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毫不誇張地說,長老會就是整個北島的最高權力中心,而能夠位列長老會的長老,那就是北島最高級別的巨頭存在。沖天閣三長老,也就是面前這個徐靈衝的爺爺,正是其中一員。

    一想起三年前那次聲勢浩蕩的三閣整頓,盧邊仁就不由一陣齒冷。那次三閣整頓,是由長老會發動,牽涉到方方面面包括三個閣和各大獨立部堂所有機構在內的一次大規模調整,而對於最弱勢的青雲閣來說,那就是一場浩劫。

    由於弱勢,青雲閣雖然也有人能夠躋身長老會,但人數向來是三大閣最少,相應的話語權也是最弱,在那一次整頓之中,青雲閣本就不多的勢力幾乎被沖天閣和玄機閣瓜分乾淨。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像迎新閣和靈玉堂這樣的獨立部堂,放眼望去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個青雲閣出身的正職一把手,一個都沒有!

    其他人渾渾噩噩還則罷了,但是對於像盧邊仁這種一心盼着青雲閣重新強盛的人來說,那場整頓絕對刻骨銘心,就算如今已經過去三年,青雲閣依然絲毫沒有恢復元氣的跡象,甚至反而江河日下,變得越發孱弱。如果現在再來一次三閣整頓,搞不好青雲閣直接就會分崩離析了。

    面對徐靈衝如此毫不掩飾的威脅,其他沒什麼責任心的人也許還不會放在心上,但是對於盧邊仁這種人來說,這個威脅,簡直足可致命!事實上,哪怕對方直接威脅他的人身安全,以盧邊仁的性子都未必會退縮,但是事關整個青雲閣的命運,由不得他不慎重!

    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中的驚濤駭浪。盧邊仁看着對方緩緩道:“徐少,不過是給一個新人換礦區罷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而已,沒必要這麼興師動衆危言聳聽吧?”

    “呵,微不足道?看來盧三閣主是被髮配到思過崖太久了,孤陋寡聞,都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啊!”徐靈衝嗤笑一聲,隨即森然道:“你們青雲閣的新人林逸,不知天高地厚竟敢當面忤逆我的意思,讓我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你覺得我能放過這個王八蛋?我今天話就擺在這裡了,你如果敢替他換礦區,那就別怪我禍及整個青雲閣!”

    “徐少,你這麼做未免也太霸道了點吧?何況大人不記小人過,你堂堂徐大少何必跟一個新人這麼置氣呢?”盧邊仁還想最後爲林逸爭取一下,但是心中卻已明白,徐靈衝既然把話說到這份上,再想讓對方鬆口已經是不可能了。

    “霸道?我還就是這麼霸道!怎麼?不服想咬我?你一個孬種窩囊廢有那膽麼?哈哈哈!”徐靈衝無比張狂地大笑了起來,別的且不說。就衝着他爺爺是長老會成員這一點,青雲閣上下就沒有一個敢惹他的,至於盧邊仁這個出了名的迎新閣窩囊廢,就更不可能被他放在眼裡了。

    盧邊仁頓時氣得臉色鐵青。但是最終還是隻能咬牙忍了下來。且不說他打不打得過徐靈衝,單是衝着徐靈衝的敏感身份,真要對他出手的話,便會給沖天閣足夠的攻訐藉口。到時候對於整個青雲閣都將是一場無法估量的災難!

    長出一口濁氣,盧邊仁知道再在這裡待下去已經毫無意義了,只會自取其辱。只得扭頭對苦逼師兄說了一句:“事不可爲,我們走吧。”

    苦逼師兄默默地點點頭,無奈嘆了一口氣後,只得跟着盧邊仁轉身而去。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已經不能怪盧邊仁不盡力了,事實上他幾次三番替林逸爭取,都已經是冒着不小的風險,如果再爲了林逸一個人而跟徐靈衝慪氣,最後殃及整個青雲閣,那他可就真成青雲閣的罪人了。

    “嘿,徐少果然威武霸氣!在咱們徐少面前,這什麼三閣主簡直就是惶惶如喪家之犬啊,連屁都不敢多放一個,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窩囊廢!”康照明幾人看着盧邊仁二人垂頭喪氣的背影,不由哈哈大笑,忙不迭拍馬屁道。

    徐靈衝得意一笑,以他的身份地位,嚇走盧邊仁根本就是不足一提的小事而已,就憑這種貨色也想替林逸出頭,真是死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徐少,這兩位是?”笑過之後,代無常指着康照明和鍾品亮兩人問道。剛纔被盧邊仁威脅說要去找佟飛,他心中還一直提心吊膽,但現在既然徐靈衝已經出面將盧邊仁嚇走了,那他自然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這是康照明和鍾品亮,他們倆是今年世俗界上來的新人,現在是我沖天閣的外門弟子,也是我手下的人,今天帶過來讓你們認識一下。”徐靈沖淡淡道。

    “原來是康師弟和鍾師弟,兩位真是一表人才,難怪受到徐少賞識啊!”代無常急忙討好道。

    代無常雖然一心想要巴結徐靈衝,但由於出身青雲閣的關係,像徐靈衝這種沖天閣大少根本不會將他放在眼裡,頂多用到的時候招呼他一聲而已,相比之下,倒是巴結康照明這種手底下初來乍到的小弟更加靠譜,畢竟這樣也算是間接抱上了徐靈衝這條大粗腿。

    “客氣客氣,代師兄也是啊,日後可要代師兄多關照啊。”康照明淡笑着客套道。作爲這段時間頗受徐靈衝關照的新人,他已經開始學會拿捏架子了,像代無常這種人雖然要結交,但卻不能掉了身份,要保持心理優勢和主動權,這樣才能讓對方爲他所用。

    與此同時,鍾品亮也趁機跟代無常套了套關係,畢竟他要想發揮臥底的作用,就不能落後康照明太多,要不然就算對方有什麼動作,他也未必能知道具體的情報啊。

    讓幾人寒暄客套了幾句,徐靈衝這才發話道:“好了,我帶你們倆再去見見靈玉堂的幾個高層,等到晚點交工的時候再過來,我倒要好好看看那林逸被髮配到十號死礦區之後,到底是怎麼個倒黴德性!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