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己有十二個天階大圓滿高手,而對方此刻有戰鬥力的,卻只剩林逸一個,孟同有足夠他囂張的本錢。

    就算林逸再能打,他難道還能一挑十二個同級高手?扯淡吧!

    林逸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今天你不就見到了?不過到底誰是蠢貨,這就很難說了。”

    “哼,死鴨子嘴硬,待會有你哭的時候!”

    孟同冷笑一聲,隨即轉向衆新人道:“怎麼對付這個送上門來的蠢貨,應該不用本大爺再跟你們廢話了吧!只要連他身上的藥材一起搶到手,本次試煉別說前三,就算前十也都是我們包圓了!一句話,接下來只要誰表現好,本大爺就力保他進前三,築基丹唾手可得!”

    話音落下,衆新人的眼神頓時亮了!

    如果說林逸沒有主動送上門來,那麼除了孟同這個鐵定的試煉第一之外,剩下兩個前三的位置很可能被林逸搶走一個,畢竟這傢伙的實力確實不容小覷,而且由於沒有受到任何干擾,他有足夠的時間採集靈藥獲取積分!

    而除此之外,衆新人之中還有李政明這個強大的競爭者,其他新人就算想要爭取前三的築基丹獎勵,也是難度很大。

    但是,現在林逸這蠢貨竟然自己送上門來,這情況可就大不一樣了。有了孟同這一句承諾,接下來聯手對付他的時候只要賣力一點,前三大有希望啊!

    看着躍躍欲試的一衆新人。林逸有些詫異地看了孟同一眼,看來這傢伙也不是太蠢啊。剛纔能夠察覺到危險就立馬果斷選擇認慫,而今又幾句話就調動起衆新人的戰意,挺有一套的嘛!

    “拳腳無眼,如果大家一起圍攻而一不小心把裝逼新人打死了,想必後山殿的那些長老也不會怪罪我們吧!”孟同饒有深意地說道。

    這麼一來,本來還有點顧忌的新人們頓時解開了最後的枷鎖,爲了爭取前三的築基丹獎勵,他們接下來就算是十二對一的圍攻。也必然會全力以赴!

    孟同頓時滿意地笑了,十二個天階大圓滿高手的全力圍攻,別說林逸,就算史上最牛逼的天階大圓滿高手,也絕對沒有幸存下來的可能!

    而最關鍵的是,因爲蕭然和喬宏才這兩個累贅的緣故,出於那點可笑的道義。林逸甚至連逃都不能逃!

    今天,就是林逸的死期!

    林逸緩緩掃了衆人一圈,眼見衆人虎視眈眈越圍越攏,臉上卻絲毫沒有他們想象中那般恐懼的神色,反而面帶戲謔地笑了笑:“我說你們,搞清楚你們的對手是誰了麼?”

    “哈?不就是一個世俗界的鄉巴佬麼?都已經死到臨頭了。裝逼新人又想說什麼大話來擾亂人心呢?哈哈哈!”孟同狂笑不已,其他新人也都是無動於衷,此刻在他們眼裡,林逸根本就不是什麼威脅,而是大把大把的積分!

    “看來都被自己的雙眼矇蔽住了呢。真是一羣可悲的傢伙。”林逸冷笑了一聲,隨即神色一肅。一股強大的氣勢毫無保留地從其身上洶涌而出。

    一瞬之間,全場所有人臉色俱都刷地一變,看向林逸的目光,每一個都帶着難以置信和駭然!

    這種近乎實質化的強大氣勢,根本不是天階高手能夠擁有,就算天階大圓滿高手也遠遠不夠,而只能是更上一層的存在,築基期高手!

    “我靠!這傢伙什麼時候變成築基初期高手了!”孟同心中狂震,每天跟孟覺光待在一塊,這種氣勢意味着什麼級別他可是一清二楚,如果不是實力到了這個級別,根本連裝都不可能裝出來的!

    不僅是他,其他諸如李政明一衆新人,驚嚇之下也都不自覺後退了數步,一個個面面相覷,不可置信。

    他們十二個人,圍攻一個天階大圓滿高手那是板上釘釘,但若面對的是築基初期高手,尤其對方還是林逸這等強勢人物,那形勢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築基初期和天階大圓滿,雖然看起來只有一線之隔,但卻是完全兩個不同的領域,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在修煉界看來,築基初期高手已經算是初窺門徑,而天階大圓滿高手,雖然聽起來也很牛逼,但說到底卻還只是一個備選修煉者,天階島上絕大數正牌宗門最起碼的弟子收納標準,就是築基初期以上。至於所謂的天階大圓滿高手,他們根本連看都懶得多看一眼。

    如果說在天階之下還有越級挑戰一說的話,那麼天階大圓滿和築基初期之間,根本就不存在這種可能,簡單地說,就算是最弱的築基初期高手,也絕對能碾壓史上最強的天階大圓滿高手。

    這兩者之間,完全是質的區別。

    就算他們人多勢衆,整整有十二個天階大圓滿高手,面對一個築基初期高手也不敢說有任何的勝算,即便在場每個人都發瘋跟林逸死磕,他們的勝算也絕對不足一成。

    而就算最終勝了,也頂多只能是慘勝,十二個人之中估計至少得有十個人交待在這裡纔有可能!

    事實上,這幫人說到底也不過是因爲利益纔跟孟覺光、孟同捆綁在一起,有利可圖的時候他們也許還能齊心協力,但像這種明擺着送死的情況,根本不可能白白替孟同賣命。

    所以,就連理論上區區不到一成的勝算,這幫人都不可能有!

    不僅是其他新人,此刻就連帶頭的孟同自己,也都已經徹底被林逸嚇懵了,腦子裡只剩下最後一個念頭,這個連好玉廢玉都分不靈清的傻-逼,怎麼會突然之間搖身一變成爲了築基初期高手?

    孟同一羣人集體被嚇傻-逼了不說,此刻站在林逸身後的蕭然和喬宏才兩人,也都是一臉的瞠目結舌,面面相覷完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其他新人跟林逸接觸不多,不知道他如今什麼實力也情有可原,但他們倆可是實實在在的林逸一夥,這些日子沒少跟林逸接觸,從始至終可都沒發現任何異樣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