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誤差上限是五兩的話,那應該沒太大問題了!林逸稍微鬆了口氣,作爲一個築基初期的高手,他對重量的敏感度遠在常人之上,而按照他的估測,那八塊充滿靈氣的靈玉跟十塊靈氣稀薄的廢玉之間,重量之差頂多也就在二三兩左右。

    “那如果相差在五兩以上呢?會怎麼樣?”林逸想了想又問道。

    “那就要被隔離檢查,而且要脫光了搜身哦!”守衛嘿嘿一笑,隨即面帶促狹地看着林逸道:“老弟你打聽這些,莫非是你偷偷私藏了靈玉不成?”

    “師兄你玩笑了,進出搜身這麼嚴格,身上就算想藏也藏不住啊!如果不藏在身上,而是藏這礦裡面的話,那跟沒藏又有什麼區別,反正也帶不出去!”林逸曬然一笑:“而且兩位看守師兄如此盡心盡責的在這裡,我也沒有機會啊!”

    “那是!嘿嘿,老弟你這話倒是沒錯,咱們靈玉堂的規矩這麼嚴,偷藏靈玉帶出去什麼的,普通人根本沒機會,尤其是像你這種毫無根基的新人更是想都別想!只有那些手眼通天關係網深厚之輩,倒還有一線機會,嘖嘖,這世道啊!”守衛又似羨慕又似不滿地嘆了一句。

    聽了他這話,林逸倒是不自覺想起了一個人,孟覺光!從之前的表現來看,這傢伙在靈玉堂上下似乎都很吃得開,應該算是守衛口中那種關係網深厚的傢伙了吧!

    以孟覺光這位管事大師兄的稟性搞不好會鋌而走險哦!林逸心中一動,不過這個念頭也就是一閃而過,當務之急還是打聽清楚這靈玉堂的種種規矩再說。

    一路旁敲側擊下來,林逸倒是從這位健談的守衛口中打聽出了不少信息,雖然未必能有什麼大用,但至少對於接下來可能面對什麼事情,心裡已經是有了概念。

    半個時辰之後,林逸跟着兩個守衛走出了十號礦道。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庫房門口的交工處赫然竟站着孟覺光一行人。

    十號礦區是最偏遠的礦區,這些人的七號八號礦區要近很多,回來得比林逸早那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看他們的樣子應該都已經交工過秤了,卻還是等在這裡,這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不過看清了衆人臉上齊刷刷那一副幸災樂禍的表情之後,林逸很快就明白了這幫傢伙的意圖,尼瑪他們這是組團等在這裡看自己出醜啊!

    “喲,我們的最強新人總算出來了。我還以爲挖不到靈玉所以羞憤欲死,一怒之下就在死礦區裡面一頭撞死了呢!”一見到林逸出現,孟同立馬迫不及待地跳出來嘲諷道。

    “孟同你怎麼說話呢!”孟覺光故作嚴肅地訓了一句,隨即道:“咱們這位最強新人可是深得苦逼師弟真傳,就算真的羞憤欲死,那也頂多躲在裡面做個縮頭烏龜,怎麼可能一頭撞死呢,真是不會說話!沒看苦逼師弟還活的好好的麼?他們這一派系,都喜歡當一種什麼東西來的?那個以前別人從世俗界拿過來的小畫冊……對了。叫忍者神鱉!”

    “哦,對對,忍者神鱉!還是九表哥看人準!不過這位裝逼新人臉皮挺厚,可能待會過秤的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羞憤欲死吧!”孟同怪笑着連連附和。邊上衆人不由鬨笑不已,勞累了一天,他們也巴不得在這個一向大出風頭的林逸身上找找優越感。

    “看來老弟你的日子不怎麼好過啊!”守衛看着這一幕搖頭失笑一聲,帶着林逸走到交工處。一邊將手中賬本交給了負責過秤的工作人員,一邊示意林逸將簍筐內的靈玉倒進旁邊一座巨秤的秤臺上。

    “嘿嘿,你們猜猜看咱們這位裝逼新人今天採了多少斤的靈玉。我先說一個,三斤!”孟同在一旁帶着衆人起鬨道。

    其他人頓時樂了,他們這些人之前就已經過秤了,哪怕最少的也有二十斤,而像孟同、李政明這兩個被分到七號礦區的,更是都在三十斤以上,這個數字對於第一天採礦的新人來說已經算是可以了。

    “同哥你這就不對了,怎麼說也是師兄弟一場,我覺着怎麼也該有個四斤!”李政明在一旁附和道。

    “我賭五斤!”

    “我賭四斤半!”

    “……”

    衆人紛紛在那起鬨的時候,林逸卻是懶得搭理他們,等他將簍筐從背後取下來,嘩啦啦將其中足足三四十塊靈玉倒在秤臺之上的時候,這幫人瞬間沒有聲音了。

    “四十二斤五兩!”工作人員記下了數字,同賬本上的數字對照之後,差距只有二兩,便點了點頭示意林逸將這些靈玉收回筐中,放行道:“沒有問題。”

    林逸頓時鬆了口氣,在這之前他可一顆心都懸着呢,沒想到這麼輕鬆就過關了,這讓他鬆了口氣之餘倒還有點意外。

    不過仔細想想,礦區這麼大采礦的人又這麼多,通過這種重量數字來進行覈對已經算是難得的嚴苛了,如果還要查得更仔細的話,那這工作量絕對會讓靈玉堂上下所有人都要崩潰了。何況進出都要嚴格搜身,已經很大程度上杜絕了衆人偷藏靈玉的企圖,這說起來也不過是一個輔助監控流程而已。

    林逸這邊鬆了口氣,但是在場其他人,尤其是孟同這幫人可就難堪了,看着巨秤上那個鮮紅的數字,久久說不出話來。

    四十二斤五兩!這是什麼概念,這簡直就是秒殺他們所有人啊,就算是衆人中得到了孟覺光指點的孟同,最後稱重出來也纔不過三十五斤而已!

    “這、這肯定是作弊!一個死礦區怎麼可能挖到這麼多的靈玉!”孟同忍不住失聲叫道。

    作弊?這玩意怎麼作弊?難道費盡心機把自己的靈玉偷偷帶進來,然後混進去假裝是自己挖出來的拿來交工?腦子有病吧!

    看着衆人轉頭看向自己的詭異神情,孟同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一句白癡至極的蠢話,此刻就連孟覺光看着他的眼神也是一副蠢貨不可救藥的樣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