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甚至連看都懶得多看林逸一眼,徑自就朝中間走去,那一撥修煉二代雖然目中無人,不過見到他之後卻是恭恭敬敬地叫了一聲“徐少”。

    畢竟徐靈衝不僅實力比他們強,就連後臺也比他們硬,要是得罪了他,到時候不僅他們自己倒黴,就連家裡的後臺都要受到牽連,這種蠢事他們纔不會幹。

    “他們兩個是沖天閣的人,以後也是我的人,你們都照顧着點。”徐靈衝指着康照明兩人,大咧咧的同一衆修煉二代打招呼道。

    本來修煉二代們是從心底看不起世俗界上來的康照明和鍾品亮的,但看在徐靈衝的面子上,加上這兩人都還算會說話,也就勉強接納了他們。不看僧面看佛面,既然這兩人抱上了徐少的大腿,那也勉強算是有背景的人物了。

    而在康照明二人加入修煉二代一派也就是沖天閣的同時,另一邊東方霸道和無法拳師也如願混進了修煉二代左側的那一個小圈子。

    不同於修煉二代的張揚跋扈,這個圈子多是些年紀不小的人物,最小也是四五十歲的中年以上,平均實力也要比在場其他人高一些,至少都是剛剛踏足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雖然彼此之間不怎麼說話,但一個個看着都心機深沉,強勢霸道,不怎麼好惹。

    “這些人都是玄機閣的,雖然不像修煉二代背景深厚,但畢竟年紀擺在這裡,實力一般都要比同級高手強很多,以後遇到他們也最好躲着點。”苦逼師兄繼續對着林逸二人耳提面命道:“而且這些傢伙最難對付,往往倚老賣老。雖然有些人比他們歲數大,但是突破天階突破的早,所以看起來年齡不大!這些人的優勢就是他們背後玄機閣的閣主!那玄機閣的閣主據說是咱們天階北島最厲害的人物之一,十分不好相與,而且十分的護短。就連沖天閣的閣主都是他的小輩!是以這些人咱們最好也少去觸碰!你也知道,在世俗界,有碰瓷這個說法,咱們這裡也有!這些老東西整不好就賴上你,到時候人家的閣主還肯爲小事出頭,倒黴的還是咱們!”

    林逸二人只能無語地相視一眼。修煉二代惹不起,老頭子也惹不起,無論見到誰都得夾着尾巴做人,三閣之中青雲閣最弱,這話果然不是假的。

    最鬱悶的是,這些老傢伙居然還會碰瓷?這是修煉界麼?

    “來吧。我給你們介紹一下咱們青雲閣自己的新人,跟你們一樣都是草根散修,不過他們是從本島各地選拔上來的。”

    苦逼師兄領着林逸二人向剩下的最後一個小圈子走去,如果說沖天閣那幫修煉二代給人第一印象是張揚,玄機閣那幫老頭子給人第一印象是強勢,那麼青雲閣這幫草根散修給人的第一印象,那就是一團散沙了。

    平均實力是三個圈子中最弱的。普遍只有天階後期,天階後期巔峰的都不多,達到大圓滿境界的更是鳳毛麟角。要實力沒實力,要背景沒背景,十幾個人就這麼鬆鬆散散地站在那裡,彼此之間偶爾交流那也是低聲下氣,就連說話稍微大聲一點的底氣都沒有,可見有多羸弱了。

    但是,就這麼個小圈子,還分成了好幾夥。各自做着各自的事情。

    苦逼師兄將林逸二人領到衆人面前,介紹道:“各位師弟,我身邊這兩位是世俗界傳送過來的新人,林逸和蕭然,日後也是咱們青雲閣的預備弟子。大家可以認識一下。”

    林逸初來乍到,雖然實力比在場的人都強,但是卻也不願意顯擺什麼,他來天階島最主要的目的是見到一代醫聖丹神章力鉅,倒是不是和這些人爭什麼的。

    所以他和蕭然配合着跟衆人打了聲招呼,然而衆人只是很冷淡地看了二人一眼,壓根連個招呼都不願意打,更別提和二人交流了。

    “嘿,大家都是剛來彼此還不熟悉,以後慢慢就好了。”苦逼師兄一張臉頓時漲得通紅,訕笑着給自己解圍道。

    連苦逼師兄也沒想到這些人會如此冷漠,而最令他尷尬的在於,這麼快就讓林逸二人瞧了自己的笑話,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迎新閣上一代的優秀弟子,被青雲閣委任在這迎新閣擔任管事,是青雲閣在這裡的兩位管事師兄之一!以後可還管着他們的日常修煉和任務、修煉資源分配呢,這些人也太不給面子了。

    “呵……沒事,來日方長嘛。”林逸理解地拍了拍苦逼師兄。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苦逼師兄人是個好人,但是卻沒什麼威信,本身性格也不夠強硬,所以連這些新人都不買他的賬,純粹就是看他老好人好欺負罷了。

    只是讓林逸有些納悶的是,自己和蕭然他們,都是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的高手,才得以來到天階島,爲什麼眼前這羣人,有的僅僅是天階後期,就能來到這裡了?

    但是,這種話在現在的情況之下也不好詢問,林逸也就沒問,打算等沒人的時候再去詢問。

    不過就在這時,青雲閣人羣中走出一個人來,是這羣人中僅有的一個天階後期巔峰大圓滿高手,不知道具體年紀,看其樣貌也就不到三十歲的樣子。

    他走到林逸的面前,上下打量了林逸二人幾眼,鄙夷的道:“世俗界上來的?敢情世俗界那種鄉巴佬的地方,竟然還有人知道怎麼修煉啊,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能來我們天階島北島已經是祖上八輩子修來的福氣了吧?”

    話音落下,其他站在一旁的新人也都紛紛鬨笑起來,本來在這地方他們這些草根散修是最低等的,只能唯唯諾諾不敢說話,但聽了這話之後頓時發現,敢情自己原來還不是最差的,原來還有人比自己更低等啊!

    就算大家同樣是草根散修,天階島和世俗界比起來,那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啊!自己這些天階島的原住民,比起世俗界上來的這種鄉巴佬,那自然是高貴得多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