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在林東方的面前自然也不敢造次,沒看到大師兄都嚇成這樣了麼?

    狂牛祖師其實也理解鍾品亮,當年就死在人家手上一次,這次可不想再死了,要是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再次用秘法保存元神,恐怕就是真的死了。

    “小錢,這位東方前輩,乃是得道高人,你不要造次。”一路上,都沒有開口說過一句話的閉關長老,這時候終於開口了,不過一開口就是將錢泊光給喝斥了。

    這一聲“小錢”,就讓錢泊光有些惱火,要是以前也就算了,現在大家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高手,你憑什麼倚老賣老?尤其還是在外人面前,讓自己這個會長情何以堪?

    所以,錢泊光想都沒想的就冷哼了一聲:“你們這都怎麼了?我就不信了,就算對方也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高手,那我們也不用這麼慫吧?你們不出手,待我出手先滅了這老頭再說!”

    在錢泊光想來,林東方再厲害,也超不過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因爲這已經是陸地原子彈一般的存在了,天道高手,那是不可能在天階島計劃開啓之前存在的!

    是以他就算打不過,那也最多是平手,而且黑馬會也擅長對戰,和那些沒有多少實戰經驗的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高手不同,錢泊光是實實在在在戰鬥中提升的實力,所以他自問自己和同級的高手對戰,也能佔上風而不落敗!

    想到這裡,錢泊光冷笑了一聲,道:“閉關長老,你膽小也就算了,不是每個人都和你一樣膽小,什麼前輩後背的,我現在就將他斬殺!”

    說着,錢泊光就竄了上去,在他看來,既然林東方是他們擊殺陰森老祖的阻力,那就先將眼前這人擊殺了,或者將其打傷,那就可以了!

    當然,最主要的目的,錢泊光是爲了立威,在黑馬會,閉關長老都不把他放在眼裡,他就要在此刻證明,他比閉關長老強大,別人不敢出手,他錢泊光敢!

    “小錢,回來!”閉關長老嚇了一跳,沒想到錢泊光如此沒有眼力價,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敢去找林東方的麻煩,這不是找死麼?顯得你有能耐是不是?

    難道你以爲,這邊那麼多的高手都是膽小鬼?要不是真打不過不是對手,誰會服軟?大家都是一等一的頂級高手了,都不會輕易服軟的,但是今天偏偏如此奇怪,這不值得深思麼?

    就算你沒有見過林東方,那你也能看清楚局勢吧?

    不過,閉關長老這不叫還好,一叫反而適得其反,一股羞惱從兩肋涌上大腦,還叫我小錢?誰小?我也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

    錢泊光無比的憤怒,如此一來,更是急於證明自己的能耐,他大喝了一聲,繼續向林東方攻去,不但沒有停手,反而從腰間抽出了他的天階神兵利器,乃是一把銀蛇軟劍,這種兵器易於攜帶,而且殺人也很好用,黑馬會就是幹這個的,錢泊光的這把神兵利器,就算還沒有斬殺過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但是也曾經斬殺過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

    閉關長老頓時嚇得魂不附體,這錢泊光不要命了?他不要命,也別牽連到黑馬會啊!閉關長老有心阻攔,但是卻又力不從心,一來兩者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級別的高手,二來他要是在阻止的時候,引發了林東方的誤會,將他也給擊斃了怎麼辦?

    所以這一猶豫之際,錢泊光已經近身於林東方,無力迴天了。

    “唰——”一聲凌厲的劍嘯,錢泊光出手了,手中的銀蛇軟劍,像一把毒蛇一樣向林東方的脖頸處砍去!一出手,就取人首級,這也是黑馬會的風格,出手不留情,留情不出手!

    只是,讓衆人驚疑不定的是,林東方站在當場,也不躲閃,好像絲毫沒有察覺那銀蛇軟劍快要要了他的命了,難道……林東方嚇傻了?

    這想法一出,衆人紛紛否定了,如果眼前的人,就是當年的那個人,那麼肯定不會被這個小場面嚇傻,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林東方根本沒有將錢泊光放在眼裡。

    當然,閉關長老害怕,鍾品亮等人也同樣的害怕!鍾品亮在心中暗罵,錢泊光這個傻鳥,這不是想害死大家麼?你不知道現在咱們看起來都是一夥的麼?

    “咔嚓——”就在衆人各懷鬼胎的時候,銀蛇軟劍已經接觸到了林東方的頸部,發出了一聲脆響!

    什麼?!

    衆人不敢相信,林東方居然不躲不閃,任憑銀蛇軟劍砍在了他的脖頸處?這不是找死麼?就算是天道高手,也不可能金剛不壞吧?這天階神兵利器銀蛇軟劍,乃是削鐵如泥的寶器,這不是要掉腦袋麼?

    尤其是那“咔嚓”一聲脆響,衆人更是以爲,林東方的腦袋已經落地了,但是,讓衆人大跌眼鏡的是,那“咔嚓”的脆響聲,並不是林東方的脖子被砍斷了,而是……錢泊光的銀蛇軟劍……折了!

    “轟——”就在衆人大跌眼鏡的時候,林東方終於出拳了,僅僅是一拳,平平淡淡的一拳,擊打在了錢泊光的胸口,發出了轟然一聲巨響!

    而錢泊光整個人,也隨之倒飛了出去,他的胸口,有一個清晰的大坑凹陷,以此彰顯着林東方那看似平常的一拳所帶來的意想不到的巨大威能!

    錢泊光在空中的時候,就已經翻了白眼了,當他的身體重重的落在了遠處的地面上,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鴉雀無聲!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雖然衆人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還是被再次深深的震撼了!尤其是鍾品亮,此刻張大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渾身瑟瑟發抖,因爲,當年,他就是這麼死的!

    閉關長老,壓根沒有去查看錢泊光的傷勢,一來是他不敢顯示出他和錢泊光有關係,二來錢泊光不用看,肯定也死了,看了也白看。(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