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胡云風聞言看了三位長老一眼,見三位長老沒有反對的意思,便點了點頭,讓後山殿專門的驗藥師過來當衆檢查。

    別忘了他身邊可還站着徐靈衝呢,林逸這傢伙可是公然挑釁徐大少的刺頭,哪怕是爲了討好徐大少,他也絕對不希望林逸能夠得到什麼好名次,更別說是一千八百分這樣足可破紀錄的驚人高分!

    驗藥師將林逸的揹簍拿過去,將裡面的靈藥一株株取出來驗算積分,而周圍衆人則是大氣也不敢多喘一口,一個個神色複雜,目光在林逸和地上靈藥之間來回遊弋。

    “這……不會有什麼問題吧?”苦逼師兄緊張兮兮地站在林逸身旁,相比於泰然自若的當事人林逸,他這個旁觀者反倒是忐忑不安,頗有些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意思。

    一方面,他由衷希望林逸這個分數是真的,這樣不僅能夠獲得至關重要的築基丹獎勵,還能狠狠打壓一下孟覺光這幫人的囂張氣焰,但是另一方面,理智卻又告訴他這個分數實在過於誇張,不太可能是真的。

    因爲新人之間彼此實力相差不大,而且時間也不夠充足的緣故,就算是往年相互搶奪最激烈的一次試煉,也從未出現過一個人能夠達到一千八百分這種高度的先例!

    道理很簡單,就算實力比同期新人高上一籌,當有一人成功搶奪了其他兩個新人的積分之後,立馬就會成爲衆矢之的。想要一直保持到試煉結束全身而退,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這個人的實力已經強大到讓其他所有人聯手都不敢與他爲敵的地步,苦逼師兄雖然對林逸的實力很有信心,但也還沒盲目到這種地步。畢竟在他的認知之中,林逸還只是天階大圓滿,而不是凌駕於所有新人之上的築基初期高手。

    面對苦逼師兄的疑問,林逸只是淡淡地笑了笑:“放心,不會有問題的。”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林逸揹簍中的靈藥雖然不少。但驗藥師還是很快得出了結論:“回稟三位長老,這個林逸新人的積分爲一千八百分,確認無誤。”

    話音落下,全場瞬間寂靜了下來,一個個看向林逸的目光,都是帶着見鬼一樣的震驚。

    而孟覺光和孟同倆人,聽了這話之後更是失魂落魄。這位驗藥師可是後山殿中立人員。他的話就等同於在場三位長老的話,就算借他倆十個膽子,此刻也不敢再有絲毫異議。

    “九表哥現在怎麼辦?”孟同猶自不甘心地小聲問道。

    如果按照現在公佈的積分,那麼最後的結果就是林逸第一,他孟同第二,蕭然第三。

    雖然說只要是前三就能獲得一枚築基丹獎勵。但是別忘了第一可還有額外的十塊靈玉啊,相當於他在礦區整整三個月的工作報酬,明明是勢在必得的囊中之物,怎能輕易失之交臂!

    況且,第一名乃是榮譽。前十名的弟子都會被記錄在案,以後進入青雲閣也是一個榮耀!

    孟覺光有些爲難地看了上面端坐的三位長老一眼。如果只是在迎新閣內部的話,他也許還有辦法竄通胡云風做做手腳,但這裡可是後山殿啊,如果敢在衆目睽睽之下做手腳的話,那三位長老估計會直接出手將他當場摁死。

    畢竟,這三位長老可不認識孟覺光是誰,更不會爲了這種小人物而被人傳閒話,如果在他們監督下這次新人試煉還被人說成不公的話,那他們這三張老臉可就難堪了。

    在三位長老眼皮底下不好做手腳,可若是就這麼眼睜睜地看着試煉第一被林逸這傢伙拿走,別說孟同這個當事人,就連孟覺光自己也咽不下這口惡氣啊。

    時間不等人,既然驗藥師已經確認了林逸的積分,那麼最後的名次也已經順勢出爐,然而胡云風剛準備硬着頭皮當衆宣佈的時候,邊上徐靈衝卻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徐少有何吩咐?”胡云風忙不迭點頭哈腰道。

    徐靈衝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道:“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林逸絕對不能得第一,否則本少有何顏面在這麼多新人面前立足?”

    “這……”胡云風頓時爲難了,小心看了不遠處三位長老一眼,他在迎新閣雖然是一把手,但在這後山殿卻什麼也不是啊,他如果敢公然針對林逸,也許下一刻就會被人從迎新閣閣主的位置上給踢下來。

    可是徐靈衝的爺爺徐元正,卻又是他最關鍵的後臺靠山,如果得罪了這位徐大少,他的下場同樣好不到哪去。

    正當胡云風左右爲難的時候,下邊孟覺光忽然小跑上來,湊到他和徐靈衝跟前小聲道:“徐少,閣主,我有個辦法可以不讓林逸拿第一!”

    胡云風頓時一喜,急忙道:“你有什麼好辦法,趕緊說來聽聽。”

    “事已至此,林逸的積分已經蓋棺定論,我們已經很難再給他壓下去了。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就能理所當然地拿到第一,我們只要製造出一個比他更高的分數來,那不就可以蓋過他了麼?”孟覺光建言道。

    徐靈沖和胡云風相視一眼,胡云風面帶懷疑道:“製造出一個比他更高的分數,這樣可行麼?林逸可是足有一千八百分啊,而其他所有新人的分數都已經報過一遍了,無法再更改了吧?”

    “他一千八百分確實很高,但孟同的一千六百分也不低多少啊,我們只要找一個新人主動貢獻兩百多分給孟同,不就能超過林逸了麼?”孟覺光小心翼翼道,以他如今在新人之中的影響力,要做到這一點並不算難。

    徐靈衝聞言有些意動,只要不讓林逸這個不長眼的傢伙笑到最後,他纔不管是誰拿第一呢。

    倒是胡云風依然心存疑惑道:“按照規矩,回到後山殿之後就意味着試煉結束,相互之間不準搶奪,也不允許互相給靈藥變相操縱試煉名次,咱們這麼做能行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