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好。”李政明點點頭,跟着林逸走進洞府的同時,忽然開口問道:“林逸兄弟,你那枚築基丹應該也用不上了吧,不知道能不能賣給我?”

    “哦?你還想買築基丹?”林逸停下腳步,轉頭看着他道:“你有那麼多靈玉麼?築基丹的價格可是不低哦!”

    林逸這話倒不是騙李政明,築基丹的價格確實不低,在坊市上的標價雖然沒有築基破障丹四百靈玉這麼誇張,但就算標價最低的也要一百靈玉以上,照理來說李政明這種普通新人是不可能買得起的。

    李政明死死盯着林逸每一分表情變化,咬了咬牙道:“我可以想辦法。”

    不會是想找孟覺光去弄一堆廢玉來騙自己吧?林逸暗笑一聲,隨即搖了搖頭道:“不好意思,那枚築基丹我已經送人了。”

    “送人了?”李政明明顯一愣,築基丹這麼珍貴的東西,竟然會隨便送人?

    就算自己用不上,也可以拿到坊市去換到大把的靈玉啊,這種東西怎麼可能會隨便送人?

    這傢伙之前在試煉時候的表現,難道真的只是虛張聲勢?莫非跟孟覺光說的一樣,他根本就不是築基初期高手,用這種託詞來敷衍,應該是想留下來他自己服用吧!

    築基丹只對天階大圓滿高手有用,李政明會產生這種想法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何況從剛纔見到林逸開始,他就一直在觀察林逸的表情。

    所有跡象結合在一起。他已經有八成把握,這個林逸應該還沒有築基成功!

    但他卻還不能這樣就走。因爲孟覺光對他的要求是,無論如何一定要親眼看到林逸出手才行,否則基於一切其他表象的判斷都是不靠譜的!

    “不錯,送人了。”林逸並沒有往下細說的意思,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如果他直說是送給喬宏才,說不定就會給喬宏才惹來麻煩。

    林逸越這麼說,李政明心中反而越是篤定。這傢伙肯定是想偷偷留着自己用呢,要不然哪會這麼三緘其口不說清楚。

    “那好,林逸兄弟你把靈玉取出來,咱們這就交換吧。”李政明當即催促道。

    林逸點點頭,擋住李政明的視線,背過身從玉佩空間之中取出一塊靈玉,假裝是從懷裡掏出來的樣子。然而就在他準備轉身跟李政明交換的時候,背後突然襲來一陣冰冷的勁氣!

    這股冰冷勁氣他在試煉的時候見識過,正是李政明的天霜拳!

    原來如此!林逸心中這才瞭然,敢情這傢伙來找自己換靈玉是假,伺機偷襲自己纔是真啊!

    林逸嘴角撇過一絲無奈的弧度,難怪鬼東西要專門出言打擊自己一番。看來今日突破之後,自己確實有些志得意滿了啊,要是換做平常時候,他怎麼可能連李政明這點心機都察覺不出來!

    心中警醒的同時,林逸卻也不覺有些好笑。這李政明區區一個天階大圓滿高手,竟然敢進洞府來偷襲自己。他這是哪裡來的勇氣和魄力啊?

    別說林逸如今已是實實在在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就算是之前他還沒突破的時候,李政明也不可能輕易偷襲得手,何況是現在。

    此時此刻,李政明距離林逸不過兩步,而且林逸還是背身,如果放在同級高手之間這確實已經是十分致命的偷襲了,幾乎沒有可能避過去,只可惜,林逸不是跟他同級的天階大圓滿,而是高了他足足兩級的築基初期巔峰!

    面對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就算再來上一百個天階大圓滿高手也不可能偷襲得手,這是絕對的等級壓制,沒有絲毫逆襲成功的可能性。

    就算當初的林逸,也不可能越這麼多級對敵!

    腳下微動,李政明的天霜真氣還尚未觸及林逸,他眼前這個就已經變成了一個以假亂真的殘影,而後下一刻,林逸忽然出現在了他身後,語氣莫測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李政明陡然一驚,尚未來得及做任何反應,就已經被林逸一腳定在了牆壁之上,引發洞府一陣震顫。

    這一腳,林逸可是沒有使用任何武技,巨大的等級壓制之下,就算靠着純粹的速度和力量,也已經遠遠足夠完虐李政明瞭!

    噗!李政明頓時噴出一大口鮮血,看着眼前高深莫測的林逸,一顆心瞬間沉到了谷底,心中忍不住破口大罵:這特麼哪是什麼築基初期高手啊,這種氣勢分明已經跟孟覺光一個等級,這傢伙是實實在在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啊!

    一想到自己剛纔竟然出手偷襲一個築基初期巔峰高手,李政明腦子就是一陣眩暈,這尼瑪就跟一個三歲小屁孩去挑釁一個重量級拳王一樣,特麼就算找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法啊,自己這一回真是被孟覺光那幫混蛋給害死了!

    看着李政明這副驚駭欲絕的表情,林逸不由暗道一聲失策。

    他本意是想掩藏實力依舊假裝成天階大圓滿的,然而由於剛剛突破不久的緣故,他還無法完美掌握每一寸力量,剛纔受到突襲本能地就把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給展露出來了!

    雖然由於不想在自己洞府鬧出人命的緣故,沒有使用任何強大武技,但是以李政明的眼力,剛纔這一下就算只是簡簡單單的拳腳,也已經足夠他判斷出自己的實力了。

    看着戰戰兢兢的李政明,林逸不由微微皺了皺眉,腦中瞬間劃過一個念頭,若不然……殺人滅口?

    雖然說在自己洞府裡面鬧出人命多少也是一樁麻煩事,但李政明偷襲在先,林逸就算當場將他格殺了,別人也無話可說。

    按照修煉界的規矩,不管出於什麼緣由,擅闖他人洞府就已經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到時候就算事發,幕後指使的孟覺光這些人也只能吃下啞巴虧。

    然而林逸才剛一萌生出這個念頭,心思剔透的李政明立馬就察覺到了危險至極的殺機,眼神之中頓時又多了幾分驚恐與掙扎,畢竟站在他的角度,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死亡威脅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