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笑而不語,沒有細說的意思,李政明畢竟投靠不久,這種事情還是保持一點神秘感比較好。

    用事先準備好的三塊廢玉跟林逸換了一塊好玉之後,李政明這才轉身離開,身後傳來林逸的聲音:“如果被孟覺光發現異常,你提早跟我說一聲,到時候就算做不成內應也沒關係,有我罩着你,不會讓你吃虧的。”

    “好。”李政明心中一暖,重重點頭。

    踏出林逸洞府的那一瞬間,他突然覺得今天這一趟雖然險之又險,但卻意義重大,甚至足可改變自己未來的人生軌跡。投靠林逸雖然是事發突然的無奈之舉,但這對於在孟覺光麾下備受煎熬的他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畢竟不管怎麼看,林逸這個老大,都要比孟覺光這種上不了檯面的猥瑣小人物要靠譜得多吧!

    從今日開始,我李政明,也是林逸一夥了。

    看着李政明離去的背影,林逸若有所思地捏了捏下巴。事情突然之間發展到這個局面,這是連他自己也始料未及的,如果不是李政明主動提出來當內應,洞府裡面這時候也許已經多了一具屍體。

    而李政明迫於無奈之下投誠,雖然爲了授人以柄,主動說出了他身上最大的秘密,但很多關節還是沒有細說。

    比如說當年丘水山莊爲何會被滅門,而他這個至關重要的家主之子又爲何能夠逃過一劫,又比如說,他這個身份牌既然是致命的把柄,爲何又要一直帶在身上?

    種種疑問,林逸如果真有心深挖的話,估計能夠從這李政明身上挖出不少秘密來,甚至有可能是涉及到丘水山莊的大秘密,畢竟能夠讓長老會大佬都不惜爲之大動干戈。這其中的緣由一旦被挖出來,絕對非同小可。

    不過,正如林逸自己有着種種機密不願宣示於人一樣,人家李政明對這些家族隱秘緘口不言,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說到底,林逸並不關心李政明身上藏着多麼大的秘密,他只要李政明不生異心背叛自己,盡職盡責給自己做內應,這就足夠了。而如果李政明真的生出異心,正如他剛纔所說的。以他的實力要取李政明性命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拿捏什麼把柄在手上。

    林逸相信李政明不會背叛自己,至少短時間內應該不會,這並不是他一廂情願相信李政明的所謂忠誠,在爾虞我詐的修煉界,只有誘惑夠大,任何人都有可能隨時扔掉節操,李政明自然也不會例外。

    之所以如此篤定,是因爲林逸相信李政明足夠理智精明。但凡精明的傢伙,總能夠認得清現實,知道怎麼做纔是對他來說最好的選擇。

    離開林逸洞府,李政明隨即便被早就守在這裡的人給叫走了。不過卻不是到旁邊孟同的山下十五號洞府,而是被叫到了對面山上孟覺光的洞府之中。

    一腳踏進洞府,看着這裡面頗爲熟悉的幾張老面孔,李政明不由一愣。

    等在這裡的不僅是孟覺光和孟同。還有沖天閣的康照明和鍾品亮,而最讓他詫異的是,甚至連徐靈衝這位徐大少竟然也在其中。

    李政明不由暗暗一笑。這個陣容,簡直就是集結了迎新閣最鮮明的反林逸聯盟啊!

    看到李政明進來,看着他這一頭鮮血的狼狽樣子,等在這裡的衆人頓時嚇了一跳,不就是去試探一下林逸的實力麼,又不是讓他跟林逸死磕,用得着這麼滲人麼?

    “我靠!你這是被林逸給打出屎來了啊!怎麼這麼不聰明,試探而已用得着這麼跟人死磕麼,做事都不知道動動腦子!”孟同一驚一乍地叫道。

    幸災樂禍之餘,他心底卻是一陣慶幸,如果當初不是他急中生智把任務推給了李政明,現在這副悽慘模樣的就該是他自己了。我真是太特麼機智了!

    李政明無奈地翻了一記白眼,如果他沒有投靠林逸,這時候只怕又要被孟同這混蛋給氣得七竅生煙,竟然會選擇跟這種貨色做隊友,現在想想當初真是瞎了自己的狗眼啊。

    “你丫給我閉嘴!”孟覺光瞪了孟同一眼,如果任由這傢伙繼續說風涼話,只怕會寒了李政明的心,以後可就不會這麼替他賣命了。

    轉過頭,孟覺光故作溫和道:“怎麼樣?林逸那傢伙現在到底是什麼實力?”

    李政明心底又是一陣無語,換做任何一個正常人,這時候第一句問的肯定是傷得嚴不嚴重,尼瑪這孟覺光卻壓根不關心自己的死活,甚至連事先說好的一塊靈玉獎勵,也都一個字不提!

    說到底,孟覺光跟孟同都是心性涼薄的同一路貨色,現在想起來,自己當機立斷投靠林逸,簡直就是進迎新閣以來最明智的一次選擇!

    稍微調整了一下呼吸,李政明這才答道:“回孟師兄,那個林逸確實已經築基成功,現在已經是築基初期高手,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如果不是他怕鬧出人命把事情搞大,我剛纔只怕就已經被他一招秒殺了!”

    “什麼?那傢伙真的已經築基成功?你確定沒有看錯?”孟覺光頓時一驚,連帶着徐靈衝幾人,也都有些難以置信。

    就算林逸真的是修煉天才,但在靈氣稀薄的世俗界根本不可能有多深的基礎底蘊,而他來迎新閣也纔不過一個月時間,中間也沒獲得多少像樣的修煉資源,就連洞府都是爛到無以復加的山下十四號洞府,而手頭僅有的那些好玉都已經被他們用廢玉騙走了,就這樣竟然還能在一個月內築基成功?

    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可是已經打破了迎新閣最近幾百年來的築基紀錄啊!

    李政明苦笑一聲,指了指自己這一身的傷勢,道:“孟師兄,我這可是親身體驗啊,怎麼可能看錯?如果他只是天階大圓滿高手,總不可能這麼一招就把我打成這副樣子吧?我好歹也能自我防護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