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恩,我聽說過玄真老祖,僅次於玄天老祖的煉丹師。.”托爾曰月點了點頭。

    “玄天老祖,已經廢掉了,自己都經脈俱斷,哪能和我二師伯比?”康照明連忙說道,打消了托爾曰月去找玄天老祖的念頭,他要將這個事情確定下來!

    其實,康照明這話只是畫出個大餅吸引泡離一族上鉤,玄真老祖的水平康照明能不知道麼?他衝擊了幾次四品煉丹師都失敗了,四品丹藥哪裡是那麼容易煉製的?

    但是康照明這個承諾,卻也不違背什麼,我們能夠煉製的時候肯定第一個給你煉製,但是現在不能,你也只能等着吧?所以,康照明自己就可以做主答應這件事情。

    “哦,那你說說,你這個對頭,你自己爲什麼不出手幹掉,而讓我們出手?”托爾曰月問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二位的實力應該也不低吧?你們五行門應該更是高手雲集,怎麼要我們出手呢?”

    托爾曰月必須要搞清楚這些,這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貓膩呢?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的原因,只是,這個人,怎麼死都行,就是不能死在我們五行門的手裡。”康照明說到這裡,壓低了聲音道:“那個天道的計劃……老家主知道吧?我們五行門現在正在準備,不想節外生枝……他死在異域的人手上和死在我們的手上,帶來的結果是不同的……”

    康照明這麼說其實等於沒說,這理由有點兒太模糊了,不過,托爾曰月聽說和天階島計劃有關係,也就不再詢問了,反正擊殺一個人,還是在泡離一族的地盤上,也不是什麼大事。

    雖然可能結仇,但是泡離一族可不怕結仇,他們的實力擺在這裡呢,而且,就算結仇,也認了,因爲托爾曰月太想恢復了。

    “那個人是什麼實力的?什麼時候過來?”托爾曰月問道。

    “那個人目前的實力是天階中期,不過這個人有些能耐,可以越級對敵,老家主您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康照明說道。至於什麼秒殺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康照明可沒有說,他怕說了泡離一族不做了,畢竟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都不敢說能秒殺天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

    但是,康照明也提醒了,林逸很厲害,可以越級對敵,到時候泡離一族吃虧了,那也怨不得康照明的,康照明事先提醒了,是你們沒在意的。

    而且,康照明是個壞水很多的人,他這麼做其實也是想讓林逸擊傷或者擊殺一個泡離一族的人,然後林逸就和泡離一族是死仇了,到時候不用康照明說,泡離一族也會奮力將林逸留在這裡的。

    康照明這個人,是誰都算計的。

    “天階中期?”托爾曰月一聽林逸的實力等級,頓時鬆了口氣,這樣一個實力的人,來到泡離一族基本上等於是有去無回了,所以托爾曰月是想都沒想的就答應了下來:“沒有問題,這個人我可以幫你解決掉,但是,你答應我的丹藥,卻要兌現!”

    倒不是說托爾曰月自大,因爲林逸的實力等級換做哪個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聽了都不會有什麼懼意的,況且,雖然泡離一族對於中原的修煉界有所瞭解,但是卻也不是隨時什麼事情都瞭解的,林逸的出現,不過是近一年,而在上古層面嶄露頭角,更不過是近幾個月的事情,泡離一族不知道,那也是正常的。

    “這個放心,如果老家主真的幫我們幹掉了這個人,那麼我二師伯只要衝擊四品煉丹師成功,必然第一個給貴家族煉製丹藥!”康照明拍着胸脯保證道,當然,他的潛在之音是,如果你們沒有幹掉林逸,或者說我二師伯沒有成功衝擊四品煉丹師,那不好意思,這個不怪我們了。

    當然,對於康照明的弦外之音,托爾曰月也是能夠聽出來的,但是聽出來的卻是後者,他做夢也想不到,康照明會覺得他們幹不掉一個天階中期的高手,這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而後者呢,托爾曰月也知道,凡事都有風險的,玄真老祖現在是三品煉丹師,誰能保證他以後就不能成爲四品煉丹師呢?看似只是一個飄渺的承諾,但是要知道,玄真老祖肯定是不停的努力的,也只有他自己,更希望自己成爲四品煉丹師,誰不想提升自己的實力呢?

    所以這件事情還是十分有盼頭的,況且,現在托爾曰月也沒有其他的希望了,但凡有一線希望,他也不想放棄,更別說這個希望還是很有可能實現的了。

    “恩,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你將這個人的相貌給我吧,然後托爾圖,你就帶着這兩位客人去休息等候消息好了!”托爾曰月說道。

    “是,父親!”托爾圖應道。

    康照明欣然應允,就算托爾曰月不留他們做客,他們也是要等在這裡親眼看着林逸被*掉的,現在自然是跟着托爾圖離開了,與此同時,康照明也將手機裡面,林逸的照片發給了托爾圖,讓他作爲參考。

    托爾圖看了一眼,壓根也沒有多在意,將康照明和小一送到了客房之後,就回到了方廳。

    “父親,兩位客人已經安排休息了。”托爾圖說道:“這一次……五行門真的能夠幫我們煉製丹藥麼?”

    “我也不知道,但是,總是有希望的!有希望就好啊,以前我是連希望都沒有……”托爾曰月顯得十分的開心:“只是,這一次爲了我自己,幹掉一個無辜的來這裡交易的人,我這心裡,有些於心不忍啊!”

    “是啊,人家恐怕是慕名而來和我們交易的,就算我們不與人家交易,也不能講人家斬殺啊!”托爾圖也是有些面色陰沉,他們泡離一族,不是那種喜歡侵略的家族。

    “修煉界,很難說清楚誰對誰錯,這個人既然是那位康照明的死對頭,你能說他手裡沒有血債麼?”托爾曰月反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