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看來是有效啊。”林逸不由鬆了一口氣,他還生怕自己的真氣對它無效,雖然以前在世俗界的時候沒少用真氣給人和靈獸療傷,但誰知道這天階島的本土靈獸會不會體質特異一些,不過現在看來倒是還好。

    持續不斷給卷卷熊幼崽灌輸真氣修復着它的傷勢,小傢伙的氣色明顯開始逐漸轉好,一炷香工夫之後,其眼珠開始滴溜溜亂轉,已經恢復了以往的靈動,捧着圓乎乎的腦袋好奇地看着林逸。

    這小傢伙長得倒是挺可愛,應該很招女孩子喜歡!

    林逸看着它這副模樣呵呵一笑,見它精神已經恢復了,也就意味着傷勢已經去得差不多了,當即就要把手從其身上收回。

    不料這小傢伙見林逸停止給自己灌輸真氣,頓時急得“嗚嗚”直叫,忙不迭用它那兩隻肉呼呼的小熊掌抱住林逸的手,一定要讓他繼續摁在自己胸口,死活不肯放開。

    “你想我繼續給你輸真氣?”林逸頓時哭笑不得。

    “嗚嗚嗚嗚!”小傢伙竟然好似聽懂了林逸的話,連連點頭。

    林逸對此倒是見怪不怪,畢竟躺在他玉佩空間裡面沉睡的天雷豬,不僅能夠聽懂人話,還能寫字跟人交流呢。怎麼說是靈獸嘛,靈智總歸要比普通野獸高很多的,很多都不在人類之下。

    見小傢伙抱着自己手臂死活不肯放手,林逸只得無奈地順了它的心意。出現這種現象倒不是不能理解,估計是小傢伙覺得林逸給它體內灌輸真氣的時候特別舒服吧。

    “小傢伙你是怎麼進來的?”見它精神大好。林逸一邊繼續灌輸真氣哄着它玩,一邊開口問道。

    “嗚嗚?”小傢伙卻是一臉迷茫,捧着腦袋迷糊了半天之後,纔對着林逸搖了搖頭。

    “你自己也不知道?”林逸愣了愣,不過回頭一想它剛纔奄奄一息的樣子也就瞭然了,那種狀態下就算醒着,對外界發生的事情也已經很麻木了吧。

    林逸隨即又問道:“那你胸口這鞋印是被誰踹的?”

    他從一開始就已經注意到這個鞋印,不出意外的話。這一腳應該就是導致小傢伙重傷的根源。而從小傢伙胸口這個特殊的鞋印上,稍微一比對就可以推斷出來,踹這小傢伙的元兇應該就是迎新閣的新人,而且關鍵是,這鞋碼跟自己似乎差不多大。

    加上明明洞府禁咒還在,這小傢伙卻莫名其妙出現在自己這洞府之中,這一切種種加在一起。如果林逸還推斷不出來有人在蓄意給自己下套的話,那他未免也太過遲鈍了!

    “嗚嗚?”小傢伙想了想,鬆開林逸的手,跑到一旁做出一副咬牙切齒的兇惡模樣,然後又跳到對面,學着當初孟同踹它的模樣“嗚”的一聲來了一記飛腳。然後它又跳到原來自己的位置,一路後退退到牆根,這才跌坐在地上。

    “呃……”林逸見狀頓時無語了,這小傢伙倒是做了很逼真的現場還原,但問題是。這樣還是不知道是誰踹的它啊。

    “那你會寫字麼?”林逸抱着最後一絲希望問道,如果這小傢伙跟天雷豬一樣會寫字的話。應該能夠解答自己這些疑惑。

    “嗚嗚嗚嗚!”小傢伙立馬把頭搖成了撥浪鼓,當初它主人上官嵐兒倒是想讓它學來着,可惜它自己死活不肯,它這年紀玩還來不及呢,怎麼可能把時間浪費在學寫字上面!

    “好吧。”林逸無奈地搖了搖頭,放棄了從它嘴裡問出元兇的打算,不過就算如此,他也基本上能夠推斷出來,這次事情八成跟孟覺光有關係。

    原因很簡單,迎新閣上下有這能力破開洞府禁咒又重新原樣補好的,那至少也得是管事師兄級別,而其他兩閣的管事師兄跟林逸無冤無仇,剩下來最可疑的對象,那就只能是孟覺光了。

    不過林逸現在還沒想明白的是,費這麼大勁把這隻重傷的小傢伙扔到自己洞府裡來,這有什麼用呢?難不成這小傢伙的主人很強大,這樣栽贓嫁禍之後,自己就會大難臨頭?

    而就在林逸哄着小傢伙玩的時候,在靈玉堂久候的孟覺光,終於如願以償地等來了上官嵐兒,這位傳說中沖天閣閣主的親孫女,在整個天階島北島都如小公主一般的尊貴存在。

    少女面容如畫中絕色精緻無暇,一襲白裙襯托,更顯氣質清新脫俗,宛若遊走在人間的仙子,一顰一笑,儘可動人心絃,而這清純美態之中,又帶着一絲難得的少女嬌憨,這就是北島小公主,上官嵐兒。

    在外人面前,上官嵐兒給人的印象一向是清純乖巧,但熟悉她的人卻知道,這只是表象,這妹子真要着急了可也是會齜牙的。

    如果換做往常,上官嵐兒無論走到那裡,那必然都是前呼後擁,衆星捧月,但是這一次她來靈玉堂卻是隻身一人,原因麼自然是她這隻靈寵經常跑來靈玉堂偷吃靈玉的事情,傳揚出去實在不太好聽,就算她不爲自己考慮,至少也要顧忌一下祖父上官天華的形象。

    按照以往的經驗,就算被卷卷熊幼崽溜進了偌大的礦區,畢竟前前後後有這麼多守衛盯着,上官嵐兒稍微找人打聽一句就能找到,所以她並不擔心,但是這一次不一樣。

    外面很多守衛都說見到卷卷熊幼崽溜進來了,但問題是,駐守在礦區裡面的守衛,卻一個都沒見過它的身影。

    這事情可就詭異了,外面的人見到了,裡面的人卻沒見到,而找遍靈玉堂中間這片過道走廊,也死活找不到小傢伙的身影,這總不能人間蒸發了吧?

    上官嵐兒這下是真的着急了,這可是陪伴了她十幾年的靈寵啊,幾乎從一出生就跟她在一起了,快樂的時候一起歡笑,痛苦的時候一起悲傷,她跟卷卷熊幼崽之間的羈絆普通人是根本無法體會的。

    上官嵐兒雖然貴爲天階北島第一公主,衆星捧月高貴無比,但是卻沒有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