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以徐靈衝的勢力真要一意孤行這麼做的話,就算鍾品亮對林逸再有信心,也不敢打包票說林逸能夠逃過一劫,畢竟,徐靈衝想要調動幾個比林逸強上一截的高手,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默默站在一旁的李政明有些詫異地看了鍾品亮一眼,他的擔心跟鍾品亮如出一轍,只不過以他的地位,在徐靈衝面前根本沒資格說話而已,沒想到鍾品亮卻是替他代勞了。

    這時孟覺光也附和道:“鍾師弟說得有道理,三大閣一貫以來對於新人都極爲重視,如果新人被殺的話,很可能會直接驚動執法堂的高層出面,就算我們手腳再幹淨,只怕也會露出蛛絲馬跡,惹禍上身啊。”

    孟覺光這話其實純粹就是替他自己考慮,畢竟徐靈衝當着在場幾人的面說這話,到時候如果真動了暗殺林逸的念頭,他孟覺光肯定無法置身事外,到時候人家執法堂也許不會動徐靈衝,但他自己肯定會被當成替罪羊給拋出來,那就死無葬身之地了。

    “放心吧,不到萬不得已本少不會出此下策的,所以你們都給我好好想想,怎麼樣才能讓嵐兒小師妹討厭林逸!”徐靈衝瞥了這幾人一眼道。

    他雖然背景深厚,但暗殺新人這種事情傳出去可不僅僅是一條人命,還會關係到整個北島三大閣的形象,真要到了那一步,就算他爺爺想要保下他,只怕也要費盡手腳。

    不到萬不得已,他徐大少纔不會幹這種蠢事。

    衆人皺着眉頭苦思冥想了一陣,最爲老辣的孟覺光忽然一拍巴掌道:“有了!我想到一個好辦法!”

    “快說。”徐靈衝連忙催促道。

    上官嵐兒可是他早就預定的正妻人選,如今雖然還沒追到手,但又怎能容忍跟林逸這種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必須要儘早將這苗頭扼殺在萌芽之中!

    “徐少,你剛纔也說了像上官大小姐這種尊貴的小公主,之所以會對林逸這種世俗界草根感興趣。是因爲她從來沒接觸過這樣的人物,所以纔會心生好奇,對吧?”孟覺光故意賣關子道。

    “不錯,說下去。”徐靈衝點點頭。

    “俗話說,一個女人動了好奇心,那麼她離淪陷也就不遠了,雖然無論從哪方面來看。徐少您這樣的高富帥都能完虐林逸這種窮叼絲,但女人的好奇心纔是導致窮叼絲能夠逆襲成功的關鍵!所以,想要將這種危險苗頭扼殺的萌芽之中,關鍵就在於消滅掉上官大小姐的好奇心!”孟覺光故作高深道。

    徐靈衝若有所思道:“有點意思,那你說怎樣才能消滅她的好奇心呢?總不能把她扔到世俗界去吧?”

    “嘿嘿,不需要去世俗界。想要抹殺上官大小姐的好奇心,其實非常簡單,我們只要讓她看到林逸這個窮叼絲真實醜惡的一面就足夠了!剛纔康師弟不是說了,這傢伙在世俗界的時候就到處沾花惹草麼,我們只要讓他在上官大小姐面前暴露出花心好色的醜惡嘴臉,那一切不就迎刃而解了麼!”孟覺光一臉得意笑道。

    “真沒想到老孟你還挺有一套的啊!是個人才!”徐靈衝聞言不由高看了孟覺光一眼,在此之前。這只不過是他眼中可有可無的邊緣角色而已,但是聽了這一番話,他突然發現這個孟覺光其實挺有腦子的。

    受到徐靈衝的褒獎,孟覺光頓時心花怒放,他可是絞盡腦汁想要抱緊這條大粗腿啊,如今總算得到認可了。

    “那你說,我們應該怎樣才能讓林逸在嵐兒小師妹面前暴露出花心好色的嘴臉?”徐靈衝繼而問道。

    孟覺光奸詐一笑,當即獻寶一樣將他腦中醞釀好的主意說了出來。

    徐靈衝聽完之後。不由撫掌大笑:“此計甚妙!這事就交給老孟你來操刀了,你們青雲閣那個盧邊仁已經定下來要滾蛋了,事成之後,我跟上面打個招呼,讓你頂上去做迎新閣三閣主!”

    “謝徐少賞識!”孟覺光當即大喜,迎新閣三閣主,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位置啊。管事師兄只是底層,但是做了三閣主,那就是實打實的迎新閣高層人物了。

    “不過醜話說在前面,只有事情給我辦利索了。本少纔會替你打這個招呼。”

    徐靈衝頓了頓,出言提醒道:“還有,以你的資歷接任三閣主之位雖然問題不大,但你這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太差了,至少也要築基中期才行,這個硬性門檻達不到,就算有再多人替你說話都沒用。盧邊仁那邊雖然已經是定局,但距離真正讓他滾蛋恐怕還要幾個月,這段時間,應該足夠你突破了!”

    “徐少說的極是,我必當全力以赴,絕對不讓徐少失望。”孟覺光連連點頭。

    迎新閣三閣主之位,雖然看起來職權不大,無關緊要,但是由於三大閣一向重視新人的緣故,任何人但凡有過迎新閣這一段履歷,自然而然就會進入高層人物的視野,只要不犯什麼大錯誤,日後發展必然是前途無量。

    事實上,如今的三大閣長老中,半數以上都有過迎新閣正副閣主的履歷,這個位置,相當於是三大閣未來高層的重要儲備。

    故而迎新閣正副閣主之位的任免一向極爲慎重,不僅三大閣各自內部長老要統一意見,如果意見衝突激烈的時候,甚至還會在長老會提出來公議。

    這個過程,背後人脈自然至關重要,但還有最起碼的一個硬性條件,就是實力要達到築基中期以上,若不然實力不能蓋過底下這些新人管事,就算坐上了三閣主的位置又怎麼能夠服衆?

    幾人之後又聊了幾句,拾遺補缺,將孟覺光提出來所謂妙計補充得無懈可擊之後,才各自散去。殊不知,在場有鍾品亮和李政明這兩個內應杵在這裡,就算計策再妙,用在林逸身上那也註定是漏洞百出。

    計策已定,孟覺光這邊尚還未準備就緒,兩封情報就已經通過各自的途徑,先後落到了林逸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