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原來是這事兒啊!”托爾圖的臉色頓時一鬆:“我還以爲是什麼事兒呢!這個倒是沒有問題,林少俠,您放心,別的事情我不敢保證,這件事情,我們幫你要個人回來,還是可以的!”

    “那也好,如此麻煩你了。”林逸聽托爾圖的口氣,就知道,這個煉毒基地肯定或多或少的和泡離一族有點兒關係了,不然托爾圖也不能如此託大!

    “沒問題!林少俠,你和鬱少俠先住在這裡休息休息,然後把要找什麼人,長什麼樣子告訴我,就等我的消息吧!”托爾圖拍着胸脯說道。

    “那好。”林逸也沒有推辭,就和鬱大柯停好車子,進入了泡離家族。

    林逸和鬱大柯走進了泡離一族的宅院,還沒有多久,托爾日月就來到了林逸這裡,熱情的道:“林少俠,您來了!聽托爾圖說,您是來找您的朋友的,您放心,這件事情我們會幫忙的,你不用擔心,把您的朋友的名字告訴我,還有最好有照片……”

    “如此就麻煩托爾老家主了。他的名字叫做應志甲,照片的話,我發給你,請把手機信箱給我。”林逸點了點頭,他現在也沒有心思去管泡離一族和煉毒基地有什麼聯繫,只要找到穿山甲就可以了。

    “好的,多謝林少俠的理解。”托爾日月說着就報出了自己的郵箱號,然後林逸就將手機裡的穿山甲的照片發給了他。

    托爾日月點了點頭,就去操作去了。而林逸則是和鬱大柯在房間裡休息了起來。

    等托爾日月離開之後,鬱大柯這才壓低了聲音說道:“林先生,看來那什麼煉毒基地和泡離一族之間有什麼貓膩!”

    “這是肯定的,不然他們也不可能大包大攬。”林逸笑了笑,淡淡的說道:“不過有他們幫忙,也省下我們不少的事情。”

    “這倒是,那我們就等等消息。”鬱大柯點了點頭。

    晚上,泡離一族托爾日月族長設宴宴請林逸和鬱大柯。他們將林逸當成了貴賓,畢竟和林逸這麼厲害的人搞好關係,對於泡離一族來說。那是百利無一害的。

    “林少俠。你放心,我已經和煉毒基地那邊打了招呼,他們的負責人說有印象,而且這個基地裡的人都是亞洲人。肯定在這裡的。”托爾日月舉杯說道:“所以林少俠安心等待就可以了。這個面子他還是必須要給的!”

    “多謝了。那我就等一等。”林逸也舉起了酒杯。

    因爲目的達到了,所以這頓晚飯吃的很融洽,其樂融融。

    這邊。煉毒基地的負責人叫做婁天齊,算是個小頭目,當然他過得沒有大豐哥滋潤,兩人雖然都是一方諸侯,但是他統領的是一羣生化人,和大豐哥沒有可比性。

    今天,泡離一族的族長托爾日月給他打電話,說了要提走一個人,他也沒當回事,畢竟他所在的地方屬於泡離一族的勢力範圍,想要安安穩穩的煉毒,就繞不開泡離一族。

    他們爲了求平安,每年都給泡離一族上供鉅額的資金,而泡離一族也就不會找他什麼麻煩,其它勢力來了,泡離一族也會幫忙保護。

    畢竟,煉毒的利潤實在是太高,很多世家,隱藏世家和門派都垂涎,沒有一個厲害的保護傘那賺的都不夠這些人打秋風的。

    是以在林逸要找人的情況之下,泡離一族纔出手幫忙。

    不過,當婁齊天調出了應志甲的檔案之後卻是一驚,他本以爲泡離一族找他要人,那肯定是剛被煉毒基地抓來的人,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多年都不找?

    但是,這個應志甲不但是很多年前抓來的,而且身份也比較特殊,乃是神秘調查局的特工人員,還是用的第一批生化人藥劑!

    這種藥劑是沒有解藥的,會破壞人的心神神識,只能靠催眠行動,說白了就是一具行屍走肉,而後面的藥劑,卻是改良了,還是有解藥的,雖然被催眠,但是保留了心神,是可以恢復的!

    當然,就算能恢復,應志甲神秘調查局特工的身份,也是不能輕易放走的!這可是總部特意交代的重點人馬,他可不敢私自放人。

    所以猶豫了再三,他還是撥回了托爾日月的電話。

    “喂,婁先生,怎麼樣,我要的人找到了吧?”托爾日月看到是婁齊天的電話,於是就當着林逸的面,接起了電話。

    “托爾家主,不好意思啊,我這裡,沒有你要找的那個人,你看是不是搞錯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啊?”婁齊天說道。

    “沒有?怎麼可能?之前你可是和我說有印象的?”托爾日月的臉色頓時一變:“之前你可是拍着胸脯和我保證的,說什麼都沒有問題,現在你這樣是什麼意思?你當我好糊弄是不是?”

    也不怪托爾日月惱火,他之前可是和林逸再三保證沒有問題的,現在大話都說出去了,這邊卻是沒有辦成事兒,這讓托爾日月的臉面放在何處?簡直是自己打臉一樣。

    “這……”婁齊天說實話也不太敢得罪泡離一族,他在哈庫那瑪塔大沙漠混,要是沒有泡離一族這些年的保護,那些大家族和門派都來打秋風,婁齊天早就應接不暇了。

    但是,這裡面的事情,他還真是沒有辦法處理和周旋,聽到托爾日月這麼問,他也知道瞞不住了,只能壓低了聲音提醒道:“托爾族長,您身邊有人麼?有些話,我想私下裡和你說一下。”

    “沒什麼人,你說吧!”托爾日月此刻是不可能起身離開了,他要是離開顯得有什麼事情隱瞞林逸,只能硬着頭皮坐在這裡。

    “是這樣……托爾族長,您託我找的這個人,身份有些特殊……”婁齊天小心的說道:“他的檔案是總部鎖定的,我不能擅自放人……”

    “什麼意思?”托爾日月問道。

    “實話實說吧,這個人是神秘調查局的特工,當初就是要對付我們紅色海螺的人!”婁齊天也不隱瞞了,直接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