開的境界,不過他乃是鍾品亮的**,所以自然不忘了拍一拍師尊大人的馬屁。

    而東方霸道和錢泊光,雖然也沒覺得鍾品亮的話有如此神奇,但是他們也覺得鍾品亮的話說的沒錯,他們的目的是去找血衣黃泉門的三個老祖算賬的,管他們去西星山村幹什麼去了?

    想到這裡,東方霸道也是點了點頭:“鍾先生說的沒錯,那我們收拾收拾,就準備出發吧!”

    於是,這幾人組成的復仇小隊,也按照導航儀的方向,向西星山村前進而去,不過,他們出發的時候,血衣老祖三人,此刻已經到達了西星山村了。

    對於天階後期巔峰實力高手和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高手來說,憑藉雙腿跑到西星山村,實際上用不了太多的時間。

    在上次的院子裡面,血衣老祖、黃泉老祖和狂牛老祖再次見到了讓他們又敬又怕的主人林東方!

    “血衣(黃泉、陰森),拜見主人!”三位德高望重在上古層面赫赫有名的老祖,此刻在林東方的面前,卻像小孩子一樣畢恭畢敬的見禮道。

    “恩,你們來了。”林東方看了面前的三人一眼,點了點頭。

    “主人,屬下辦事不利,非但沒能幫上小主人的忙,反而給小主人引來了大麻煩,現在我們三人也是自身難保了……”陰森老祖苦着臉,小心翼翼的賠禮道歉道。

    林東方卻是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雖然沒有從墨空文那裡明確的得到回覆,但是林東方此刻也已經知道了,林逸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應該可以度過,也就是所謂的車到山前必有路。

    所以,林東方也沒有在責怪眼前的三人,無論如何,眼前三人之前的做法都是出自於好意,如果沒有他們的出手,林逸也不可能輕鬆的化解幾場危機。

    可以說,這一切都是天意,或者說是在墨空文的掌控之中。(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