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你們先忙,我去賣粘糕了。”小夥子高興的推着車離開了。

    而東方霸道等這小夥子離開了,隨手將粘糕扔到嘴裡面一塊,然後將袋子分給了其他人,他也有點兒餓了,咀嚼着粘糕,有些納悶:“你們說,這血衣黃泉門的三位,來到這裡就去吃飯了,他們什麼個意思?難道來這荒村野地的,就爲了吃頓飯?”

    也不怪他這麼想,他們來到西星山村,第一個印象就是無比荒涼,他們很是難以想象,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來到這麼一個偏僻落後的地方幹什麼?

    難道是想來考察地形,想將血衣黃泉門搬遷到這附近?也只有上古門派纔會選址在這種偏僻的地方了吧?除此之外,東方霸道還真是想不出第二個可能姓來。

    “誰知道呢,不過這裡雖然偏僻,要是發展門派還是不錯的,莫不是血衣黃泉門覺得,得罪的人太多了,想要將總部搬遷過來?”錢泊光會長接過了粘糕吃了一口,然後皺了皺眉頭說道。

    “管他們做什麼呢,我們直接去找他們算賬好了!”鍾品亮卻是有些躍躍欲試了,他死了這麼久,復活也有一陣子了,還沒有出過明曰復明曰教派,這是第一次重出江湖,他自然有些迫不及待。

    “沒錯,鍾先生說的是,我們也不是血衣黃泉門肚子裡的蛔蟲,管他們做什麼幹什麼?我們直接去找他們算賬好了。”純陽天尊聽了鍾品亮的話後立刻說道。

    “說的也是,那我們走吧!”東方霸道點了點頭。

    幾人一起向村頭王寡婦的食雜店走去,看到這破爛不堪的食雜店,幾個人直皺眉頭,血衣黃泉門的三位老祖也是見過世面的人了,居然到這麼低檔的地方吃飯,有沒有搞錯啊?

    不過,幾個人還是走進了食雜店,讓他們驚喜萬分的是,果然,在不遠處的一個飯桌上,他們看到了血衣老祖、黃泉老祖和陰森老祖三位血衣黃泉門的老祖,只不過,在他們的對面,還坐着一個人,不知道這個是幹什麼的。

    當然,他們也沒有在意,管他是幹什麼的呢,無關人等,敢多管閒事,那就殺雞儆猴。

    “幾位老闆,來買東西還是來吃飯的?”王寡婦看到又來了一大波衣着光鮮的人物,還以爲和之前的黃泉老祖他們是一夥的呢,心道,今天真是喜上枝頭,可發大財了!

    黑馬會的錢泊光會長一馬當先,他並沒有理會王寡婦,在他眼中,王寡婦和螞蟻是差不多的存在,他來這裡的目的,是殺雞儆猴,他要擊斃陰森老祖,逼迫剩下的兩位老祖就範!

    其實,從個人角度講,要說血衣黃泉門的仇恨,和黑馬會的錢泊光會長並不是最大的,死的那個太上長老,錢泊光其實十分看不上眼,那人自持是老一輩的先踏足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就將錢泊光這個會長不放在眼中,哪怕是錢泊光晉升至了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那老東西也是愛理不理!

    說實話,以前實力比他差的時候,錢泊光也就忍了,畢竟雖然自己是會長,但是在**界乃是實力爲尊的,所以對方對自己的命令不理睬也就算了,可現在他也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了,對方還是這麼個態度,就有點兒問題了。

    是以,這人死了也就死了,從錢泊光的角度看,死了省的生氣了。

    但是,從黑馬會的角度卻不行,這人怎麼說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高手,是黑馬會的棟樑支柱,死了,對於黑馬會的整體實力有着十分大的影響!

    當然,還有一點,那就是擊殺這個臺上長老的人是血衣黃泉門的人!按理說,血衣黃泉門和黑馬會,都是上古門派中,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門派,兩者姓質相似,但是業務又沒有什麼衝突,所以一直是惺惺相惜井水不犯河水,如今,被血衣黃泉門先破了規矩,錢泊光能不惱火麼?

    所以這個仇恨大了,他今天,必須要親手擊斃陰森老祖才能讓黑馬會找回面子,不然他這個會長是白當了。

    “哎?幾位,你們這是……”王寡婦看着進門的幾人,都是臉色陰沉,頓時心中一凜,這些人,莫非不是吃飯的,是來砸場子的?可是自己一個山村小店,也沒得罪過什麼人,砸自己的場子幹嘛?

    “你躲遠點兒,我們是來找人算賬的,沒你什麼事兒。”東方霸道冷冷的看了王寡婦一眼,霸道的說道。

    “啊?找人?”王寡婦一驚,這屋裡面,除了林老頭就是那三個和他們穿着差不多的人了,難道,是來找那三個人的?這三個人還真是惹禍精啊,可別將林醫生給牽連了,要是林醫生有什麼事兒,這十里八村的病號找誰看病去?

    不過,着急歸着急,這些人明顯是來者不善,王寡婦也不敢再說什麼,只能咳嗽了兩聲,以示預警,讓林老頭也趕緊撤離,這些人願意咋的就咋的,把小店砸了她也認倒黴了。

    “血衣,黃泉,陰森,你們沒想到吧?躲了這麼遠,還是被我們找到了?”純陽天尊冷哼了一聲,看向了這小店中唯一的一桌客人:“躲,是沒有用的,今天我們來這裡,就是給死去的兄弟們報仇雪恨的,純陰天尊,是死於你們的手上吧?”

    “我們血衣黃泉門,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這是我們一向的規矩,如果那些死去的人都抱有你這種想法,那我們也不會做這一行了。”血衣老祖淡淡的說道。

    “哈哈?拿人錢財替人消災?”黑馬會的錢泊光頓時樂了:“我說血衣,你沒搞清楚狀況吧?我們黑馬會也是做這一行的,但是我們卻也有自知之明,知道什麼錢能賺,什麼錢不能賺,你們很**啊?我們黑馬會的太上長老,你也敢擊殺?你們是不是自以爲你們血衣黃泉門很**啊?是誰給你們的膽子,讓你們這麼做的?莫非你們還有什麼大靠山不成了?”(魚人微~信yuren22,這幾天會繼續分享校花遊戲的人物圖片。)(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