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要是林逸這個傻-逼手上有很多好玉,那可就爽了!”孟同忍不住心生期待。

    好逸惡勞,這是與生俱來的天性,相比起每天辛辛苦苦窩在礦區挖礦,從孟覺光手上拿幾塊廢玉去換林逸的好玉,這種事情顯然更加符合他的心意。

    其實孟同現在都開始有些後悔了,後悔當初怎麼會那麼大嘴巴,把林逸這傻-逼分不清好玉廢玉的事情給說漏嘴,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是蠢透了!

    如果當初沒有說漏嘴的話,那其他新人就不會知道可以拿廢玉去找林逸這個傻-逼換好玉,這樣的話,林逸手裡的那些好玉豈不都是自己的了?

    那可是足足十五塊好玉啊,就算在七號礦區辛辛苦苦幹滿三個月,也賺不到這十五塊的一半啊!如果那樣的話,自己哪還用這麼苦逼地天天往礦區鑽啊,都可以躺在洞府裡數靈玉玩了!

    但是這種好事也只能腦子裡想想罷了,孟同就算腦子再不靈光,也知道如果那樣的話,最後從林逸手上換來的好玉多半還是得落在孟覺光手裡,自己頂多能跟着喝點稀湯就不錯了。

    唉聲嘆氣一陣之後,孟同只得繼續跟往常一樣去礦區報到,然而等他穿過長長的地下走廊,正準備進入礦區的時候,卻突然停住了腳步。

    “什麼玩意?”孟同不由四處張望,剛纔一瞬之間,他分明瞥到一個黑白相間的影子從他眼前竄過,動作相當迅捷。

    如果換做普通人也許還反應不過來。但孟同怎麼說也是一個天階大圓滿高手,雖然沒具體看清什麼模樣。但他已經能夠肯定,剛剛從他眼前竄過的這個影子,必然是一隻靈獸。

    “靈獸啊!那肉可比普通野獸的肉要可口多了!”一想到這個,孟同忍不住狂咽口水。

    照理來說,實力到達天階高手這個層次,已經可以完全辟穀,通過日常修煉攝取天地靈氣,就已經遠遠能夠滿足自身所需。不需要再通過攝取食物來補充能量。

    但是,這並不意味着所有天階以上的高手就完全不吃東西了,事實上出於以往養成的習慣,絕大數修煉者時不時還是會吃一點東西,當然他們這時候吃東西就不再是必須,而純粹就是爲了解饞了。

    就拿孟同來說,他早在數年以前就已經是天階高手可以辟穀。但他依然保持着每天吃各種珍饈美味的習慣,甚至還隔三差五就要出去獵殺幾隻難得一見的野獸打打牙祭。

    而在他的經驗看來,再難得一見的野獸,這肉的滋味跟靈獸比起來卻還是要差上一大截。

    要知道靈獸那可相當於是野獸之中的修煉者,哪怕是最弱最低階的,那也是天地靈氣蘊育的精華存在。它們的肉不僅遠比普通野獸更加美味可口。更關鍵是蘊藏靈氣,就算是對於修煉者來說也是難得的滋補之物,其功效不說堪比丹藥,卻也差得不多了。

    孟同在還沒來迎新閣之前,曾經沒少拿北島深山老林裡邊的靈獸打牙祭。當然都是比較弱小的黃階甚至無階靈獸,一來捕獲起來不會太費力。二來也不至於鬧出太大動靜引來其他人關注,這一點至關重要。

    天階島不同於世俗界,在世俗界只要有實力,隨便怎麼獵殺靈獸都行,但是在這天階島卻不行,哪怕是獵殺再弱小的靈獸,這種事情一旦曝光,那都將是一個天大的麻煩。

    原因無他,在這天階島上,靈獸跟人類一樣也是修煉者,甚至實力強大之後也都可以化成人形,在追求天道的路上,大家彼此之間是平起平坐的。

    天階島南島,便是衆所周知的靈獸之島,這上面聚集了實力強大的靈獸一族,其勢力之大實力之強,絲毫不在任何一方人類宗門之下。

    靈獸一族發佈的檄文之上說得清清楚楚,天階島上任何人若是膽敢獵殺靈獸,都將被視爲整個靈獸一族的敵人,不死不休。而這一份檄文,在靈獸一族的不懈努力之下,得到了中島之上數個頂級宗門的認可。

    如此一來,不僅是天階島南島上的靈獸,就連分佈在其他島嶼上靈獸的生命,也都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

    但是,靈獸一族的真正勢力範圍,歸根結底也就侷限於天階島南島,其他地方的人類高手雖然在公衆場合會有所忌諱,但在私下裡卻未必就會真正把這份檄文當一回事。

    就像孟同這種習慣了打牙祭的修煉者,人前他絕對不會濫殺任何一頭靈獸,但是背後私底下,被他吃進嘴裡的弱小靈獸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反正只要不被人發現舉報就行,吃幹抹淨,人不知,鬼不覺。

    “不知道會是什麼靈獸呢!”孟同雙眼放光,當即就轉頭開始四處搜尋起剛纔那個影子。

    如今來迎新閣已經二十多天,礙於周圍環境,他可是一口肉都沒能吃上,憋了這麼多天,嘴巴早已經淡出鳥毛來了,這時候有靈獸主動送上門來,哪還有平白放過的道理。

    靈玉堂內外都是守衛森嚴,但是唯獨礦區入口之前的走廊通道這一帶,卻沒有安插什麼守衛。

    這倒是方便了孟同,畢竟如果到處都是守衛的話,他也不好明目張膽地去捕捉靈獸,要不然非得被當成可疑人物抓起來不可。

    然而孟同循着走廊四處搜尋了一圈,卻愣是沒找到剛纔那隻靈獸的影子,直至他最終打算放棄,悻悻地回到礦區的時候,卻在大門之前再度發現了那個黑白相間的身影。

    “圈圈熊?”看着前面那個鬼鬼祟祟想要溜進大門的幼小身影,孟同眼睛頓時瞪圓了。

    直立起來還不到半人高,圓乎乎的腦袋,胖滾滾的身軀,通體上下長着一身乳白茸毛,唯獨眼睛、耳朵還有胸口那一圈毛色卻是黝黑,這分明就是一隻圈圈熊幼崽。

    當然,這也不能說是純粹的幼崽,如果單從年齡來說這頭圈圈熊至少也已經有十幾歲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