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麼,剩下的原因,林逸還真想不到。.

    “暫時不清楚,我們往前走走看看吧,在這裡呆着也不是辦法。”林逸說着,就擡步向那個大牌子的方向走去。

    “哦,好。”鬱大柯不知道爲什麼,對於林逸特別的信任,所以林逸走,他都沒有多想,就跟了上去。

    倒是鬱小可,看到林逸這麼冒失的往前走,頓時有些急了:“林逸,你要幹什麼?你自己送死,別拉上我們啊!這裡面只有一條通路,我飛燕門的人,都不敢說哪一條是正確的,你可別亂走!”

    古墓裡面的一些機關暗道雖然也是很兇險的,但是大多數都是有跡可循的,都有一定的規律,而眼前這個泡離一族自己修建的東西,根本沒有什麼規律,五個通道完全一樣,沒有暗示,也沒有標識,這樣一來,鬱小可壓根也無法判斷哪一條是正確的。

    “那證明你水平太低!”林逸淡淡的說道:“我之前都說了,你這三腳貓功夫就別出來逞能,要不是你哥,我也不會帶你來這危險的地方!”

    “恩?”鬱小可微微一愣,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林逸的話,讓她產生了一種異樣的感覺,在這幽暗的地方,和當初的古墓十分的類似,鬱小可有種錯覺,走在前面說話的人不是林逸,而是男盜!

    鬱小可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感覺,總之那一剎那,林逸的聲音,林逸的說話方式,讓鬱小可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男盜來。

    不過,鬱小可想再冷靜下來想個究竟的時候,林逸居然已經選擇了一條通道走了進去,讓鬱小可沒有了思考的時間,看着自己的哥哥已經跟着進了去,鬱小可沒辦法,咬了咬牙,只能硬着頭皮也跟了上去……

    其實,鬱大柯還真想多了,古兒子此時已經帶着古家人,正在向偏遠山區逃亡,他們雖然心裡想要報仇,但是卻也知道,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可能報仇!

    只不過,走了半路,古兒子的電話驟然響了起來!他的電話,是衛星電話,倒是不用擔心信號問題。

    猶豫了一下,古兒子還是接起了電話,他也不知道這個電話是誰打過來的:“喂,您好,我是古自線……”

    “小古啊,是我……”對面,響起了玄塵老祖的聲音。原來,玄塵老祖,居然就是古家的主人!

    “主……主人,您好……”古兒子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想要掛斷電話,可是他不敢。

    “我的那兩個人,去你們那裡了吧?你們好好接待一下,等他們回來的時候,還會去你們那裡!”玄塵老祖說道。

    “這……”古兒子一聽康照明他們回來的時候還要去他這裡,頓時有些不知道怎麼說好了,他都逃亡了,還去住個什麼啊?

    “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了?”玄塵老祖何等的精明?聽到古兒子支支吾吾,頓時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兒。

    “這……”古兒子本身就是個慫包,被玄塵老祖這麼厲聲一嚇唬,頓時差點兒沒尿褲子,多年的積威之下,他也顧不得別的了,竹筒倒豆子般的將發生的事情說給了玄塵老祖,然後道:“主人,您得爲我們古家報仇啊,我們古家鞍前馬後這麼多年,現在我父親被人打死了,您可不能不管啊!您看,能不能派人來……”

    話說到這個地步,古兒子也顧不得那麼多,他想的是,如果玄塵老祖能夠幫忙報仇,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什麼?”玄塵老祖一聽,開着大切諾基的人,還和姓鬱的人在一起,那不是林逸麼?!聽到這裡,玄塵老祖忍不住氣得想要罵娘了,**媽的,我要是能**林逸早就**了,還用得着讓泡離一族的人動手?想到這裡,玄塵老祖氣道:“報不了仇,你們跑路吧,沒事兒我掛了!”

    說完,玄塵老祖直接掛斷了電話,也不理睬古兒子了,在他眼中,這就是一枚棄子了,管他們死活呢?

    “喂?主人?喂喂?摩西摩西?”古兒子拿着電話,一臉的絕望之色……

    ……………………

    托爾圖受了重傷,但是他怎麼說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受傷還不至於失去行動能力,雖然心情很差,但是他還是強忍着進入了古堡,來到了父親托爾曰月的面前!

    “托爾圖,你這是怎麼了?受了傷?”托爾曰月看到托爾圖的樣子,猛然一驚,連忙問道。

    “父親,我廢了……和您一樣了……”托爾圖之前已經檢查過自己的經脈了,他知道,自己也和父親一樣了,成爲了一個廢人。

    “什麼?!怎麼回事兒?到底怎麼搞的?”托爾曰月一驚,霍然站起身來,問道。

    “是那個叫林逸的人……沒想到他一個天階中期高手,居然能躲過我的一擊不說,還能夠反擊,將我打成重傷……”托爾圖十分的鬱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啊!

    “什麼?那個林逸這麼厲害?”托爾曰月聽後臉色十分的陰沉,有些惱怒的看向了一旁的康照明和小一。

    康照明倒是不擔心托爾圖的死活,他擔心的是林逸現在有沒有死,於是他一臉嘆息的道:“我早就說過,這個人可以越級對敵,實力十分了得,你們呢?就派了一個人去擊殺他?那怪得了誰呢?

    “這……”托爾曰月聽了康照明的話後猛然一滯,說不出話來,是啊,人家事先也說了,這個人可以越級對敵,讓你們小心!不是沒告訴你,是你自己根本沒有在意!

    “托爾圖,到底怎麼回事兒?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托爾曰月進門後,沉聲問道,他此刻的心情十分的差,他的傷勢沒有好,反而托爾圖又廢了,這真是流年不利!

    “父親,這事兒……我們真不應該參與啊!”托爾圖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您知道,康照明要擊殺的人是誰麼?”

    “是誰?”托爾曰月一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