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鬱大柯又不能因爲報仇而逼着妹妹,那是被仇恨迷失雙眼的舉動,鬱大柯這麼多年來已經冷靜了下來。

    想到這些種種,鬱大柯微微嘆了口氣:“不過,那都是陳年舊事了,不提也罷。”

    “這裡面好像有故事?”林逸看了鬱大柯一眼,他從鬱大柯的語氣中,聽到了一種淡淡的憂傷,其實之前林逸也隱約知道了一些鬱大柯以前的情況,估計他是個有故事的人,而這時候,路途還遙遠,鬱小可又不說話,只能是林逸和鬱大柯一起聊天了。

    “也不瞞林先生,其實……我的家……是被人滅門的……”鬱大柯有心想要藉助林逸幫忙,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請求,這時候林逸主動問起來,他自然也就不再隱瞞,借坡下驢,將這件事情說給林逸,看看林逸能不能大發慈悲的幫助自己一下。

    “什麼?!”鬱小可本來正在睡覺,忽然一下子坐了起來,臉色十分蒼白的驚道。

    看來,鬱小可壓根也沒有睡着,而是在假寐,只是單純的不想和林逸說話而已,但是現在,鬱小可聽到哥哥說,自己家被滅門了,頓時裝不了睡了。

    而林逸,則也是微微皺了皺眉頭,沒想到鬱大柯還有這麼慘烈的經歷:“滅門?那你和小可……”

    “當時,我才四歲,抱着小可出去玩兒,才躲過一劫,小可那時候還不記事,但是那時候發生的事情,我卻是歷歷在目的……”說到這裡,鬱大柯不由得嘆了口氣,然後繼續道:“本來,這件事情一直埋在我的心裡,我沒有告訴小可那麼多,但是現在,既然話說到了這裡,那我也就不隱瞞了……”

    “是什麼人做的?”林逸問道:“有什麼原因麼?”

    “具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似乎是得罪了什麼人,我實在是太小了,記不清楚這些緣由,只能夠勉強記住,那幾個帶頭人的面貌……”鬱大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是,後來我長大以後一直在打聽這些人的下落,卻是沒有任何的消息,畢竟,我們家族當時是在異域,和華夏這邊的修煉界聯繫也不怎麼緊密,他們甚至都沒有聽說過異域鬱家,就更不可能知道與我們有仇恨的是什麼人了……”

    林逸點了點頭,上古層面,有太多的恩怨情仇,這些都不是林逸能夠看到的,每個年代,都有每個年代的強者,只是這些強者的姓格不同,有的是恃強凌弱,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就像現在的林逸,他不會主動去欺負誰,但是如果這個人招惹到了他的頭上,那林逸才會出手,當然,很多情況下,林逸還是給對方機會的,只是對方不知道把握而已。

    鬱大柯家族的事情,有可能是別人恃強凌弱,也有可能是之前鬱大柯的家族得罪了什麼不能得罪的人,才造成了現在的狀況。

    如果是前者,有可能的話林逸會選擇出手幫忙,畢竟他和鬱小可的關係擺在那裡,但是如果是後者,那麼林逸也不可能強出頭,林逸不是一個不講道理的人,鬱家真的得罪了別人才遭到滅門,只能說他們運氣不好。

    “修煉界,弱肉強食,就是這個道理了。”林逸淡淡的說道:“有時候也不要太在意,比如世俗雨家,隱藏趙家,就因爲我被滅門了,但是這件事情,其實也不能說是我做錯了去欺負他們,他們如果不招惹我,我也不會去主動招惹他們。”

    “林先生,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是……我們鬱家的家訓……卻是助人爲樂,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我雖然小,但是父母從小就教育我,身爲江湖中人要有一顆俠義的心腸,別人有困難,要及時的伸出援手,這樣一個家族,怎麼可能去欺負別人呢?那和世俗雨家、隱藏趙家,是決然不同的,他們是咎由自取,可是我們……”鬱大柯自然聽出了林逸的意思,於是連忙開口解釋道。

    “哦?”林逸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鬱家會是這樣,不過,這倒是和鬱小可的姓格有些相似了,恐怕鬱小可也是有家族的遺傳姓格在吧?她那時候雖然不懂事,可是有些事情,就是天生如此的。

    wωw¤ ttkan¤ co

    所以,林逸不自覺的就相信了鬱大柯的話,況且,他也不認爲鬱大柯有欺騙自己的必要,畢竟這件事情,如果真的調查,以林逸的層面還是能調查出來的。

    林逸目前所在的層面和鬱大柯不同,他的能量僅限於隱藏層面,而且侷限於隱藏右家,但是林逸現在不一樣了,林逸在上古層面都是響噹噹的人物,而且還有葛仙這樣的包打聽存在。

    “大柯,有句話,其實我還是要告訴你,也許正是因爲如此,你們家才被人滅門!”林逸說話雖然不好聽,但是卻有他的想法的。

    “哦?爲什麼?難道這樣還做錯了什麼?”鬱小可有些不高興了,她們家被滅門了,本來就是一件十分悲哀的事情,可是林逸這麼說,不是**裸的諷刺麼?

    “鬱小可,那我問你,當初你爲什麼被一羣小偷同行圍攻呢?你偷錢做好事兒,但是人家不這麼覺得,覺得你壞了人家的行規,所以找你麻煩是沒商量的!”林逸淡淡的說道:“或許是你們家以前去幫助別人,但是卻成爲了別人對頭的眼中釘。”

    “啊!”鬱小可猛然一驚,是啊,自己想的的確是有點兒太簡單了,林逸這麼一說,她也明白,自己家可能就是因爲幫助別人幫助出差錯來了。

    “林先生,您的話……我明白了,這些是我以前沒有想到的,或許,我的家人是在幫助別人的時候,妨礙到了其他的人,然後才招來了無妄之災,這也怪不得別人……”鬱大柯聽了林逸的話後,有些黯然的嘆了一口氣,雖然他不願意相信,但是林逸說的十分有道理,自己家的情況,沒準兒還真是這樣:“這件事情,只能說是我們家多管閒事造成的。”(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