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然而沒等他說完,孟覺光劈頭蓋臉一巴掌就扇了過來,一邊揍一邊罵道:“你纔是傻-逼啊!你特麼自己要找死就去找死,幹嘛跑我房間來啊!你這個蠢貨知道這傢伙什麼背景麼,連它你都想吃,你丫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寫啊……”

    “呃……九表哥你有話好說,別、別打我啊!”孟同頓時蒙圈了,被孟覺光滿屋子追着打,差點沒被揍出內傷來。

    片刻之後,看着孟同被自己揍成豬頭三的慘象,孟覺光這才稍微消了消氣,看着趴在地上的卷卷熊幼崽,沒好氣地罵道:“得虧我回來得還算及時,要不然這小東西真要被你弄死了,你跟我都非得暴屍山野不可,一個都不得好死!”

    “這……沒那麼誇張吧?不就是一隻卷卷熊幼崽而已嗎?”孟同一副苦兮兮的模樣看着孟覺光道。

    “還一隻卷卷熊幼崽而已?”孟覺光頓時氣炸了,怒道:“我早晚得被你這個蠢貨連累死!你丫知道它的主人是誰嗎?它的主人叫上官嵐兒!”

    “上官嵐兒?那是誰啊?”孟同還是一頭霧水。

    孟覺光用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看着他,心有餘悸地嘆了口氣,道:“上官嵐兒你不知道,那她的爺爺上官天華,你應該知道了吧!”

    “沖天閣閣主上官天華!”孟同瞬間嚇尿了。

    不同於林逸這些普通草根新人,孟同因爲跟孟覺光關係親近的緣故。沒少聽孟覺光說這些上層人物的名字,而這沖天閣閣主上官天華。那可是整個北島排名前三的頂級大佬啊。

    “這、這東西原來是上官天華孫女的靈寵?!”

    想通了這個關節,孟同立馬覺得人生一片灰暗,自己生命馬上就要走到盡頭了,連沖天閣閣主親孫女的靈寵都想吃,就算找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法啊!

    “你以爲呢?你這個蠢貨也不動腦子想想,如果這東西沒有這種背景,如果不是守衛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它這點實力能夠溜進靈玉堂來?你當所有人都跟你一樣是傻-逼啊!”孟覺光沒好氣地翻着白眼道。

    如果不是念在這傢伙是自己親戚的份上。孟覺光甚至都有心把孟同抓起來投案了,這種事情一旦被上官嵐兒這個沖天閣閣主的掌上明珠知道,到時候死都不知道該怎麼死啊!

    “那、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孟同臉色慘白地結結巴巴道。

    “得虧這東西還沒被你弄死,你剛纔不說它是自己撞暈的麼,那應該沒受什麼傷,咱們就把它扔出去,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孟覺光深吸一口氣道。

    結果孟同把頭埋得更低了。弱弱道:“它本來是沒受什麼傷,但是中途醒來想要逃跑,然後就被我踹了一腳……”

    “臥槽!”孟覺光頓時無語了,等檢查了一番小傢伙此刻的微弱氣息之後,這下簡直連把孟同宰掉的心都有了!

    這都什麼豬隊友啊!

    孟覺光不死心地往卷卷熊幼崽胸口摁了摁,結果這小傢伙直接就開始口吐白沫。一驚之下火氣頓時更大了:“你特麼有病是不是啊!對付這麼個小東西,用得着下這種死手麼!”

    “這、這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沒用多大力氣,只是這麼輕輕一踹,誰知道它一隻靈獸會弱成這副逼樣啊……”孟同一臉無辜地撓着頭道。

    其實他剛纔這一腳還是挺重的。生怕這小東西繼續吵鬧叫喚,將外面什麼人給吸引過來。那樣麻煩可就大了。結果這下倒好,這一腳下去,現在麻煩倒是更大了!

    看着卷卷熊幼崽胸口那個鮮明的腳掌印,饒是孟同自己也不由瘮得慌,眼珠子一轉忙道:“要不還是把它扔出去吧,反正也沒人知道是我踹的!”

    “你自己白癡!就以爲別人跟你一樣也都是白癡是吧!”

    孟覺光聞言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鄙視道:“人家發現這個腳印之後,難道就不會找人比對?我告訴你,以上官大小姐的個性,就算把靈玉堂上上下下翻個底朝天,也一定會把害死她靈寵的兇手給找出來,到時候就等着死吧!”

    “那我們可怎麼辦啊?”孟同被這話嚇得欲哭無淚,不知所措道:“要不咱們偷偷把它丟出去?荒郊野嶺應該沒人能找到了吧?”

    本來直接按着原來的想法將這小東西吃掉,那倒還會是一個比較靠譜的辦法,畢竟活不見熊死不見屍,人家就算想查也未必能查到孟同的頭上。

    但是現在知道了這小東西的恐怖背景之後,孟同哪還敢生出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啊,別說吃掉,這時候就連多看一眼都覺得心驚肉跳,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有多遠扔多遠,最好扔出去十萬八千里,這輩子都別再見到!

    孟覺光滿臉不可救藥地看了他一眼:“扔到荒郊野嶺?你以爲這樣就能逃得掉?人家上官大小姐隨便一句話就能發動數百上千個高手,就算將整個天階島北島搜一遍那都是輕而易舉,何況你怎麼知道人家沒有尋找靈寵的特殊辦法?”

    “那怎麼辦啊?它胸口這腳印一時半會也弄不掉,咱們也沒法嫁禍給別人啊?九表哥你可千萬不能見死不救啊!”孟同哭喪着臉道。

    他這次是真被嚇尿了,如果能逃過這一劫,估計一輩子都會留下心理陰影,再也不敢吃靈獸了。

    “栽贓嫁禍?”孟覺光聽了這話卻是眼睛一亮,一拍大腿道:“這倒是一個辦法!”

    “這、這能行嗎?”孟同將信將疑道:“九表哥,我腳下這鞋可是迎新閣統一發的,人家隨便拿鞋印比對一下,就知道是迎新閣新人乾的啊,到時候把所有新人叫出來比對,不還是逃不過去麼?”

    “說你蠢貨真是一點都不糟踐你!”孟覺光沒好氣地賞了孟同一記暴慄,分析道:“上官大小姐就算通過鞋印知道是迎新閣新人乾的,但是新人那麼多,跟你鞋碼差不多的又不是沒有,只要給她營造一個先入爲主的假象,到時候誰還會懷疑到你頭上來啊?真是蠢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