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恩,就是他。”何彈頭點了點頭。

    “一個天階中期高手,還至於興師動衆的弄出這麼多資料麼?”小蕤看到林逸的實力,就搖了搖頭。

    “宋客卿,你可不要小看他,這個林逸,在中原的修煉界,是個呼風喚雨的人物啊,據說可以秒殺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但是,在海外的時候,他並沒有做到這一點,或許因爲水土不服,也或許是因爲其他原因,但是他在中原修煉界的名頭,是如雷貫耳!”何彈頭說道:“不瞞宋客卿說,我的親哥哥,就是五行門的代理掌門,也是這次天階試煉大會的發起者,他也有心幹掉林逸,他派出的,是兩個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內家高手!一個是天丹門的掌門,叫天蠶變,剛剛突破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不久,一個是他的弟子,小二,是成名已久的大圓滿頂級高手!這兩個人一起擊殺林逸,還沒有絕對的把握,所以我才讓你去幫忙的!”

    “這個林逸這麼厲害?!”小蕤聽了何彈頭的話,有點兒驚呆了。

    “不錯,這個資料上,詳細的記載了林逸的一些事情,你要仔細看看!”何彈頭嚴肅的點了點頭,這份資料,是玄塵老祖整理的,沒有誇大其詞,也沒有貶低林逸,而是實事求是的記載了林逸出道以後的一些事情!

    當然,其中一些事情,是靠猜測的,並沒有什麼目擊證人,所以都打上了問號表示沒有驗證真假。

    不過,就算是這樣,也足夠小蕤震驚的了,這林逸,真是中原修煉界的一個狠人!

    “何會長,我會小心的!”小蕤暗暗咂舌。她此刻,終於真正的將林逸當成了一個對手!這個人,在中原修煉界得罪了這麼多的強勢人物,居然還沒有死,還活的好好的,這本身就說明了一個問題!

    而且,五行門處心積慮的想要弄死林逸而不得其所。反而搭進去了好幾個人,這也說明,這林逸不好對付。

    “恩,小心就好!”何彈頭看到宋客卿終於正視了對手,才放下心來。

    車子,緩緩的向機場行去。何彈頭,將他們送到了安檢口,就離開了,而宋向化和小蕤,則是登上了飛往了燕京的飛機……

    宋家的根基,在燕京市,以前。宋家、劉家和陳家,在燕京,並不是多麼顯赫的家族,因爲有雨家在前面,太過於耀眼了,以至於這三家,都成爲了陪襯!

    但是,自從雨家倒了。林逸成立了修煉者聯盟之後,這些世家的日子變得好過多了,沒有了互相之間的爭鬥和打壓,大家都成了盟友,彼此共同前行。

    宋家,就是如此,宋家的家主宋向文。比之前好過多了,如今,宋家在燕京,也承包下來了之前雨家的一些生意!甚至現在。就連隱藏世家都不敢在宋向文面前造次!

    原因無他,只是因爲,宋凌珊有個曖昧的男朋友林逸,有林逸在,誰沒什麼事兒腦袋進水了去招惹宋家?那不是找死麼?

    一輛出租車,停在了一個衚衕口,這個衚衕裡面,就全都是宋家的產業了,屬於私人地盤了,當然,出租車也開不進去,衚衕都被攔死了。

    宋向化帶着小蕤下了車,走進了衚衕,此刻他的裝扮,十分的另類,就像是三四十年代那種上流社會的裝扮,頭戴禮帽,身穿長袍,金絲眼鏡,這種打扮,讓很多路人駐足。

    當然,這年頭跑龍套的多,尤其是燕京這地方,誰知道宋向化是不是演戲的?

    “兩位,這裡是私人領地,你們不能進去了,如果是來旅遊的,請轉身吧!”宋向化和小蕤剛剛走進了衚衕,就有一個宋家弟子攔住了他們兩人的去路。

    “你是宋家的人?”宋向化停住了腳步,有些感慨的看着這裡的一草一木,一如四十年前,他離開時的情景,只不過,眼前這年輕的弟子,他已經是不認識了。

    “是的,你知道宋家?”那宋家弟子微微一愣。

    “恩,我叫宋向化。”宋向化並沒有因爲那弟子的阻攔而着惱,而是微笑着說道:“我是你們家住,宋向文的弟弟。”

    “啊?!”那弟子聽了宋向化的話,登時愣住了:“您……您說的是真的?”

    “二爺爺的話不是真的,那我說話,也不是真的了?”小蕤這時候走過來,將臉上的太陽鏡一摘,瞪了那家族弟子一眼。

    “你……你是……二小姐?!”那弟子是見過小蕤的,不過是五年前了,那時候小蕤才十四歲,今年,卻已經十九歲了,五年沒有回家,但是依稀還有當初的模樣,聲音,也沒有怎麼變化,所以這弟子一下子就認出來了:“二老太爺,二小姐,請進請進!弟子眼拙,對不起對不起!”

    “呵呵,沒事兒,不怪你,你認識我纔怪了呢!”宋向化擺了擺手,無所謂的說道:“我大哥在?”

    “二老太爺,我帶您去見老家主!”這弟子連忙說道。

    “好,你帶路吧!”宋向化微笑着點了點頭。

    那弟子恭敬的走在前面,將兩人引領到了衚衕最裡面的一個四合院中,四合院的門口,也有人把守,這是一個稍微有些駝背的老人,是個黃階後期巔峰實力的高手。

    “宋小五,你怎麼私自帶人來這裡?你不知道這裡的規矩?”老人臉色一沉,喝斥道。

    “老管家,這兩位是……”叫宋小五的弟子連忙開口想要解釋。

    “向大?你是向大麼?”宋向化看着眼前這個垂暮老人,眼中閃過一抹激動的神采。

    “你……你是?”叫向大的老管家,轉頭看向了宋向化,眼中閃過一抹狐疑。

    “我是向化啊!”宋向化激動的說道,也不怪宋向大沒認出宋向化,宋向大根本就想不到他能回來!

    畢竟,這麼多年杳無音信,宋向大甚至以爲,這輩子都見不到宋向化了!

    正是應了一首詩,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求推薦票,移動手機閱讀的讀者,請投幾張免費月票提高一下我們的人氣吧!)(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