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的是,這十個人之中,青雲閣新人竟然足有四個,比起沖天閣和玄機閣都要多,佔到了一小半!

    這四個人,分別是孟同、蕭然、喬宏才,還有林逸,除此之外,沖天閣和玄機閣各剩下三人。

    閣主胡云風的臉色明顯陰沉了幾分,雖然說三大閣考覈積分各自計算,但這種對比畢竟是一目瞭然的事情,如果有心人傳出去的話,上面很可能會覺得他這個迎新閣閣主不稱職。

    畢竟,他可是沖天閣背景,如果連沖天閣自己的新人都照料不好,反而讓一向羸弱的青雲閣新人給爬到頭上去,這話說出去讓人情何以堪!

    有心人如果把這事渲染鬧大,搞不好他胡云風就會成爲下一個盧邊仁,只能在任期結束之前提前滾蛋走人了。

    不過好在,第三炷香點起來沒多久,青雲閣有兩個新人便率先退出了,這倒讓胡云風的臉色稍微緩和了幾分。

    此刻退出來的兩人是蕭然和喬宏才,他們二人無論實力還是心志,在一衆天階大圓滿高手之中,都算是出類拔萃的,但說到底也還只是在天階大圓滿級別比較牛逼,跟場中幾個築基初期高手還是沒法比。

    對於他們兩人來說,能夠堅持超過兩炷香時間,已經是相當難能可貴了,這個成績比起其他人已然高出了一截。

    而就在這時候,場下徐靈衝忽然對臺上幾個執法堂高手使了一個眼色,幾人不着痕跡地點了點頭,而後一瞬之間,傾泄在林逸頭頂的雙重威壓猛然增強,比之剛纔足足強出了一倍有餘!

    身陷其中的林逸頓時心中一動,等了這麼久,這些人終於要對自己動手了!要知道,這次威壓考覈可沒有中途加強威壓一說。理論上從頭到尾強度都該是一致纔對!

    之所以沒有一上來就直接針對林逸,徐靈衝跟這些執法堂高手是所有顧慮的。

    原因很簡單,他們雖然可以輕易調控林逸身周的威壓強度,但林逸畢竟是明面上的築基初期高手,如果在第一炷香的時候就被弄死在臺上,這未免就太過蹊蹺了!

    而現在等到第三炷香的時候,纔算是真正時機成熟。由於堅持了前面兩炷香時間。這時候就算是築基初期高手也已經開始有些撐不住了,即便把林逸弄死在臺上也不會讓人太過意外。

    人家聽說之後,也頂多會嗤笑一聲世俗界盛產水貨高手而已,而不會懷疑到他們這些人身上!

    兩炷香之後,威壓強度突然變成兩倍,這就跟馬拉松跑了二十公里之後。突然在你身上壓了一個等同於你體重的沙包一樣,這個難度可不是簡單數字相加變成兩倍,而是十倍,乃至二十倍!

    如果不是林逸,換做在場康照明這幾個築基初期高手,猝不及防之下只怕直接就要吐出一口老血,當場重傷甚至暴斃都不是沒有可能。

    可惜。他們的目標是林逸,不僅是一個隱藏了實力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更是一個坐擁玉佩空間、心志極其堅韌的強人,兩倍威壓足可壓垮在場任何一個新人,唯獨卻是奈何不了林逸。

    兩倍威壓,已經開始讓林逸稍微感覺有些吃力,但也僅此而已。以他此刻的精神狀態,再加上玉佩空間的真氣補充。這種程度他甚至再堅持兩炷香時間,那也是依然問題不大!

    林逸始終淡定如常的表現,反倒讓幾位執法堂高手看愣了,而場下徐靈衝還在連連給他們使眼色,示意他們趕緊對林逸動手。殊不知,他們早就已經動手了,只不過放在林逸身上完全沒有表現出來而已。

    這小子果然有點能耐啊。區區一個世俗界上來的新人竟然能夠面色如常地扛住如此強度的威壓,難怪連徐靈衝這種大少都要特別針對他!

    幾位執法堂高手暗暗心驚,不過這可是徐靈衝吩咐的事情,他們絕無可能就這麼收手。默契地交換了一個眼神之後,當即聯手將林逸身周威壓再度提升,直接到了三倍威壓的強度!

    一時間,林逸身上壓力更加沉了幾分,精神上終於開始感覺到幾分疲累,體內軒轅馭龍訣的真氣運轉也隨之變得有些阻塞起來,但是問題還不算太大,至少還沒到惡性循環的地步,還可以繼續堅持。

    不過,林逸這邊還沒出現問題,反倒是離他不遠的孟同率先遭殃了。

    要知道,包括周圍所有閣樓建築在內,執法堂這個威壓大陣是天然一體的,就算是這幾個執法堂高手可以聯手調整局部地方的威壓強度,但也不可能完全精確到某一個人身上,其身邊人必然會受到影響。

    也就是說,他們在林逸頭上釋放了三倍威壓的同時,距離林逸不遠的孟同,也同樣被殃及池魚,只不過此刻降臨在他頭頂的威壓雖然沒有三倍這麼誇張,但兩倍卻是有的!

    兩倍威壓放在林逸身上不叫事,但是放在孟同身上,這可是要人命的!

    別忘了,他雖然是築基初期高手,但也不過是昨日藉着築基丹和築基靈液的效果剛剛突破而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築基初期新人。

    比起其他那些天階大圓滿高手,他自然是底氣十足,但放在同層次的築基初期級別,他不過是一個弱逼菜鳥罷了。

    噗!孟同本來就已經有些吃力了,這時候身上威壓驟然加了一倍,猝不及防之下頓時噴出一口鮮血。

    這一幕頓時引起場下其他新人一陣驚呼,這還是今天第一個被逼到噴血的新人,而且還是四個築基初期高手之一的孟同,着實讓人有些意外!

    噴血之後,孟同不敢再在臺上多待,急忙踉蹌着腳步逃了下來,生怕把小命丟在上面!

    “臥槽!你們特麼故意玩我的吧!”下臺之下,孟同第一反應就是對着臺上的幾位執法堂高手破口大罵,引來其他新人一陣譁然。

    其實這也是情有可原,畢竟眼下第三炷香已經快要點完,如果沒出這個意外的話,他就算再吃力也至少能撐完三炷香時間,多拿五點的時限積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