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九表哥,你可得爲我做主啊!”孟同只得眼巴巴地看着孟覺光,這種時候能夠決定他命運的就只有他這位九表哥了,只要孟覺光開口說一句無效,那就一切都不是問題了。

    孟覺光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如果不是這廢物爛泥扶不上牆,自己怎麼會陷入這麼尷尬的境地,之前說出去的話就已經是潑出去的水,這麼多人看着怎麼可能再收回來?這種時候真要是出言反悔,那不僅是孟同,就連他孟覺光都會成爲整個迎新閣的笑柄,在其他兩閣的管事面前擡不起頭來!

    在全場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下,孟覺光只得咬牙道:“這是迎新閣的規矩,所有人都要遵守,沒有例外!就算是我,也要遵守!”

    此話一出,孟同頓時如喪考妣,但在孟覺光的威壓之下卻也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而林逸卻是淡淡一笑道:“孟師兄英明。”

    孟覺光不置可否的恩了一聲,只是這讚揚猶如吃了一隻蒼蠅般噁心,還是那種剛從糞坑裡飛出來的蒼蠅。

    不過隨即,林逸又轉向蕭然道:“蕭然,我現在拿我的山下一號洞府換你的山下十三號洞府,可以吧?”

    又換?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之前林逸拿山下十四號換喬宏才的山下十五號,出於打擊孟同的考慮這種行爲倒是還算可以理解,但是這傢伙如今竟然要用到手的山下一號換蕭然的山下十三號,這可就真讓人看不懂了!

    換做其他人,搶到山下一號洞府高興還來不及,主動去換人家的山下十三號?腦子有病吧!

    難道純粹就是高風亮節?修煉界向來殘酷,這個林逸既然能夠從世俗界脫穎而出,想必應該不會這麼幼稚吧,他莫非還有什麼別的企圖不成?

    “呃……林兄,這個太貴重了。恕我難以承受!”蕭然愣了一下之後,趕緊擺手拒絕道。

    雖然他和林逸是一起從世俗界上來的,關係比起在場其他新人天然要親近一些,彼此稍微關照一下那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但問題是,山下一號洞府,這個份量實在太重了,重到他就算日後給林逸做牛做馬,也未必能還得起這個人情啊!

    誠然,山下一號洞府是在場所有新人都夢寐以求的洞府。他蕭然同樣也不例外,以他本身天階後期巔峰大圓滿的境界,如果配合山下一號洞府的效果,且不說去跟沖天閣和玄機閣的人競爭,至少日後極有可能坐上在場青雲閣新人的頭一把交椅!

    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個難以抵擋的誘惑,對他蕭然是如此,對林逸應該也同樣是如此!

    雖然之前林逸說過他修煉的功法特殊,對靈氣濃度並不高。但明眼人都知道這只是一句託詞,就算是再逆天再古怪的功法,天地靈氣也從來都是多多益善,而沒有靈氣越濃反而修煉效果越差一說。

    “蕭老弟你就收下吧。實在不行,你用半個月之後,我們再換也行。”林逸雖然是笑着說的,但是話語中卻充滿了毋庸置疑。絲毫不給蕭然拒絕的機會:“就這麼定了,除非你以後想和我絕交!”

    有仇必報,有恩必償。這是林逸一向的原則。單是衝着蕭然剛纔試圖讓他一起去山下十三號洞府修煉的好意,他就要投桃報李,何況彼此一起從世俗界上來,天然就是日後守望互助的盟友,讓這蕭然實力提升快一些,對於林逸來說也未嘗不是好事。

    見林逸態度如此堅決,不像是說笑的樣子,而且居然都嚴重到了絕交的地步,蕭然遲疑了片刻後只得應了下來:“那……好吧,大恩不言謝,日後蕭某願唯林兄馬首是瞻。”

    出生在蕭家這樣沒落的上古世家,蕭然從小就見慣了人情冷暖,見多了爾虞我詐,但是像林逸這樣的奇人,卻還是第一次遇到。雖然實力纔是天階大圓滿,但多年逆境磨礪出來的直覺告訴他,面前這個林逸,日後必然不是池中之物。

    不管說是知恩圖報也好,亦或說是長遠投資也罷,蕭然知道從今日起,自己身上已經被當衆打上了林逸一系的標籤,從此在迎新閣,自己將與林逸同進同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而這時,所有新人看向林逸的眼神又不一樣了,剛纔他們眼神之中還都是敬畏,而現在敬畏之餘,卻又多了幾分嘲弄。

    看來孟同之前說得不錯,這個叫林逸的傢伙確實很會裝逼,剛纔不過是僥倖贏了孟同一場而已,轉眼間立馬就尾巴翹到天上去了,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沒有了山下一號洞府的輔助,一個月之後實力提升必然不會像其他人那麼快,到時候作繭自縛輸掉排位賽,那可就有樂子看了。

    不過是一個世俗界僥倖混上來的鄉巴佬而已,牛逼個什麼勁啊,真是小人得志!就算想拉幫結派,也不用如此吧?一個月後要是輸了,你還真以爲蕭然那邊還能看得起你?

    跟着一個弱者混,那不是弱智的行爲麼?

    林逸對邊上這羣人的神情變化卻似恍然不覺,看了看站在自己身旁的喬宏才,索性好人做到底道:“喬兄,山下十三號洞府幹脆再換給你吧,我還是住我的山下十四號洞府,尊重一下孟師兄的安排,畢竟這洞府是孟師兄分配給我的。”

    “啊?這……好。”喬宏才這時候都已經有些麻木了。從小到大,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像林逸這麼特立獨行的傢伙,相比起剛纔換山下一號洞府的驚人之舉,現在這種事情簡直都是不值一提了,他向林逸拱了拱手:“林兄,多謝了,以後有事,吩咐喬某便是。”

    雖然,喬宏纔沒有像之前蕭然那樣說什麼要唯林逸馬首是瞻的話,但是卻也稱呼林逸爲“林兄”,而且也說有事吩咐他,這裡面的喻意就十分明顯了。

    這個混蛋!孟覺光看着眼前這一幕怒火中燒,本來好好一次分配洞府樹立威信的機會,現在被林逸這麼一攪合,反而倒成了他一個人的表演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