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時間,這羣人竟是紛紛在林逸和蕭然身上找到了優越感,一改剛纔的冷漠神態,紛紛鬨笑不已。

    林逸倒是沒什麼,他在世俗界一路走來,早就養成了喜怒不形於色的習慣。

    但是蕭然的臉色頓時變了!這幫傢伙在其他人面前一個個表現得跟鵪鶉似的,連稍微大點聲說話都不敢,唯獨在我們面前卻裝起大尾巴狼來了,自己是草根散修不說卻管我們叫鄉巴佬?相比起那羣囂張跋扈的修煉二代來,這羣只知道窩裡橫的傢伙反而更加可恨啊!

    不過蕭然也知道,自己只能在心裡想想,想當初,自己家不也是被那些上古門派排擠麼?到了哪裡,都有這種現象,也無可厚非。

    “兩位師弟消消氣,消消氣,退一步海闊天空,在這迎新閣私自鬥毆是要受重罰的。”苦逼師兄急忙連聲勸道,生怕林逸二人一怒之下就大打出手,那樣不僅他們自己要受重罰,就連他這個管事師兄也要受到牽連。

    當然,有一種比試是允許的,那就是約戰,不過他也怕林逸他們吃虧,不可能將約戰的事情說出來,畢竟在苦逼師兄看來,世俗界來的,修煉的基本功定然沒有天階北島這些人紮實!畢竟天地靈氣的稀薄程度和心法口訣都是沒法比的!

    這些年,倒是也有世俗界過來的高手衝頂成功,進入中島各門派的高層中樞,但是那畢竟是少數。

    林逸淡淡的點了點頭,這種人他見的太多了,已經麻木了,而且以他的實力,現在甚至可以秒殺這些人!就算是面對苦逼師兄,那也不會弱了。

    只是林逸來這裡的目的不同,他沒有必要和這些**一般見識。

    不過從這些人的表現也可以看出來一點。青雲閣之所以會成爲三閣最弱,原因不是純粹因爲他們是草根散修這麼簡單!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幫人無論實力還是背景,起點天然就已經比沖天閣和玄機閣的人低了,卻只知道這麼窩裡橫,這要還能讓青雲閣強勢起來那才真見鬼了。

    見林逸選擇了忍讓,一旁的蕭然自然也不會動手,他的實力可沒林逸這麼強橫,而且打定主意要低調修煉,自然不會貿然出頭。

    不過。他二人選擇了忍讓,卻不代表對方就會放過他們,爲首那個天階大圓滿走到二人跟前,睥睨嘲諷道:“怎麼?看你們樣子似乎不服,還想跟我練練?行啊,我孟同可是出了名的樂於助人,那就勉爲其難陪你們練練,也讓你們知道知道天階島和世俗界的差距!咱們約戰一下?”

    “呵呵……你要願意,那就如你所願。我在世俗界已經很久沒打人了。因爲,沒人敢和我打。”林逸無所謂的笑了笑,他不想惹事兒,但是卻也不怕事兒。這人想練練,那就練練吧,如果不把這些蒼蠅打發了,那以後不一定還有多少事兒!

    況且。打他這樣的,林逸都不用展露真實實力,只壓制在天階後期巔峰實力大圓滿上。就能虐死他了。

    “孟同,你又在惹事?”這時,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在衆人身後響起!

    林逸轉頭看去,來人是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子,身上的氣息十分強大,比起身旁苦逼師兄這個築基初期的高手還要強上一截,看樣子起碼是築基初期巔峰強者了。

    “這人叫孟覺光,跟我一樣是咱們青雲閣在迎新閣留守的管事,實力和排名都在我之上,以後也千萬別得罪他。”苦逼師兄急忙給林逸二人小聲介紹了一番。

    又是一個不能得罪的人物!林逸哭笑不得,這纔來迎新閣短短片刻工夫,從這位苦逼師兄嘴裡都已經聽了不下三遍這句話了,敢情放眼整個迎新閣,無論青雲閣內外,壓根就沒一個能夠得罪的人物,全是惹不起的大神。

    同樣是青雲閣留守迎新閣管事,這位孟覺光師兄出場可就比苦逼師兄威風多了,所過之處,一衆青雲閣子弟無不忙不迭向其恭敬問好,相比之下苦逼師兄這邊,除了林逸和蕭然對他還算恭敬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一個買他賬的。

    見到孟覺光出現,剛纔還高高在上的孟同立馬點頭哈腰地迎了上去,諂媚的討好道:“哪能呢,我這是在跟世俗界上來的兩位師弟介紹情況,免得日後給咱們青雲閣丟人是不是?”

    “世俗界上來的兩位師弟?”孟覺光別有深意地看了林逸和蕭然一眼,淡淡道:“那也輪不到你一個新人來多事,苦逼師弟,既然這兩位世俗界的師弟是你大老遠辛苦接來的,日後也由你來負責教導他們吧,省得把世俗修煉界那些見不得光的壞毛病帶進來,壞了咱們青雲閣的門風。”

    苦逼師兄,只是一個外號,苦逼不是真的叫苦逼,但是孟覺光作爲青雲閣在這裡的管事大師兄,卻叫苦逼師兄的外號,這怎麼都有點兒不太尊敬。

    “是,孟師兄。”倒是苦逼師兄,沒覺得有什麼不妥,憨厚一笑,點了點頭。

    林逸也是淡淡一笑,不過蕭然顯然沒有那麼深沉的心機,呼吸都有點兒急促。

    這位孟覺光師兄話雖然說得冠冕堂皇,但話裡話外那股子鄙視意味跟這個孟同簡直是一丘之貉,而且他這話分明就是向衆人宣佈,自己二人是他看不上的垃圾貨色,所以才被扔給了苦逼師兄,這樣一來,日後孟同這些人豈不是變本加厲更加肆無忌憚?

    孟覺光只是掃了林逸二人一眼,就沒有再看他們,而是轉頭看向孟同道:“孟同,你也別仗着跟我是一個村出來的,就以爲無論什麼事我都會特別偏向你,我告訴你,師兄我非但不會偏向你,日後反而會對你特別嚴格,聽到了嗎!”

    此話一出,衆人的眼神頓時又變了。

    孟覺光師兄這可是話裡有話啊,他要對孟同特別嚴格,豈不就是說明他對孟同特別看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