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拿出地圖看了看,決定破例一回連夜趕路,必須趕在孟同這些人前面,到達返回後山殿的必經之路上。

    蕭然和喬宏才二人如今的處境,無非就是兩種,要麼藥草都被搶了,要麼藥草還沒有被搶走,依舊在逃跑的路上。

    而無論哪一種結果,明天他二人和孟同這些人,都必然要在午時之前返回後山殿,要不然按照後山殿那位光頭長老的話來說,無論是誰,下場都必然會死得很慘!

    這就簡單了,林逸只要趕在所有人之前守住必經之路,是先遇到蕭然和喬宏才也好,還是先遇上孟同這些人也罷,都足可解決問題。

    只要擁有了強大的實力,再複雜的難題,都可以迎刃而解。

    想到就做,眼見天色愈發變黑,林逸將天雷豬收進玉佩空間之後,便立馬出發。

    之前就已說過,在這後山,哪怕是在這危險程度最低的外圍區域,哪怕是對於林逸這樣一個築基初期高手來說,夜晚行動那都是極爲危險的。

    因爲不僅感知被會削弱,容易迷路不說,還很容易撞上白天見不到的強大靈獸。要知道出於天性,很多靈獸都是夜間纔會出來活動覓食的。

    簡單來說,面對同樣一頭築基初期的靈獸,如果說林逸在白天時候尚還有五成把握的話,那麼到了晚上,連三成把握都未必能有。

    不管修煉者實力再怎麼強大,從始至終都無法改變的一點是,人類終究不是夜行生物。黑夜,從來都是站在人類對立面的。

    所幸,今夜的月光還算明亮,林逸倒不至於半途中迷失方向。

    一路疾行,途中與好幾頭強大靈獸擦肩而過,其中甚至還有堪比九尾穿雲豹的危險存在。不過最終都被林逸有驚無險地全數避開。

    當然,就算避不開也沒什麼問題,玉佩空間之中可還鎮守着鬼東西這尊靈獸大神呢,嚇跑這些實力不過築基初期的靈獸那豈不是分分鐘的事情麼?

    足足疾行了一整夜,終於在天色轉亮的時候,林逸成功趕到了目的地。

    他此刻所在的地點,距離後山殿只有不到二十里的路程,是後山外圍難得一見的空曠地,原因就在於,這裡長了一棵足有三十丈高的古樹。

    在周圍一片最高才不過十丈的密林之中。這一棵古樹可謂鶴立雞羣,其龐大的樹冠擋住了大片陽光,下方自然而然也就長不出什麼東西來了,因此顯得頗爲空曠。

    站在樹冠之上,絕佳的視野便意味着可以完美監視四周的一切,而這剛好處在返回後山殿的一條必經之路上。其他沖天閣、玄機閣的新人什麼動向,林逸這邊無法掌握,但是至少被投放在這個方向的青雲閣新人,別想從他眼皮底下溜過去。

    站在林逸這個高度往下探察。一兩個人如果行動隱蔽一點的話,也許還有遺漏過去的可能,但如果孟同這些人是集體行動的話,那是絕無可能的。

    駐守了小半個時辰之後。果然不出林逸所料,底下不遠處窸窸窣窣傳來一陣密集的騷動,連帶着驚起成片的弱小飛禽。

    有人在快速接近,而且人數還不少!

    林逸凝神觀察了一番。嘴角隨即掀起了一個玩味的弧度。從這動靜判斷,那些人似乎正好是朝着自己來的!

    “蕭兄你先走,我給你殿後!反正我身上的藥草也已經被搶光了。他們奈何不了我的!”喬宏才緊跟着蕭然在林間穿梭,面帶焦急地提議道。

    跟一上來就被投放到後山外圍最危險區域的林逸不一樣,蕭然和喬宏才的初始投放點並沒有受到特殊照顧,開始時候兩人都還算比較順利,採集到了不少藥草,但問題也正出在這裡。

    他倆的投放點跟其他新人相距並不算遠,僅僅一天之後,他二人便自然而然地與其他新人不期而遇,隨即便毫不意外地被孟同這些人給盯上了。

    就在他二人各自前往三溪口打算與林逸會合的途中,喬宏才率先受到伏擊,以他的實力根本對付不了人多勢衆的孟同一夥,辛苦採集的藥草全部被搶走不說,本人還受了不輕的傷。

    若不是之前光頭長老再三警告不準鬧出人命,只怕他這一次會成爲試煉過程中,第一個死於非命的新人。

    而在伏擊成功並狠狠奚落了喬宏才一通之後,孟同一夥轉而去對付蕭然,卻不料被尾隨着他們的喬宏才先一步找到了蕭然,使得孟同一夥的伏擊計劃落空,並被二人順利突圍。

    正如林逸之前推測的,他二人不想連累林逸,便決定放棄前往三溪口,轉而全力向後山殿方向逃跑,只要能夠在被孟同一夥追上之間逃到後山殿,那麼就算試煉結束,孟同一夥也就無法再搶奪蕭然的藥草了。

    於是纔有了現在這一幕,二人在前面狂奔,而在身後十數丈的地方,則追趕着孟同一夥。

    喬宏才本來就受了傷,而之前在突圍的時候,蕭然也已經消耗了大量的真氣,再經過這一段時間的全力狂奔,眼看就要真氣枯竭。照這麼下去,只怕還沒跑到後山殿,他二人就要先一步倒下了。

    這種時候,喬宏才提出這個建議,明顯是打着光腳不怕穿鞋的主意。反正他已經沒有藥草了,而孟同一夥又不敢直接打死他,能拖上一會是一會,總比兩人一起倒下強。

    不料,蕭然卻是喘着粗氣否決道:“不行!他們雖然不敢直接殺了你,但你這麼壞他們事,惱羞成怒之下搞不好就會把你打殘,廢掉你一身修爲,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聽了蕭然這話,喬宏才頓時一驚,心中一陣後怕。

    是啊,試煉雖然規定不許殺人,但卻沒有規定說不能把人廢掉啊,自己真要是被廢掉一身修爲,從此成爲一個廢人,那才真是生不如死呢!

    “那怎麼辦?繼續這麼跑下去,都不用他們動手,咱們自己就把自己給耗死了!”喬宏才着急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