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偉拓深吸了一口氣,之前,他就覺得有問題,但是張多磐說是屠鋒主動提起的林逸,而且,後來的事情也證實了這個屠鋒真的是賭場的高級顧問,不過現在,看來還是看走了眼!

    或者說,這個人是賭場的,但是卻是目的不純!

    “我就就是幾個窮學生,沒有什麼錢,你綁架了我們也沒有用處啊!”範甘鶴大叫了起來:“那麼多大老闆大富豪你不去綁架,爲什麼綁架我們啊!”

    “閉嘴!”屠鋒冷冷的瞪了範甘鶴一眼,道:“要怪,就怪你們認識林逸吧,我和林逸有仇,爲了將他吸引過來,只能將你們當成誘餌了!”

    屠鋒也沒有隱瞞的必要,反正已經將人抓來了,還隱瞞個什麼呢?

    “啊?”張多磐頓時愣住傻眼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是這樣的原因!敢情這個屠鋒和林逸不是朋友而是敵人啊!那早知道自己就不那麼傻-逼的和他套近乎了,趕緊撇清界限也不至於這樣,這是要報復林逸,牽連到自己啊!

    “大哥啊,我剛纔騙你的,其實我和林逸是死對頭啊,你要是把我抓了,林逸肯定更高興,根本不可能過來哇!”張多磐連忙說道。

    “你不是說,他是林逸的小弟,和林逸一個寢室的麼?怎麼,現在變成仇敵了?”屠鋒冷笑着說道。

    “他是沒錯,他的確是林逸的小弟,而且一個寢室的,但是我不是啊,我和林逸的關係十分差,我都要恨死他了!”張多磐說道。

    “你以爲我會相信麼?你和林逸是死對頭,他是林逸的小弟,然後你們一起出來玩兒,你這是騙誰呢?”屠鋒譏諷的看着張多磐。

    “呃……這個……我實話實說吧,我和白偉拓,也就是林逸的小弟,共同追求一個女生,所以纔會一起出來,沒有別的關係了,我們其實還是情敵關係呢!”張多磐說道。

    “哦,那又怎麼樣呢?”屠鋒反問道。

    “那大哥你可以放了我啊,只要扣住那個白偉拓就好了,只有他最重要,你扣住他,林逸肯定能來的,不騙你!”張多磐連忙說道。

    “然後放了你?”屠鋒反問道。

    “對啊!”張多磐點了點頭。

    “然後你去報警,我們就全完蛋了,對吧?”屠鋒淡淡說道。

    “怎麼可能呢,我怎麼能夠報警呢!我巴不得白偉拓死呢!”張多磐說道。

    “那你不是喜歡這個女的麼?她也被一起扣住了,你能不報警救她?英雄救美這事兒你不會做?”屠鋒反問道。

    “這個……要不您將她也放了?就扣住白偉拓就行了!”張多磐說道。

    “我看她對白偉拓比對你好,我沒猜錯的話,她和白偉拓現在已經確定了關係吧?我要是放了她,她能不救白偉拓麼?”屠鋒恥笑了一聲:“行了,別做那無用功了,老實的呆着吧,我也不會對你們怎麼樣,我們老闆的目的是林逸!”

    說完,屠鋒就對四個大漢道:“給他們鎖裡屋去,定時給點兒吃的,其他時間不用管他們!”

    “是,屠先生!”四個大漢連忙應道,然後一人抓着一個,將白偉拓四人直接丟到了這間辦公室的裡屋,“砰”的一聲鎖上了房門!

    “我靠,白偉拓,都是因爲你那個老大連累我們,要不然我們怎麼能被抓呢?”張多磐有些沮喪的抱怨道。

    “你還說我?要不是你瞎嘚瑟去套什麼近乎,說什麼林逸老大是你的朋友,能這樣麼?”白偉拓怒道:“要怪就怪你自己二筆,別在那兒說別人!”

    “好了,你們都不要吵了,當務之急不是吵架,而是我們該怎麼辦!”何美月皺了皺眉頭,說道:“也不知道……林逸能來救我們嗎?”

    “林逸老大應該是能來的,只是這些人明顯有所準備,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白偉拓苦笑了一下說道:“我們還真是能惹事兒啊,出來玩兒一趟,就惹出這麼大的麻煩來!”

    “那也沒有辦法了,我們只能等待了。”何美月勸解道:“不過林逸那麼厲害,應該沒有問題吧……”

    “希望如此吧!”白偉拓嘆了口氣。

    聽着兩人的對話,張多磐和範甘鶴倒是鬆了口氣,幸虧有白偉拓在這裡,林逸肯定會來的,到時候林逸來了,他們就沒有什麼用了,肯定會放掉他們,只不過現在還要被關一段時間罷了。

    屠鋒走了之後,就去和昆寸門主彙報去了,他將這些人都是林逸同學的消息告訴了昆門主,昆門主十分的興奮,當即撥通了林逸的電話!

    林逸的電話,不是什麼秘密,他早就打聽到了,只不過一直沒有撥過去,也沒有理由!貿然說要找場子,讓林逸來東南亞這邊,那林逸也不能來!

    林逸也沒有毛病,你要找場子就自己來唄,還讓人送上門去?這得多有病啊!

    “是林逸麼?”電話撥通後,昆寸開口說道。

    “是我,你是?”看着陌生的號碼,聽着陌生的聲音,林逸不知道對方是誰。

    “呵呵,自我介紹一下,鄙人東南亞右苗門門主,我叫做昆寸!”昆寸呵呵一笑說道:“樸霍鈦,你認識吧?不知道還有沒有印象呢?”

    “樸霍鈦?”林逸微微皺了皺眉頭,心中一凜!這個人林逸當然有印象,當初就是他和隱藏趙家勾結,騙走了陳曦,要對陳曦不利,而林逸則是擊殺了他!而這個電話的主人,是要做什麼呢?林逸不動聲色的道:“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呢?”

    “樸霍鈦,是我右苗門的弟子!你將他擊殺了,你說我這個做門主的是不是要找回這個場子呢?”昆寸淡淡說道:“你現在來一趟東南亞吧,我在這裡等你!”

    “你讓我去?沒時間。”林逸心道這人有毛病吧,讓自己去就去:“我還有事兒呢,你要找場子自己來吧,我沒在家可以在我家門口等着!”

    “那好吧,我也不勉強,不過,你那四位同學,就要在這裡常住下去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