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結果卻沒想到因爲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變故,林逸那邊依舊沒什麼異常,他孟同反倒成了最大的倒黴鬼,遇上這種事情要是還不鬱悶那才真見鬼了!

    然而纔剛罵了一句,孟同那一點不滿立馬就被徐靈衝嚴厲的眼神給逼退了,他雖然事先不知道徐靈衝的安排,但若說這時候親身經歷過都還沒反應過來,那也真是蠢到家了。

    見孟同終於意識到問題關鍵,徐靈衝這才鬆了一口氣,吩咐執法堂高手暗中針對林逸,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見光的,如果衆目睽睽之下孟同將這點貓膩抖露出來,那可真就麻煩大了!

    好在這傢伙蠢歸蠢,但總算還沒愚蠢到什麼事情都往外抖的地步,其他人聽了他剛纔這句叫罵頂多也就覺得莫名其妙,不至於因此猜出臺上的原委。

    但是,苦逼師兄和蕭然、喬宏才這幾人卻是聽出了話外之音,孟同剛纔這句話,絕對大有內涵。

    雖然不清楚剛纔到底在孟同身上發生什麼,但他們再次看向臺上的時候,幾人的眼神不由明顯充滿了擔憂。

    要知道,這些執法堂長老可都是徐靈衝的熟人,就算他們故意針對,最大的目標也必然是林逸,而不會是孟同。孟同,搞不好就是被殃及池魚才受傷下場!

    而如今身爲築基初期高手的孟同已經被排擠下來,在他們認知之中同樣是築基初期實力的林逸,壓力必然更大,處境必然更加艱難!

    雖然說在任何一個環節,能夠多爭取一點積分就必須要去盡力爭取,但是相比之下,人身安全才更加重要!

    千萬不要爲了一點點積分,而在上面冒死硬撐,這樣划不來啊!

    但是,他們幾個身爲林逸的同黨。這時候就算猜到林逸的艱難處境,此時也根本幫不上什麼,甚至連出聲提醒都不行,因爲這樣會擾亂林逸的注意力,很容易出大問題。

    他們唯一的能做,就是在下面默默地祈禱,祈禱林逸不要出事。否則的話,他們搞不好就得準備替林逸收屍了。

    而此刻,苦逼師兄幾人擔心林逸的同時,臺上這幾個執法堂高手則是在尷尬地面面相覷,尼瑪沒搞傷林逸不說,反倒讓孟同做了冤死鬼。這事做得實在有點糗!

    好在當第四炷香點起的時候,場中已經只剩下林逸和康照明、鍾品亮二人,所幸的是他二人的位置距離林逸較遠,不至於重蹈孟同的覆轍。

    四倍威壓!

    林逸身上的壓力頓時又加重一層,精神更加疲累之餘,體內真氣運轉也變得更加凝滯阻塞,導致無法像之前那樣完全阻擋外界真氣對肉身的強力壓迫。如此一來,也就更加加重了精神上的負擔,在其他人身上屢見不鮮的惡性循環效應終於出現。

    這一下,就算有玉佩空間能夠迅速補充真氣,林逸也明顯開始感覺到吃力了。

    這小子總算要撐不住了!幾個執法堂長老緊盯着林逸的表現,這時候才終於鬆了口氣,而饒是如此,林逸這個世俗界新人的表現也已足夠讓他們印象深刻。

    放眼整個三大閣。能夠在築基初期就能抵擋四倍威壓的人,也是屈指可數,更遑論林逸之前已經在場中堅持了滿滿三炷香的時間。

    勉力堅持了一陣之後,眼看着第四炷香即將燃完,林逸知道自己的狀況已經不適宜繼續再硬撐下去,所以打算將四炷香的時限積分拿到手之後,就退出離場。

    只要及時選擇退出。就算是這些執法堂高手也拿他沒有辦法,而四炷香的時限積分加上青雲閣第一的名次積分,這個積分已經相當可觀,沒必要冒險奢求更多。

    然而。就在第四炷香馬上燃完的最後一刻,也就在以爲目的達成,最容易鬆懈的一刻,腦海之中突然響起了玉佩的示警聲!

    壓迫在林逸身上威壓猛然又提高了一大截,從四倍威壓,瞬間變成了六倍,甚至還在往上增加!

    如此突然的劇變,就算有玉佩的提前示警,林逸也是措手不及,喉嚨一甜差點就要噴血,不過最終還是勉強忍住,心底隨之生出一股寒意:這些人,果然不僅是針對自己這麼簡單,而根本就是想借機弄死自己!

    看着林逸明顯進入崩潰邊緣的表現,一衆執法堂高手個個冷笑不已,徐大少可是專門叮囑過要好好招待這個林逸的,就算不直接把他弄死,至少也要弄成重傷才行,怎麼可能就這麼讓他完好無損地走出去!

    這時候再想要退,晚了!

    看來這一回真要付出一點受傷的代價了!林逸心中暗道,就算對方這麼整他,他依然有足夠把握撐到離場,只不過是要受點傷而已,對於能夠輕易自療的他來說,這並非什麼慘痛的代價。

    而就在林逸強撐着起身的時候,腦海中忽然響起了鬼東西的聲音:“小子,需要老夫幫忙不?”

    林逸愣了愣,聽完鬼東西的話之後,嘴角微微一勾,而後便又老神在在地坐了回去。

    這傢伙在搞什麼鬼?

    場下衆人頓時一片譁然,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林逸已經不行了,接下來能夠強撐着退場就已經算他牛逼,這時候竟然還敢坐回去,難道爲了這麼點可笑的積分,真的不要命了不成?

    “這個林逸倒是有幾分實力,可惜沒什麼腦子。性命和積分,孰輕孰重都分不清楚,看來就算能活着走下來,以後也不會有前途,其他新人可要引以爲戒才行。”閣主胡云風見狀淡淡地評價了幾句。

    “閣主大人說得是,這個林逸一向自以爲是,不過前兩天靠着築基丹僥倖築基成功而已,就目中無人,以爲自己是新人中的佼佼者了!他這時候硬撐着留在上面,估計是不想輸給同樣是築基初期高手的康師弟和鍾師弟吧,也不想想他自己是什麼底蘊,培養出這種不自量力的新人真是我們青雲閣的悲哀啊,白白浪費了大好的築基丹。”孟覺光在一旁配合地故作惋惜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