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說完,孟覺光別有深意的看了苦逼一眼!要知道,洞府的禁制只有築基期高手能夠破除,他先嫁禍搞掉林逸,然後再順勢可以說苦逼是同夥,畢竟林逸只是大圓滿高手,得有作案同夥吧?那苦逼就是最佳人選了!

    雖然苦逼目前也妨礙不到他,但是將苦逼搞下去換個自己人上來,那迎新閣中的青雲閣地盤就是他孟覺光自己的獨立王國了!

    孟同和李政明應了一聲,獰笑着就往林逸的洞府裡面闖去,林逸見狀也不去攔他們,任由他們搜查。反正洞府裡面也沒別的東西,倒是要好好看看這幾個傢伙待會怎麼下臺!

    讓孟同兩人進去搜查,孟覺光自己則嘿嘿冷笑着將林逸堵在門口,以防待會孟同他們將“賊贓”搜出來之後,林逸狗急跳牆!

    然而孟覺光等了半天,卻始終只是見這倆人在裡面東找西找,愣是沒將之前準備好的“賊贓”給搜出來,還以爲這倆人是在故意裝樣呢,當即翻了翻白眼,自己早就把前戲做足了,這時候還裝個屁的樣啊!

    他可是迫不及待想要欣賞林逸被人廢掉一手一腳筋脈之後那精彩表情的,不由怒道:“你們兩個磨磨蹭蹭在幹什麼,還不趕緊出來!”

    孟同和李政明滿頭大汗地相視一眼,聽了孟覺光的催促,不信邪地又將整個洞府掃視了一遍,卻依然是空空如也!

    事實上,這洞府就那麼大。有什麼一目瞭然,再找一百遍也是沒有!於是他們只得一臉見鬼地轉頭朝孟覺光攤了攤手苦笑道:“孟師兄。沒有啊。”

    “沒有?怎麼可能沒……”孟覺光急忙頓住了,外面這麼多人看着呢,一不小心差點說露餡,當即正了正色道:“你們倆來看着他,我親自搜!”

    “是!”孟同和李政明急忙一左一右堵到了林逸兩邊,孟覺光大步走進洞府開始親自搜查,而林逸這個當事人,對此似乎也沒什麼不滿的意思。就這麼站在一旁雲淡風輕地看着。

    孟覺光掃了一圈,洞府內空空曠曠,有點什麼東西都是盡收眼底,其實根本就不用搜查就能知道,但確實就如孟同二人所說,根本就找不到“賊贓”。

    不應該啊,早就安排好的東西。怎麼可能沒有?洞府也就這麼點大,連藏塊靈玉的地方都難找,想要搜點什麼東西出來那應該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啊!

    孟覺光心中生疑,扭頭看到門口林逸雲淡風輕的神色,突然心中一動,原來如此!這小子肯定是想了什麼辦法把靈玉藏在身上了。所以纔敢這麼有恃無恐!

    “你們倆給我搜他身!”孟覺光一臉獰笑。

    他已經猜到了原委,想必是林逸這小子剛纔回來發現靈玉之後,心知不妙所以想了個辦法藏在自己身上,這種時候竟然還能裝得這麼鎮定,這小子倒也算是一個人才。只可惜薑還是老的辣啊!

    對啊,我們怎麼沒想到!孟同兩人頓時眼睛一亮。隨即探手就往林逸搜去,靈玉這麼大的東西,就算他藏得再怎麼不着痕跡,一旦被人這麼搜身,那也是絕對藏不住的。

    林逸眼神微微一變,雖然這事對他來說毫無風險,但是被人這麼肆無忌憚地搜身,這可不是他一向的行事作風。

    然而孟覺光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圖,冷笑着出言威脅道:“如果不想被認定爲賊偷的話,林師弟最好還是配合一點,要不然按照迎新閣規矩,對於拒絕配合的嫌疑人,我們這些管事師兄可以破例對你出手,生死不論,你自己想清楚吧。”

    “好啊,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兩位搜得仔細一點,省得到時候又說沒仔細搜,繼續把嫌疑安在我身上。”林逸猶豫了一下,他來天階島是有目的的,要是因此壞了什麼規矩被趕走,那就得不償失了!

    孟覺光的實力比苦逼師兄要強上一截,應該是築基初期巔峰高手,而林逸自己纔是築基初期,雖然未必就沒有一戰之力,但如非必要,林逸還是不想當衆暴露實力。更何況這時候如果出手,容易落下話柄,那可就真說不清楚了。

    不過既然他們願意搜,那就搜吧,反正到時候搜不到,丟的不是林逸的面子,而是他們自己的面子!於是十分淡然笑了笑道:“正好也能幫我洗刷嫌疑,我可是一直謹記孟師兄的教誨,做一個行得正的人!”

    “哼,這還用說,別以爲藏在身上就萬事大吉了,你這個鄉巴佬就等着哭吧!”

    孟同和李政明二人上上下下將林逸身上搜了個遍,突然孟同從林逸口袋裡撈出一塊靈玉,得意大笑道:“搜到了!人贓並獲,看你這下還怎麼說!”

    圍觀衆人頓時精神一震,然而看清了他手上那塊靈玉的尺寸之後,眼神卻紛紛變得古怪起來,便聽林逸在一旁戲謔道:“看清楚了,這可是我自己的靈玉,孟兄的靈玉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小巧玲瓏了?”

    我擦!鬨笑聲中,孟同這才反應過來,搜出來這塊靈玉只有雞蛋大小,壓根就不是自己和李政明的。

    孟覺光臉都氣青了,這個蠢貨到底還能不能幹點靠譜的事了,收這麼個傢伙做小弟,自己臉都要丟光了。

    孟同頓時惱羞成怒,一張臉憋得通紅,然而任憑他和李政明無論怎麼搜,除了這塊靈玉之外,卻再也沒能在林逸身上搜到什麼東西。

    “蠢貨!我自己來!”孟覺光不耐煩地一把將孟同拽到了一旁,自己親自動手,明明就是手到擒來的事情,怎麼到了這貨身上就這麼不靠譜呢。

    然而孟覺光親自搜了一遍,還是沒有找到,不信邪地再搜一遍,依然沒有找到。

    林逸舉着雙臂看着他,弱弱的問道:“孟師兄,這下應該可以證明我的清白了吧?我的確是最正直的人吧?”

    孟覺光已經忘記了答話,臉上滿是難以置信:怎麼會沒有?這不可能的啊!

    那兩塊靈玉既然沒有藏在洞府裡,那麼肯定就藏在他身上,就算他藏東西的手法再怎麼高明,但是這麼大兩塊靈玉,總不可能連搜都搜不出來吧!

    莫非這小子偷偷把靈玉藏到外面去了?孟覺光忍不住懷疑道,但立馬又自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爲這個栽贓計劃,從坊市回來開始他就一直關注着林逸的一舉一動,而林逸自從剛纔回到洞府之後並沒有走出去半步,在他孟覺光的盯視下,就算他想藏到外面也沒這個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