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倆人到底要搞什麼鬼?”見孟覺光始終不懷好意看着自己,直覺告訴林逸,這幾個人必然又想了什麼辦法要坑自己。

    不過回頭一想,今兒是公開指導日,無論什麼事都繞不過去趙宏博這位青雲閣長老,且不說以孟覺光的層次根本勾搭不上,事實上就算是徐靈衝這位大少也不可能指使趙宏博去做什麼事情,更別提陷害林逸之類的齷齪事了。

    一來彼此實力地位完全不對等,趙宏博就算看在徐元正的面子上對徐靈衝另眼相待,那也僅限於長輩式的禮讓,絕無可能真的平起平坐,更不會屈尊降貴討好對方。

    二來地位越高,就越需要注意形象,退一萬步說,趙宏博就算真的聽了徐靈衝的話幫他對付林逸這個青雲閣自己的新人,也絕對不敢太過明目張膽。畢竟這話要是傳出去了,他這個青雲閣四長老可是會被無數青雲閣子弟的口水給淹沒的。

    想到這裡,林逸不由心安了幾分,不管徐靈衝、孟覺光這些人搞什麼小動作,只要自己順利提問並得到想要的答案,那麼一切都好說。

    然而讓林逸沒有想到的是,趙宏博進來的第一句話,就直接指向了自己:“誰是林逸?”

    林逸一愣,隨即在青雲閣衆新人驚詫的目光注視下,從容起身應道:“回四長老的話,弟子就是林逸。”

    趙宏博上下打量了林逸幾眼,隨即問道:“聽說你跟盧邊仁關係不錯?”

    以青雲閣四長老這種高高在上的身份。自然不可能關心盧邊仁區區一個迎新閣三閣主,更不可能知道林逸。這些話其實都孟覺光通過徐靈衝的口傳到他耳朵裡的,爲的就是方便藉此來做文章,整治林逸。

    事情發展遠遠出乎意料,不過林逸卻還是不慌不忙,點頭道:“不敢,盧閣主提攜後進罷了。”

    “好一個提攜後進!”趙宏博意味不明地哼了一聲,隨即道:“他既然這麼提攜後進,那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連面都不來露一個?真是不成體統!”

    衆人頓時面面相覷。趙宏博這位青雲閣四長老,一上來就如此毫不掩飾地點名批評盧邊仁,這事情要是傳出去,對於本就已經被迎新閣徹底邊緣化的盧邊仁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啊!

    不過真要說起來,盧邊仁這位青雲閣出身的迎新閣三閣主,連這種日子都不現身。這確實有點說不過去!要是有心人拿這事大做文章,盧邊仁事後被撤去迎新閣三閣主之位,那都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林逸和苦逼師兄無奈相視一眼,瞬間就知道盧邊仁被坑了,而且應該是被閣主胡云風、副閣主馮鬆甚至包括徐靈衝、孟覺光在內,被這一大撥人有意無意地給聯手坑了!

    盧邊仁現在駐守後崖。方圓三十里之內連個鬼影都見不到一個,而公開指導日這種事情雖然每年都有,但卻從來沒有定下明確日期,完全是看三閣長老的意願決定的,也就是說。如果胡云風和馮鬆不派人通知他,他根本就不知道今天是公開指導日!

    連今天是不是公開指導日都不知情。而日常沒有閣主胡云風的允許,盧邊仁又不能擅離職守,這種時候沒在這裡出現,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卻不料因此,竟會落下被趙宏博當衆責罵的把柄。

    “早知道的話,昨天應該給盧師兄傳個消息的!”苦逼師兄不由暗暗自責。

    他壓根就沒想到閣主胡云風這幫人如此過分,竟連公開指導日這麼重要的事情都不通知盧邊仁,而且昨天由於忙着替林逸幾個解圍,他也沒這個時間專門跑一趟後崖。

    不過若是提前知道青雲閣過來的長老是趙宏博的話,他說什麼也會去提醒盧邊仁一聲的,因爲這位四長老可是他和盧邊仁背後那位青雲閣靠山的對頭,一旦出了簍子被趙宏博針對那是可想而知的事情。

    只可惜,他一個小小管事,又怎麼可能提前知道這些長老們的安排呢?

    苦逼師兄這時候還只是想到盧邊仁被人坑了,但林逸卻想得比他更遠,林逸已經料到,盧邊仁被坑只是一個引子,自己也肯定會受到牽連。

    果然,趙宏博下一句話就把他的意圖展露無遺:“你既然跟盧邊仁關係不錯,那就辛苦你跑一趟,去把他叫過來吧,免得白白讓其他兩閣的長老看了咱們青雲閣的笑話!”

    果然如此!林逸心中不由一聲冷笑,趙宏博這話雖然聽着合情合理,也絲毫沒有針對和爲難自己的意思,但要知道,今天可是十分難得的公開指導日啊,一旦錯過了,這輩子都未必有機會能補回來。

    而盧邊仁如今遠在三十里之外的後崖,就算中間沒有任何耽擱,一來一回也至少要大半個時辰的工夫,等到林逸把盧邊仁找過來的時候,很有可能這邊所有新人都已經提完問題,答疑結束了。

    見林逸沉吟不語,趙宏博不由微微皺了皺眉道:“怎麼?讓你跑個腿去叫一聲盧邊仁都不願意?現在青雲閣的新人難道都已經是這個素質了嗎?”

    孟覺光見狀適時插嘴道:“回四長老,這個林逸是世俗界上來的新人,一向桀驁不馴,不知道規矩,都怪我這個管事師兄管教不力,請四長老責罰!”

    “原來是世俗界上來的,難怪如此。”趙宏博雖然面上沒什麼表現,但話裡話外的不滿顯而易見。

    天階島本土高手對於世俗界上來的修煉者,態度基本分爲兩派,一派是兼容,一派是排斥,而這位四長老顯然屬於後者,而且是其中的激進派,主張封殺一切世俗界高手。而這,也正是導致他跟盧邊仁那位後臺靠山對立的關鍵原因。

    趙宏博轉頭看向孟覺光道:“你就是孟覺光?我聽宇兒提起過你,說你辦事很盡心,不錯,不過有些新人朽木不可雕,必要的時候還是可以用些手段的,總不能出去丟了我們青雲閣的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