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二人當即離開後崖,直奔靈玉堂而去,不過到了靈玉堂之後,二人並沒有去十號礦區找林逸,而是找到了入口處的契約負責人,代無常。

    “喲,這不是盧閣主嗎,好久不見啊!”代無常見到盧邊仁,頓時笑着站起身來打招呼道,至於跟在身後的苦逼師兄,則是直接被他忽略了。

    雖然盧邊仁在迎新閣處境尷尬,但好歹也是一位副閣主級人物,放在靈玉堂那就是實實在在的高層,可不是他代無常一個小小的管事負責人可比的。更何況當年在青雲閣的時候,盧邊仁對他也算是頗有關照,所以兩人之間關係倒還算不錯。

    “呵呵,看代師弟神采,可見是春風得意啊!”盧邊仁笑着應道。這代無常負責契約事宜,如果想要給林逸更換礦區,從他這裡找突破口是最好的選擇,畢竟靈玉堂有靈玉堂的規矩,正常情況下一旦簽下了契約,那可是不能輕易更改的。

    “盧師兄可是難得的稀客,這是準備下礦區巡察你們迎新閣的新人麼?”代無常笑呵呵地問道,到了盧邊仁這種層次就算再怎麼不如意,那也是不會下礦採礦的,來這裡基本上都是爲了巡察新人。

    “不瞞代師弟,我這次來可是專門找你的,有事相求啊。”盧邊仁開門見山道:“因爲一點誤會,咱們青雲閣有一個新人師弟被分到了十號死礦區,咱們作爲青雲閣的老人,可不能放任不管,讓他白白浪費了大好時光啊。”

    “盧師兄說的那個新人,莫非是林逸?”代無常的臉色頓時變了變。

    “不錯,就是林逸,不知代師弟可否幫這個忙啊?”盧邊仁點點頭道。

    “這……”代無常不由有些爲難了。

    本來對於他來說,林逸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既然盧邊仁當面替林逸這麼說話,給這個面子也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沒必要因爲這點小事得罪人,只是,這林逸可是孟覺光特意叮囑過的刺頭人物啊!

    一邊是盧邊仁,一邊是孟覺光,這可就讓代無常左右爲難了。

    要知道像靈玉堂、迎新閣這種獨立部堂,雖然名義上獨立於三大閣之外,但實際上這些獨立部堂從上到下的所有職缺都是三大閣統一任命的,人員也都是從三大閣內部各自選出。而且隨時保留着徵調之權。

    也就是說,無論是盧邊仁這種迎新閣副閣主也好,還是代無常這種靈玉堂管事也罷,就算他們在外面混得再怎麼風生水起,說到底還是青雲閣的人,最終時限一到,還是會被青雲閣徵調回去。

    而這盧邊仁就算再怎麼落魄,那畢竟也是迎新閣副閣主,日後如果調回青雲閣那必然是手握實權的人物。對於代無常來說,哪怕是爲了自己日後考慮,這種時候賣對方一個順水人情都絕對不是什麼壞事。但問題是,這事情還牽扯到了孟覺光啊!

    雖然孟覺光如今只是迎新閣一個小小的管事。論地位跟盧邊仁沒法比,而且孟覺光在迎新閣名義上也還是盧邊仁的下屬,這麼看起來,這個選擇題看起來似乎並不難做。但是關鍵在於。盧邊仁這邊對於代無常來說只是一個遙遠的人情,然而孟覺光這邊卻是事關切身利益啊!

    毫不誇張地說,如今代無常手頭積攢的靈玉。八成都是從孟覺光這邊弄來的,當然這都是通過見不得光的途徑。以靈玉堂對於靈玉的嚴苛監管程度,若非是孟覺光這個八面玲瓏的傢伙,單靠代無常自己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哪怕他作爲一個管事負責人有着職務之便,那也絕無可能弄到任何一丁點油水!

    如果只是爲了賣盧邊仁一個人情,就去得罪孟覺光,斷掉自己油水最大的一條財路,這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明智的選擇啊!只是盧邊仁這邊,卻也不是苦逼這種小人物,不好冒然得罪!

    “怎麼?這事有困難?”見代無常遲遲沒有答話,盧邊仁不由有些皺眉,在他看來這應該只是一件輕而易舉的小事而已,畢竟他怎麼也不會想到代無常跟孟覺光會有這麼深的牽扯。

    代無常沉吟片刻,最終打定主意苦笑一聲道:“盧閣主,按理說你既然發話師弟我肯定沒有二話,只是不瞞你說,最近我們靈玉堂對於這種事情查得很嚴,這事不好辦啊。”

    “查得很嚴?”盧邊仁一愣,換做其他人可能還真被代無常騙過去了,但他之前就已聽苦逼師兄描述過當時的情形,此時看着代無常並不怎麼自然的表情,心中頓時瞭然。

    盧邊仁想了想道:“代師弟,事關新人發展,這事不僅是我在求你,也是爲了咱們整個青雲閣考慮,這個忙還請務必得幫啊!今天這個人情我銘記在心,日後回了青雲閣,必有回報!”

    “唉,盧閣主你這不是難爲師弟我嘛,這個忙我也很想幫,可是真不敢違背靈玉堂的規矩啊!”代無常已經打定了主意,死活不肯鬆口:“而且,他已經簽下了合約,要是更改的話,沒有你們迎新閣大閣主的介紹信,我沒有辦法操作,對上面也交代不過去!你也知道,有些時候,只有正閣主有權力協調這些事情……”

    “真不能幫?”盧邊仁臉色冷了下來,這事本來不是什麼麻煩的大事,而且不管怎麼說他當年對這代無常都是多有關照,如今話說到了這份上對方竟然還這麼推三阻四,就算是泥人也還有三分脾氣呢。

    而且,這傢伙還扯上什麼正閣主,意思是自己這個副閣主權力不夠用唄?

    “真不能幫。”見對方臉色變了,代無常索性也就不裝了,直截了當地拒絕道。

    他已經想明白了,這盧邊仁不就是一個被人架空的迎新閣三閣主麼,根本就沒什麼權力,而且就算日後調回青雲閣也不見得就能管到自己,爲了討好這傢伙就去得罪給自己送靈玉的孟覺光?腦子有病吧,誰會跟靈玉過不去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