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徐靈衝則是冷笑一聲道:“看來你們可以趕緊找一塊裹屍布備着了,如果他剛纔就直接下場,那估計也就是重傷而已,至少不會有生命危險,但他現在貪圖積分一屁股坐回去,再想起來就不可能了,你們等着替他收屍吧!”

    本來這位徐大少還覺得有些可惜,畢竟從林逸剛纔表現來看,頂多也就能把他弄成重傷而已,而沒辦法把他弄死,但是現在,林逸這傢伙竟然中途坐了回去,簡直是自尋死路啊!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林逸這傻-逼自己要作死,那可就怪不得別人了。

    說罷,徐靈衝轉頭看着上官嵐兒獻殷勤道:“之前林逸這傻-逼竟然還敢招惹我們嵐兒小師妹,簡直是不知死活,而現在又不自量力地要在上面死撐,真是作得一手好死,攔都攔不住,倒是正好給小師妹你出上一口惡氣!”

    上官嵐兒此刻心中正在糾結要不要站出來拯救林逸呢,聞言瞥了他一眼,道:“這都是你做的手腳?”

    “嘿嘿,算是吧,但我可沒讓他坐回去,老話說不作死就不會死,他自己要是不這麼配合,我還真拿他沒辦法呢!”徐靈衝小聲得意道。

    上官嵐兒皺了皺眉,雖然擔心林逸安危,但一想到這既然是林逸自己做的選擇,還是選擇稍微觀望一下再說,即便她跟林逸接觸不多,可是直覺告訴他,林逸絕對不是這種不自量力的蠢貨!

    她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就算林逸這次真的失誤了,也要等確定他有危險的時候,再出面叫停!

    而此時,苦逼師兄幾人跟她幾乎是同樣的心理,相比上官嵐兒,他們對林逸的瞭解只深不淺。深知林逸如果沒有把握,絕對不會這麼莽撞,如今這麼做必然有他的道理!

    不過,即便相信林逸,他們還是忍不住心有擔憂,這畢竟不是說着玩的啊!

    與此同時,孟同等一衆青雲閣新人則是紛紛出言嘲笑。極盡譏諷之能事。

    回想起上次在後山試煉時候,林逸靠着一身假的築基初期氣勢嚇唬敲詐他們,他們就不由恨得牙癢癢,如今看到林逸自找倒黴,簡直是大快人心啊!

    唯獨站在他們之中的李政明,雖然看起來同樣在撇嘴冷笑。但他笑的可不是林逸,而是身邊這羣可笑至極的傻-逼!

    放眼全場,包括苦逼師兄幾個在內,他是唯一一個知道林逸真實實力的人,作爲一個進入迎新閣短短一個月之內,就能突破至築基初期巔峰的怪胎,林逸做的事情豈是他們這羣庸碌之輩能夠理解的?

    李政明現在的感覺。簡直就跟看着一羣燕雀在嘲笑鴻鵠自不量力一樣,殊不知,人家可是真有扶搖直上九萬里的本事啊!

    你對人家嗤之以鼻的時候,真正傻-逼的,其實是鏡子裡的你自己!

    而相比於臺下不知內情的衆人,臺上一衆執法堂高手,對於林逸此刻的表現譏諷嘲笑之餘,卻多了一頭霧水。真心難以理解。

    要知道,此刻林逸頭頂的威壓,已經足足增加到了八倍有餘!別說他一個築基初期的新人,就算換做這幾個執法堂高手自己,都自覺未必能夠撐下來!

    這個林逸既然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應該不會是純粹的傻-逼,就算他純心找死。也沒必要在這種場合選個這麼愚蠢的死法啊?

    然而,接下來的發展,着實令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林逸重新坐回去之後,神色竟然變得極爲輕鬆。非但絲毫沒有被壓垮的跡象,氣色反而一點點開始好轉起來。

    真特麼見了鬼了!

    一時間,臺下所有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以徐靈衝爲首,原本不遺餘力叫囂着林逸傻-逼的這幫人,就跟鴨子突然被提住了脖子一樣,一下子連叫喚都不知道怎麼叫喚了!

    看着所有人啞口無言的場面,李政明肚子都要笑痛了,不愧是林逸老大,這臉打得真尼瑪脆啊!

    這時候就算隨便來個普通人都能看出來,人家林逸根本就沒有任何不行的跡象,非但沒有不行,反而是太行了,坐在上面簡直就跟休閒度假一樣,根本毫無壓力。

    上官嵐兒和苦逼師兄這幾個心向林逸的人頓時鬆了一口氣,林逸這傢伙,還真是讓他們幾個跟着好好玩了一把過山車啊。

    片刻之後,第五炷香點起,就算是沒有受到波及的康照明和鍾品亮也終於堅持不住,相繼退場,如此一來,場中就只剩下了林逸一個人。

    徐靈沖和胡云風幾個人相視一眼,臉色都青得開始發黑了!

    這特麼到底什麼情況啊!不是說好了對付林逸弄死林逸麼,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了這副德行?

    徐靈衝甚至忍不住開始懷疑,臺上這幾個傢伙到底有沒有在替自己出力啊!

    否則的話,剛纔林逸明明都已經到極限了,如果真要對付他,隨便施加一點壓力就行了,根本不可能讓他輕輕鬆鬆留到現在!

    感受到來自臺下徐靈衝的壓力,幾個執法堂高手相視一眼,一咬牙又將威壓往上提了一大截,十二倍威壓!

    這已經是他們所能控制的極限,如果再往上放開禁制的話,威力就不是他們這幾個人能夠控制的了,到時候很有可能連他們自己都要受到嚴重反噬。

    反正此刻場內已經沒有其他人,沒有必要顧及其他,一心對付這個邪門的林逸即可,就不相信這小子連十二倍威壓都能扛下來!

    執法堂成立數百年來,還從來沒發生過區區一個築基初期高手能夠承受這等強度威壓的先例,別說築基初期,就連築基後期巔峰大圓滿高手都做不到!

    然而又一炷香時間過去,林逸依然紋絲不動,神色自然,氣息平穩,簡直就跟剛進場時候完全沒有兩樣。

    全場所有人都已經徹底無語了,一個個臉色通紅,惱羞成怒。

    他們幾乎已經可以肯定,剛纔林逸根本就沒到什麼所謂的狗屁極限,他只不過故意裝作要下場,戲耍一下自己這幫人而已,現在欣賞了自己這幫人的傻-逼衆生相,估計心裡正樂着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