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既然孟師兄不急着去哪,那麼就請把剛纔的賭約兌現了吧,在場這麼多師兄弟也好做個見證,證明你孟師兄說話算話,行事光明磊落啊!”林逸淡淡笑道。

    經歷過之前種種事情,他跟孟覺光之間早已經是勢不兩立水火不容,這種送上門的大好機會,當然是要讓對方好好出一回血才行。

    這麼一說,不僅是苦逼師兄和蕭然、喬宏才幾人,就連其他人看向孟覺光的眼神也都充滿了期待,畢竟十五塊靈玉可不是什麼小數目,能夠親眼見證這個場面,放在日後那也是一筆不錯的談資啊。

    這些每天生活乏味的修煉者向來喜歡看熱鬧,就算沒有親身參與,但是身爲圍觀者他們反而比當事人更加興致勃勃。

    我靠!這小子真他孃的陰險!

    孟覺光暗暗罵了一句,被林逸這麼一說,他這下徹底騎虎難下了,照着林逸這話的意思,他如果這時候不趕緊當面兌現,那落在衆人眼裡豈不成了說話不算話的陰險小人了麼?

    但這可是足足十五塊靈玉啊,真要就這麼拿出去,日後還不得心疼得滴血啊!

    見孟覺光還是在扭捏磨蹭,林逸便又道:“孟師兄不會想說身上沒帶這麼多靈玉吧?不應該啊,像孟師兄這種言出必踐的人,剛纔既然敢打這個賭,那口袋裡肯定準備了這麼多靈玉纔對啊,要不然豈不是說話跟放屁一樣了嘛,這麼多雙眼睛看着呢,我尋思着咱們孟師兄肯定不會幹這種蠢事!”

    這話裡話外的擠兌意味可就太明顯了,一時間所有人看向孟覺光的眼神都變得玩味起來,他如果再這麼拖延下去。那幾乎就坐實了說話如放屁的形象。這話要是傳出去了,日後別說再樹立什麼威望,只怕無論走到哪裡都要被人指指點點。

    孟覺光可是一心想要往上爬的人,自然不容許自己身上揹着這樣的污點,只得硬着頭皮道:“你急個什麼。我有說不當場給麼,真是小人得志!不過這裡是礦區,我的靈玉都放在外面的私人工作間,我要出去才能給你。”

    衆人聞言紛紛恍然,孟覺光這話倒是合情合理,鑑於靈玉堂的嚴苛監管程序。正常情況下任何人都是不能帶任何東西進來的,靈玉自然也包括在內,事實上就算想帶也帶不進來,當然更加帶不出去。

    不過爲了方便衆人,靈玉堂在入口之外有專門的臨時公共儲物間,而至於孟覺光這種迎新閣的管事師兄。由於每年都要來這裡幫忙監管新人的緣故,性質上相當於半個靈玉堂的工作人員,故而有着各自專門的私人工作間,平時既可以在這裡休息,也可以用來儲物。

    從孟覺光的角度來說,就算他來靈玉堂真帶了這麼多靈玉,那也必然是存放在他自己的私人工作間。

    “那也好啊。反正也就幾步路的距離,各位師兄弟如果有興趣的話,就請跟着一起見證一下吧。”林逸一眼就識破了孟覺光的意圖,當即朝衆人大聲道。

    在場衆人反正也要出去,既然都是順路的事情,自然也樂得看這個熱鬧,紛紛笑着應道。尤其是剛纔被孟覺光點到過卻不敢打賭的幾人,更是應得特別起勁,他們可是巴不得等着看孟覺光吃癟吐血呢!

    這個狡猾的混蛋!孟覺光暗暗罵了一句,畢竟這麼多人跟着看熱鬧。哪怕只是爲了顧忌影響,他也不好再想別的什麼手段來拖延應付了,只能老老實實地照做。

    孟覺光的私人工作間就在入口邊上不遠,在林逸幾人和一衆圍觀黨的監督下,孟覺光很快揣了靈玉出來。然而他剛要交付十五塊靈玉的時候,邊上的苦逼師兄忽然開口說了一句:“孟師兄,你這些應該都是好玉,不會拿廢玉出來唬弄我們吧?”

    孟覺光心中頓時一抖,還真就被苦逼給說中了,爲了避免大吐血,他這次還真是特意揣了一袋廢玉出來,只要蕭然和喬宏纔不當面驗證的話,他就可以跟之前矇騙林逸一樣矇混過關。

    至於這之後再被發現是廢玉,那他可就肆無忌憚了,完全可以說成是對方故意把好玉用成了廢玉來誣陷自己,到時候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只要輿論不是一邊倒,那他孟覺光可以完全不放在眼裡。

    本來好好的計劃,但是現在被苦逼這麼一提,這事情可就不好辦了,畢竟衆目睽睽之下真要是被當面驗證出來是廢玉的話,那他孟覺光一張臉可就丟盡了,名聲一旦臭掉,從此再也別想在三大閣擡起頭來!

    孟覺光不由得暗道失策,怎麼把苦逼給忘了呢?林逸那個二貨不懂得驗證靈玉,但是苦逼怎麼說都是經驗豐富!

    “怎麼可能?我作爲管事師兄,會做出這麼不要臉面的事情嗎,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孟覺光義正言辭地駁斥道,不過伸入懷中掏取靈玉的手卻是暗中抖了抖,換了另外一袋靈玉,得虧他事先考慮周全,額外準備了一袋好玉以備不測,要不然這下可真要丟臉丟大發了。

    在苦逼師兄的示意下,蕭然接過了孟覺光手上的這袋靈玉,並且讓喬宏才一起當面清點,完事之後對着才點了點頭,全是靈氣飽滿的好玉,十五塊,一塊不少。

    “孟師兄不愧是管事大師兄,一口唾沫一個釘子,真是我輩楷模啊。”林逸似笑非笑地看了孟覺光一眼。

    孟覺光不由咬牙切齒,林逸這表情落在他眼裡簡直要多可惡有多可惡,如果不是顧忌着影響,他都恨不得親自出手教訓林逸一頓,以泄心頭之恨!

    雖然說事實上贏了他十五塊靈玉的是蕭然和喬宏才,但孟覺光絕大數的仇恨值還是落在了林逸頭上,如果不是因爲林逸,就憑這兩個要實力沒實力、要背景沒背景的廢物能夠贏他這麼多靈玉?別說這倆屁也不是的新人,就算是苦逼這個管事師兄,在沒有林逸的時候又能折騰出什麼風浪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