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人的實力應該跟足可媲美長老級高手了!林逸心下暗道,不過這人面貌看着雖然年輕,但真實年紀應該不小了,否則就算再天賦異稟,也不可能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年青男子的眼神隨即落到了幾個執法堂高手身上,看着他們這副狼狽模樣,微微皺眉撇了一句:“一幫廢物!”

    說罷,他伸手凌空一揮,傾軋在幾人頭上的超強威壓瞬間一掃而空,而威壓大陣也悄無聲息地迴歸到了初始狀態,就似從來沒有全力運轉過一樣。

    幾個執法堂高手這才從死亡邊緣掙扎回來,顧不得調整氣息,忙不迭拜倒在年青男子跟前,恭恭敬敬地齊聲道:“拜見堂主大人!”

    臺下一衆新人頓時面面相覷,見識稍微廣一點的人已經猜出了這個年青男子的身份,竟是威名赫赫的執法堂現任堂主,公羊傑!

    據傳這個公羊傑,乃是三大閣數百年一出的公認天才,現年三十八歲,一身實力卻已堪比長老級高手,是執法堂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堂主,同時,也是執法堂有史以來最爲鐵血冷酷的一任堂主,沒有之一。

    林逸之前聽苦逼師兄提起過此人,上任距今纔不過三年,卻愣是靠着強力手腕將派系繁雜的執法堂,經營成了鐵板一塊,而更關鍵的是這三年之中,三大閣已經有兩名長老因爲種種罪名被他打下塵埃!

    這,是他前任幾十年都沒能做到的事情!

    聞名不如見面,這人果然不簡單啊!林逸心中暗歎一聲,突然察覺到離他不遠處的李政明似乎有些異樣,好像有點緊張?

    林逸頓時納悶了。公羊傑這種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跟他李政明一個小小的天階大圓滿新人,理論上不會有任何交集纔對啊,有什麼好緊張的?

    不過轉念一想,以李政明的出身背景。當年丘水山莊被滅門一案,執法堂迫於幕後黑手,也就是某個李姓長老的壓力沒有繼續追查下去,不過那時候,公羊傑還沒有接管執法堂呢!

    如果當時負責查案的是公羊傑這個鐵腕強人,也許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林逸不知道的是。李政明此刻心中的糾結,根本就不是惋惜當時公羊傑沒有接管執法堂,而是因爲一個更加驚悚的原因!

    只不過,在獲得足夠強大的實力之前,他就算有天大的怨恨,也只能先深深埋在心底。而不敢表現出半分異常。否則的話,迎接他的必將是滅頂之災!

    李政明突然若有深意地轉頭看了林逸一眼,在他認知之中,未來三大閣根本沒有人能夠同公羊傑這等天才人物分庭抗禮,但如果是自己這個屢屢做出驚人之舉的林逸老大,日後成長起來,也許倒是有一點點可能。

    希望。林逸老大能夠跟他們世俗界崛起的那個丹神醫聖章力鉅一樣,一飛沖天吧!

    “怎麼回事?”公羊傑平靜的語氣之中不含一絲情緒波動,然而給人的感覺,卻有一種莫名的威壓霸道,讓人生不出任何一絲違抗他的念頭。

    幾個伏在地上的執法堂高手相視一眼,其中一人小心翼翼答道:“回稟堂主大人,屬下等負責配合迎新閣的新人考覈,威壓大陣不知爲何突然中途失控,原因不明。”

    “原因不明?”公羊傑冷冽的眼神在幾人身上掃過,看得幾人毛骨悚然。

    若非他們只是針對林逸做了一點手腳。而確實不知道威壓大陣爲何突然失控的話,單是這一個眼神就能讓他們爆出實情。公羊傑身爲執法堂堂主,若想要從他們嘴裡撬出點什麼秘密來,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屬下等確實不知。”幾人連忙把頭埋得更低了。

    公羊傑沒有說話,不過看他神色。卻是沒有往下深究的意思。

    畢竟威壓大陣牽涉到整個執法堂所有閣樓佈置,威力強大的同時,任何一處稍有異動都有可能影響到整個大陣的運轉,出現失控現象是常有的事,並不算罕見。

    跪在地上的幾個執法堂高手這才鬆了一口氣,雖然剛纔話語之中並沒有任何欺騙公羊傑的地方,但他們畢竟隱瞞了林逸的事情,這位堂主大人如果深究的話,他們幾個不死也要被扒掉一層皮。

    公羊傑冷冷掃了迎新閣衆人一眼,開口道:“執法堂不歡迎閒雜人等,既然完事了,就趕緊把這些無關人士轟走。”

    聞言,臺下衆新人頓時呼吸粗重了幾分,心中不由生出一股憤懣之氣。這傢伙厲害歸厲害,但這話未免也太過目中無人了吧!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了胡云風身上,他是迎新閣的閣主,是他們的頭,這種時候自然應該由他來出面。

    然而,胡云風從頭到尾卻是置若罔聞,連屁都不敢多放一個。

    誠然,迎新閣和執法堂同樣都是三大閣的獨立部堂,拋開各自實力不論,理論上他身爲迎新閣閣主的地位跟對方這個執法堂堂主是平級的,而且這次新人考覈環節都是經過長老會首肯,所以他完全有跟對方理論的本錢。

    但是,對方可是威名赫赫的公羊傑啊!

    他胡云風在對方眼裡頂多也就是一隻稍微強壯點的螻蟻,跟這等凶神叫板,開什麼玩笑?如果他真敢這麼做,也許明天執法堂就會單獨請他來做客,把他身上的秘密扒得乾乾淨淨,到時候就等着死吧!

    說完這一句之後,公羊傑壓根就沒有多看任何人一眼,直接一個瞬身閃出高臺,下一刻,就已經消失在了衆人的視線之中。

    全場所有人不自覺鬆了一口氣,就跟身上突然少了一座大山一樣,公羊傑帶給他們的壓迫,某種程度上甚至堪比剛纔的威壓考驗,有過之而無不及!

    而後所有人的目光重新落在了胡云風身上,一個個都暗含着鄙視與不滿,這傢伙剛纔的表現簡直慫到爆了,也虧得他臉皮夠厚,這時候竟然還能面色如常!【9月19日晚上,魚人在哈爾濱理工大學舉行書友會,哈爾濱的讀者們不要錯過哦!請關注魚人二代公衆威信yuren22,發消息“書友會參與方式”即可獲得具體參與方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