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一次對於玉佩的凝鍊之後,居然可以讓其他人也進入玉佩空間了,不僅僅是林逸自己!當然,進入的也是元神,而並非本體!

    不過卻也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必須是對林逸無比忠誠,沒有一絲一毫不良之心的人才可以進入,哪怕是有一點兒不好的念頭,都不可能進入玉佩空間!

    而這個也不是林逸判斷的,而是玉佩空間自動判斷的!畢竟,進入玉佩空間的只是元神,如果有什麼圖謀不軌,很有可能反客爲主,至於具體,林逸也不太清楚,因爲這凝鍊說明上也沒有解釋!

    只是說,不是絕對忠誠的人是進不去玉佩空間的!不過,唐韻在林逸看來是沒有任何問題的,因爲唐韻對林逸的感情,是極深的,爲了讓林逸不痛苦,她寧願自己痛苦!這樣的人,還不夠忠誠麼?

    她肯定是可以通過玉佩空間的考校的吧?

    只要唐韻可以進入玉佩空間修煉,那麼突破大圓滿,恐怕是分分鐘的事情了,畢竟她已經觸碰到了瓶頸!

    至於能量石,林逸也想過,也給唐韻試驗過,但是效果甚微,畢竟唐韻的心法和王心妍、張乃炮不一樣,他們可以主動的無限吸收,而唐韻只能被動的吸收,能量石比現在的天地靈氣提供的能量肯定要多,但是也絕對不會太多,讓她衝擊大圓滿肯定還是不夠用的。

    所以,唯有玉佩空間是萬能的,林逸帶着衆女回到了五行門客棧,林逸就開始閉關煉製玉佩空間了……

    而與此同時,在五行門,玄塵老祖的房間裡面,坐着一位長髮英俊的古裝男子,長相十分和煦。有種讓人覺得很陽光的感覺,不過這人的一雙眼睛,卻帶着淡淡的陰鬱,讓人一看就心生敬畏,而不會因爲他的樣子而輕視他!

    “南天祭酒,屬下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準備召開天階大會了!”玄塵老祖此刻,居然是單膝跪地的!如果有人在場的話,一定會十分的震驚!

    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五行門代理掌門玄塵老祖,居然如此對面前這個人!五行門因爲其是天階島計劃的發起、組織和執行者。所以堪稱上古第一門派,這是相當牛逼的存在,所有的上古門派想要晉升天道的,無一不得對玄塵老祖尊敬有加!

    可是,玄塵老祖此刻卻像是一個下人一般的小心翼翼。

    “恩,本座來到這裡,中島主讓我負責各島的弟子引導事宜。”那古裝男子點頭說道:“玄塵你做的不錯,到時候,你就跟着我吧。做本座的手下。”

    “多謝南天祭酒的提攜!”玄塵老祖大喜!這南天祭酒,明顯是天階島的一個重要人物,不然的話,也不可能作爲接引指導師來世俗界與他聯繫!

    玄塵老祖正愁到了天階島沒有什麼靠山。萬一別人的實力都比他強,他就操蛋了,結果南天祭酒就送上門來了!這簡直是天大的好機會啊!

    “恩,你好好做事就行了。本座就需要一些心思歹毒有智計的手下。”南天祭酒嘿笑了一聲,淡淡說道。

    “對了,南天祭酒。說到心思歹毒,我那弟子也是此中龍鳳,您看他是不是也能跟着您學習呢?”玄塵老祖連忙將康照明推薦給了南天祭酒。

    “這個不行,本座能帶走你一個,已經是極限了!至於那些天階島新人去哪裡,自有傳送陣法的自動分配,本座無權干涉,這是天階島的規矩,即便是本座也不能出手干預!”南天祭酒說道。

    “原來如此!”玄塵老祖有些失望,看來,康照明也只能靠他自己了。

    “恩,天階島計劃還算順利吧?因爲從世俗界前往天階島的新人,上千年纔會有一次,所以我們中島主對此也是相當重視的,當年的天階島新人章力鉅大師,就是你們世俗界五行門走上去的,如今已然是傲然五島的人物,連中島主都對他恭敬有加!希望你們世俗界這次,也能出現這麼一個人物吧,不要讓我們中島主失望!”南天祭酒說道。

    “哈哈,我看康照明有此潛力!章力鉅祖師,是煉丹師,而照明也是如此,而且潛力無限,我看他能夠讓中島主滿意!哦,照明就是我那個弟子!”玄塵老祖連忙解釋道。

    “哦?是嗎?那不錯!不過,你們世俗界過來的,就這一個煉丹師嗎?”南天祭酒問道。

    “當然不是,我師兄還有一個弟子,叫天嬋,也是個煉丹師,不過實力不是特別強,她弟弟煉丹比較厲害,不過他弟弟不會不去天階島,散修中好像還有兩個,一男一女,不過是對狗男女。”玄塵老祖說道。

    “狗男女?怎麼說?”南天祭酒問道。

    “就是一個裝逼王散修,自己以爲自己很牛逼,成天裝逼,那個女的是她的女人!”玄塵老祖說道:“對了,南天祭酒,我們去了天階島也要防範一下那小子,那小子不但裝逼,但是實力還是有的,和我們是死對頭,我怕他到了天階島會繼續和我們作對……”

    “到了天階島他還敢作對?”南天祭酒傲然的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這是我聽到過最好笑的笑話,到時候他敢來扎刺,我一巴掌給他扇到海里去!”

    “哦?對了,我忘記了,那林逸雖然在世俗界裝逼,但是到了天階島,那就什麼都不是了!”玄塵老祖諂媚的說道。

    “放心吧,到了天階島你跟着我混,那絕對牛逼!”南天祭酒很牛逼的說道。

    “那就多謝南天祭酒了!”玄塵老祖聽後大爲放心,從南天祭酒的話裡來看,他在天階島混的應該是很牛逼的。

    “恩,那你就召開天階大會吧,那些傳承者,就不用參加天階大會了,到時候統一的聚集起來,我和她們說一下注意事項。”南天祭酒淡淡的說道。

    “啊?”玄塵老祖一愣:“那去天階島的事宜,不用和她們說?她們爲什麼不參加天階大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