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苦逼師兄長嘆一口氣,造成他們如今尷尬處境的源頭,並不是他們沒有靠山,而是他們的靠山出去了,而且一去就是杳無音訊!

    見他如此沮喪,盧邊仁反而笑着安慰道:“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就算趙長老要針對我,也頂多把我從這名存實亡的迎新閣三閣主之位挪開而已,畢竟咱們那位只是暫時出去執行任務,並不是永遠不回來了,他不敢做得太過分的。何況對於現在的我來說,換一個環境,也許別有洞天呢,這未必就一定是壞事!”

    既然連盧邊仁自己都這麼說了,苦逼師兄和林逸幾人自然不好再說什麼,只得點了點頭。

    盧邊仁頓了頓道:“其實我如果被調走,林師弟這邊我不擔心,蕭師弟和喬師弟雖然是第一次見,但看得出來也都是穩重踏實之人,所以也不擔心,我唯一擔心的人,其實是苦師弟你啊!”

    “我?擔心我什麼?”苦逼師兄詫異道,論能力論心性,他雖然自認比不過林逸,但比起蕭然和喬宏才這倆人,總不至於差多少吧,畢竟怎麼說也是一個有着築基初期實力的管事師兄啊!

    盧邊仁搖了搖頭,語重心長道:“我如果被調走,從咱們青雲閣內部再調來一人做三閣主的話,那倒其實都還好,但是,如果孟覺光那邊想爭這個位置呢,你怎麼辦?”

    “這……”苦逼師兄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孟覺光如今只是一個管事師兄,就已經明裡暗裡各種針對自己這些人。尤其是林逸被針對得最慘,到時候如果讓他坐上三閣主的位置。那豈不是更加變本加厲?到時候還能活嗎?

    “苦師弟,你脾性溫和爲人寬厚,這是我最欣賞你的一點,但在某些時候,這也是你最大的弱點。”盧邊仁正色道:“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哪怕是爲了在場這幾個師弟,你也必須站出來跟孟覺光爭上一爭,就算最後輸了。也絕對不能讓他看輕你,至少不能讓他肆無忌憚爲所欲爲!”

    如果沒有盧邊仁這番話,真到面對那種處境的時候,按照苦逼師兄一貫的風格幾乎毫不意外就會退縮,但是現在,他已經至少明白了一點,一旦自己退縮。連帶着身後的林逸等人,也都會一起萬劫不復!

    “我知道了,盧師兄放心,我會照顧好幾位師弟的。”苦逼師兄重重點頭道。

    “好!”盧邊仁拍了拍苦逼師兄的肩膀,隨即轉向林逸道:“林師弟,你如今處境雖然尷尬。但我並不擔心,當初章力鉅大師初登咱們天階島北島的時候,也同樣是四面樹敵處境艱難,但是這些對手,最終卻成就了丹神醫聖的赫赫威名。所以,我期待着你的表現。”

    “那就請盧師兄拭目以待。”林逸微微一笑。盡顯自信從容。

    之後,盧邊仁一反常態地又絮絮叨叨跟幾人說了許多,他已經預感到自己留在迎新閣的日子不多了,這種時候能多給一些指點,對於林逸幾人來說,日後面對孟覺光這些人的時候,也許就能多一分底氣,這也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告別了盧邊仁和苦逼師兄,林逸三人結伴返回洞府,蕭然和喬宏才二人跟林逸說了一聲之後,便迫不及待地回到各自洞府開始修煉。

    他二人昨天剛從孟覺光手裡贏來十五塊靈玉,而今天又聽了趙宏博的指點,此時對於修煉的熱情正高着呢,趁着這個勢頭努力上幾個月,說不定就能築基成功了。

    憑良心說,趙宏博這人雖然有點不夠器量,但畢竟是青雲閣四長老,無論實力還是見識,都是北島所有修煉者中拔尖的存在,聽他一席課,那可真的是勝讀十年書啊。

    對於林逸錯過這次聆聽其他人問答的機會,苦逼師兄和蕭然二人都是很替他惋惜的,所以一路回來,這幾人你一言我一語,幾乎將趙宏博對青雲閣新人的指點全部複述了一遍。

    林逸聽了之後雖然有所收穫,不過倒也沒有什麼醍醐灌頂的感覺,畢竟這些新人都是天階大圓滿以下,問的問題也大多跟如何衝擊築基期相關,而林逸自己早已是築基初期高手,這些指點對他而言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大用處,只能從理念上吸取一些經驗心得作爲日後修煉的借鑑而已。

    目送蕭然二人離去,林逸轉身正要進自己洞府,卻突然被一人叫住,轉頭一看,那人竟是李政明。

    這傢伙找我幹嘛?

    林逸心中暗暗詫異,李政明這人在他看來其實頗有些怪異,刻意隱藏實力不說,明明是除了孟同之外第一個主動投靠孟覺光的人,照理來說應該非常狗腿纔對,然而從他之前的表現看來,這人非但不狗腿,反而表現得十分低調,很多時候甚至都讓人想不起來有這麼個傢伙,這可就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了。

    “林逸兄弟,我有點事情要找你,不知方不方便?”李政明的表情陰晴不定,看起來似乎有些糾結。

    “什麼事?”林逸停住了腳步,細想起來李政明並沒有多少得罪自己的地方,就算上次在七號礦區佔據了自己之前的礦點,那也肯定是受了孟覺光的吩咐,何況從結果來說還是反過來幫了自己一個大忙呢,並沒有什麼好記恨的地方。

    李政明猶豫了一下,道:“能不能進你洞府說?”

    “也行。”林逸非常爽快地答應了,洞府對於修煉者來說其實是非常隱秘的私人空間,裡面存放的東西說不定會暴露出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林逸東西全部都堆在玉佩空間之內,自然沒有這方面的顧慮。

    兩人走進洞府之後,李政明這纔開口道:“我這次來其實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能跟你換幾塊靈玉。”

    “換靈玉?”林逸微微一愣,面上表現得非常詫異,心中卻是暗喜。

    有了之前的經驗,林逸瞬間就已經認定這次的幕後推手肯定又是孟覺光,而且這必然又是給自己設的一個坑,一個廢玉換好玉的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