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好!”鍾品亮點了點頭,林逸本就是他的仇人,而且又阻礙了天階島的計劃發展,那林逸擊殺他則是毫無心理壓力。

    “那行,我先走了,到時候再見!”康照明將鍾品亮搞定之後,他還要去搞定其他人,除了傳承者之外,這一次在試煉中晉升大圓滿的高手也不少,康照明要爭取的也是這些人。

    看着康照明從鍾品亮的車中下來,林逸的眼中閃過一抹淡然,給鍾品亮一些能量石就指望他倒戈那是不現實的,畢竟兩個人是完全敵對的狀態,林逸也不會這麼天真的以爲鍾品亮會將這個人情無限擴大。

    當初說好的是交易,那就是交易,林逸能讓張乃炮恢復,自然也能在開啓天階島之後讓他完蛋,這一切就看他們自己的取捨了。

    蕭然也離開了,他顯然還有一些事情要做,臨走之前,蕭然對林逸抱了抱拳道:“林少俠,之前多謝幫忙了,我也要回去了,你多保重!”

    “好。”林逸點了點頭,道:“你一個人,也多提放一下,不要被鍾品亮和康照明找了麻煩。”

    “不會的,我老家是鬆寧市的,和他們不順路。”蕭然搖了搖頭。

    林逸點了點頭也不再說什麼,看着蕭然離去。

    而宋凌蕤和托爾日月的離去,也沒有和林逸打招呼,他們倒是被康照明分別給纏上了,也不知道說些什麼,在這裡林逸也不敢隨意施展天階大圓滿的神識精神力去探查,因爲大家都是同級高手,真要是這麼做,其他人肯定會第一時間發現的。

    但是,肯定不是什麼好事兒,只是林逸也不怎麼在意。康照明這人一天不做點兒什麼他都難受,自始至終就是個不消停的人,雖然給自己製造的麻煩不斷,不過每次卻都是鎩羽而歸!

    也不知道他哪兒來那麼多勇氣和耐力,要是換做其他人估計早就崩潰了。

    熟悉的人都一一離開了,還有傳承者門派同來的人,也都離開了,回去處理門派的事情了,值得一提的是,冰糖和雪梨卻是打算和林逸一起去鐵衣宗的。

    冰糖就不用說了。現在是林逸的小小小小小老婆,自然要跟着。而雪梨是之前說好的,也要跟着。

    準備妥當,林逸也和衆位傳承者等人浩浩湯湯的出發了!一行十幾個天階大圓滿高手一起去一個門派討說法,這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當然,是不是後無來者不好說,至少之前是沒有過的。

    鐵衣宗位於青峰高原的附近,正常人前往會有高原反應。但是林逸這一行人卻是不然,大家都是天階大圓滿高手,早已經對普通的環境免疫了。

    不過,鐵衣宗的資料實在是少的可憐。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門派,究竟有多少修煉者,修煉者都是什麼等級,林逸幾乎一無所知!

    就連天嬋這個上古門派的領袖門派天丹門的少門主。都對此知之甚少。

    之前,林逸以爲鐵衣宗是個外家門派,當然這也是根據他門派的名字。以及金鐘門來判斷的,鐵衣宗應該是個外家門派,但是卻聽天嬋說,鐵衣宗好像也有內家高手!

    “有內家高手?那他們怎麼不來參加天階的試煉呢?”林逸有些納悶。

    “其實,有一些上古門派和散修,未必來參加天階的試煉,人各有志,他們的追求不一樣。”天嬋說道:“就像鐵衣宗,基本上從來就沒有參與過各類的試煉活動,一直是自己過自己的日子,所以其他的門派對於他們也不瞭解,彼此井水不犯河水。還有血衣黃泉門也是如此,他們是殺手門派,追求的殺人拿酬勞,對於天道之類的,也看的不是特別的在意,有機緣就突破,沒有也不強求,至於去天階島,他們是不會去的,去了天階島的人,又有誰回到了世俗界呢?他們的生意還是在世俗界這邊,所以他們也沒有參加過任何的試煉活動……”

    “原來是這樣。”林逸聽後點了點頭,不錯,在世俗界這邊已經是頂級的存在,沒有必要再去追求那虛無縹緲的天道!

    傳說天道就是修仙,可以踏足仙人的行列,和如今的武道是兩個層次!不過,傳說終究是傳說,天階島什麼樣,沒有人知道,去了是福是禍,也沒有人知道!

    一切看起來很美,但是如果仔細想想,天階島上面,天階大圓滿估計是最低等的存在,要是上面高手如雲,上去就被人弄死了,那還不如不去!

    林逸,是有不得不去的理由,不然林逸還真是懶得去!

    爲了穿山甲,爲了鬱小可,爲了白老大的五行門發揚光大,林逸帶着目標和任務去的。

    “不錯,不過,以我們這個組合去鐵衣宗……”天嬋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有些無語,這簡直就是欺負人去了!

    不過想想,當初鐵衣宗不也是這麼欺負的馮天龍和宋凌珊麼?

    五行門和鐵衣宗距離不近,一天的時間,車程是趕不到的,傍晚的時候,林逸將車子停靠在了一個鎮子上面,找了一家賓館住了下來。

    賓館不太大,現在又不是旅遊季節,所以根本沒有客人,不過這樣更好,林逸直接將整個賓館包了下來,老闆興高采烈的直接掛上了客滿的牌子。

    因爲趕了一天的路,明早還要起早繼續趕路,所以在大家吃完了晚飯之後,就紛紛回房休息了!

    雖然賓館不是特別大,但是每人一個房間還是綽綽有餘的。

    衆人進了房間,唐韻也是如此,她打算洗個澡就早早的休息,結果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唐韻打開門一看,居然是雪梨。

    “雪姐姐,怎麼是你呀,有什麼事情嗎?”唐韻有些奇怪,剛纔分手的時候,雪梨也沒有什麼事情,結果一轉眼就找回來了。

    “是這樣的,我想了一下還是不太放心,這裡和之前五行門的客棧不同,那時候我們兩人睡在一個房間裡,林逸不敢來找你,現在你自己一個房間了,林逸要是來找你怎麼辦?”雪梨道:“所以,你睡我的房間吧,我留在這裡應付林逸!”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