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汗,你要想殺我,之前就不用幫我幾次了。”林逸苦笑道:“對了,唐韻到底怎麼回事兒?”

    “唐韻?你女朋友?”天嬋問道。

    “我女朋友不是你麼。”林逸笑道。

    “踢你哦!”天嬋瞪了林逸一眼:“你以爲我不知道,那些傳承者都是你女朋友。”

    “……我又沒說不是。”林逸道:“我的意思是,你不是也是麼?”

    “別亂說。”天嬋哼了一聲:“在這裡,我是天嬋,回去之後,我就是天蠶變……我們不可能……”

    說到這裡,天嬋忽然幽幽的嘆了口氣:“其實,有些事情,說開了就沒有意思了,大家心裡清楚就好了……”

    “你不去天階島?”林逸忽然問道。

    “恩?”天嬋微微一愕:“可能去吧……但是去了又怎麼樣,又不是不回來了。”

    林逸想說要不去天階島搞基,但是想想還是沒有說,天嬋明顯是顧忌重重,她有她的身份和生活,就算去了天階島,也不是不回來了。

    但是,去了天階島的人,又有幾人回來過?好像歷來去了天階島的人,都是杳無音訊了吧?

    只是林逸也沒有說,一切只能隨緣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出了傳送陣,倒是也沒有引來什麼人的關注,因爲,玄塵老祖此刻已經傻眼了!

    他聽了康照明的敘述,直接差點兒沒暈倒過去!

    “岳父啊。師尊大人,您一定要挺住哇!”康照明看到玄塵老祖要暈倒。頓時嚇了一跳,玄塵老祖一直守在傳送陣的附近,自然還不知道小十一的靈魂玉牌已經碎裂了。

    “哇呀呀呀呀呀!林逸,我和他勢不兩立!”玄塵老祖悲憤的大吼了一聲,他的弟子幾乎都死在了林逸的手下,這仇恨,乃是不共戴天的!還好康照明沒有死,不然的話。他真就瘋了!“還好你沒有事情,如果你也出事了,那我真就要和林逸拼了,但是現在,那些傳承者和他都有關係,就算殺他,我也不好大張旗鼓的撕破臉皮!”

    玄塵老祖到底是一代梟雄。很快的就恢復了鎮靜!他作爲五行門的掌門,思想上還保留着古舊時的傳統,女兒不過是一介女流,死了就死了,而康照明卻是他的關門弟子,尤其是還那麼損。十分合他的胃口,他之前已經有讓康照明繼承衣鉢的準備了,他想讓康照明繼承五行門的掌門,或者去天階島後,將五行門發揚光大。

    重男輕女和衣鉢思想。讓玄塵老祖對康照明這個“僅有”的親傳弟子更加看重。

    是以,康照明沒有事情。他和林逸之間的平衡就不會被打破,而林逸也正是看清楚了這一點,所以留下了康照明的性命。

    “我明白,現在不行也沒有辦法,不過師尊大人您放心,就算到了天階島,我也會想辦法弄死他的!”康照明獰笑道。

    “恩,我知道你的能耐!”玄塵老祖點了點頭:“小十一去了,你也不用有什麼顧忌,去了天階島之後,要是有可能的話,想辦法也靠上一個碼頭,如果能攀上一門親事就好了!只要能把我玄塵這一脈的五行門發揚光大,怎麼做都沒有關係!”

    “岳父大人,您不去天階島嗎?就算去了天階島,你就是我的靠山啊!”康照明說道。

    “天階島……你我未必能在一起,而且,我們去天階島爲了什麼?不就是爲了追尋天道,修煉成爲真仙,你我的實力都是天階大圓滿,距離天道有很大差距,那邊的人,叫出一個可能都比我們強大啊!”玄塵老祖似乎知道了些什麼事情。

    “咦?岳父大人,您好像突然瞭解了天階島?”康照明有些奇怪的擡頭問道,之前,玄塵老祖對於天階島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沒有和康照明說太多,而今天的話看來,似乎他知道了些新消息啊!

    “不錯,我知道了一些事情,但是還不是時機告訴你!”玄塵老祖說道:“等到天階大會的時候,我會向大家公開的。”

    “也好。”康照明點了點頭也沒有多問。

    “對了,和你一起去的那些試煉者,都成功晉級大圓滿了吧?”玄塵老祖問道。

    “都晉升了!那裡的五煞之氣的威壓還真不是蓋的,太強大了!”康照明點頭說道,其實他最佩服的是鍾品亮,在休息恢復的時候,居然能夠升級突破!不過想想也是正常的,體力真氣透支後,再經受五煞之氣的威壓,想不突破都難:“只是張乃炮廢掉了,雖然也能修煉回去,但是恐怕一時半會是不可能了。”

    “你不說那個王心妍可以替代麼?我們和林逸談談,估計差不多!”玄塵老祖說道:“這也是我不想和林逸鬧掰了的原因。”

    “恩,王心妍能夠替代。”康照明點了點頭:“對了,傳承者中,唐韻晉升失敗了……她還不是大圓滿!”

    “失敗了啊!”玄塵老祖聽後頓時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爽,“就雪谷的心法事兒多,其他的車門派都挺正常,就她們搞出一個無情訣來,真特麼操蛋!”

    “是啊,要不,給她頂一枚聚氣丹,提升上去?”康照明問道,他最近是煉製聚氣丹煉製上癮了,熟能生巧,所以煉製的成功率很高。

    “不行,雪谷的心法有問題,聚氣丹只能服用到天階後期巔峰,再往上不管用了,只能自己修煉!”玄塵老祖搖了搖頭:“你不用管了,我逼迫一下,讓她們儘快想辦法!”

    “好!”康照明點了點頭。

    “對了,這次試煉中,那些其他的試煉者,沒有和林逸關係特別好的吧?”玄塵老祖問道。

    “沒有,就那個蕭然,似乎有點兒熱血,但是和林逸卻也沒有關係!”康照明說道。

    “那就好,最怕林逸拉幫結夥了!在天階大會上,我會給他最沉痛的一擊,只要沒有太多人聲援他就可以了。”玄塵老祖冷笑了一聲說道。

    說完,玄塵老祖掃了一眼不遠處,發現試煉者和傳承者們都出來了,依次在傳送陣的附近等候着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