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就連當時站在臺下冷眼旁觀的徐靈衝,此刻回想起來也覺得很有道理。要不然,根本沒辦法解釋爲何林逸中途明明已經撐不住了,之後卻立馬又恢復到從容自若的狀態。

    “這麼說來,這一次完全是被林逸那小子莫名其妙鑽了空子,被他走了狗屎運了?”徐靈衝雖然相信這個解釋,但還是有些耿耿於懷。

    “確實是這樣,所以這一次徐少你可真不能怪我們不盡力,畢竟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啊。”幾人唏噓感慨道。

    “那你們剛纔怎麼不說讓他們重新考覈,這樣的話就有機會重新整治林逸了啊?”徐靈衝皺了皺眉道。

    他之前本來沒把林逸放在眼裡的時候倒還沒什麼感覺,現在真的想方設法要對付林逸了,結果卻被對方鑽了空子逃過一劫,這可就讓他很不爽了。

    林逸如今已經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一天不拔掉,念頭就一天不能通達啊。

    幾個執法堂高手不由相視苦笑:“徐少,你也看到我們這狀態了,不好好調整休養個幾天根本恢復不過來,而且公羊堂主的話你也聽到了,我們怎麼敢違揹他的意思啊!”

    這一下,徐靈衝也沒話說了,事情牽涉到公羊傑這種實力強大的實權人物,連他也是毫無辦法。

    事實上別說他區區一介大少,就算是他爺爺徐元正親至,公羊傑肯不肯買賬都還兩說。

    畢竟人家可是北島三大閣新生代第一人,照這麼發展下去,未來問鼎三大閣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算是徐元正這種長老會巨頭,面對他的時候也只能客客氣氣地稱一聲師弟!

    “話說回來。以徐少你的勢力要對付這麼個小人物,不就跟捏死一隻臭蟲一樣簡單麼!而且他們新人考覈又不是隻有這一個環節,接下來這第二環節,想要做點手腳弄死他豈不是更加容易?”幾人出言建議道。

    新人考覈足有六個環節,其實嚴格說起來第一個威壓考驗環節。想要藉機殺人是最不容易的,反倒是之後幾個環節,尤其是這第二個環節,如果要製造一點意外弄死林逸,反倒是更加容易得手。

    “說得不錯!”徐靈衝眼睛頓時一亮,索性道:“第二個環節定在三天之後。你們幾個應該也恢復得差不多了,反正胡云風也要找高手幫忙做考官,乾脆就讓你們幾個走一趟得了,畢竟一事不煩二主嘛!”

    “好,我們幾個也正有此意!”幾人相視一眼,眼神中俱是陰毒之色。說到底他們落到這地步都是被林逸害的,這個場子,自然要從林逸身上找回來才行!

    徐靈衝點點頭:“那好,三日之後本少再把孟覺光幾個找來跟你們合計一下,他們跟林逸恩怨深厚,對林逸各種弱點了解得也更深,這一次。務必要確保萬無一失!”

    他已經在上官嵐兒面前丟了一次面子,絕對不能再丟第二次!

    且不說徐靈衝這些人咬牙切齒,如何謀劃對付林逸,林逸這個當事人卻是壓根就沒把這些人放在心上。

    事實如此,以林逸的真實實力和種種底牌,只要徐靈衝不是鋌而走險直接派人來暗殺他,其他時候就算耍盡陰謀詭計來對付他,到最後也未必能拿他怎麼樣。

    更何況,他還在這羣人之中安插了鍾品亮和李政明兩個內應,只要能夠及時獲得情報。再精妙的陰謀詭計一旦被曝光出來,說到底也只不過是一個笑話而已。

    回到迎新閣不久之後,康照明這個新人執事很快便將第一個考覈環節的積分情況張貼到了公示榜文之上,隨即便引來一衆新人的駐足圍觀。

    有人得意,有人唏噓。有人淡定,有人焦慮,又是活脫脫上演了一場衆生相。

    由於三大閣各自分開計分,所以每一閣新人關注的也僅限於自己閣內的積分情況,而青雲閣之中,林逸的神級滿分自然是一騎絕塵,將包括第二名在內的孟同遠遠地甩在了身後。

    看着這個積分,聽着其他人對林逸滿分的稱歎和豔羨,原本躊躇滿志誓要碾壓林逸衝擊第一的孟同,簡直氣得七竅生煙。

    林逸四十五分,而他卻只有二十四分,這纔是第一個環節,卻一下子就被拉開了二十一分的分差。如此巨大的差距,意味着接下來的五個考覈環節之中,如果林逸不犯什麼嚴重錯誤,就算他孟同再怎麼努力,可能也沒辦法彌補回來!

    其實本來以孟同築基初期的實力,就算他剛剛突破根基不穩,如果中途沒有發生殃及池魚這種倒黴事的話,再不濟也能堅持滿三炷香,甚至跟康照明和鍾品亮二人那樣堅持滿四炷香,這樣的話就算比不上林逸的神級滿分表現,也不至於被落下這麼多。

    只可惜,世上沒有如果,人要是走黴運喝口涼水都能塞牙縫,根本擋都擋不住,遇上這種事情,孟同也只能自認倒黴。

    讓他去埋怨徐靈衝徐大少?就算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啊!

    “九表哥,你可得幫我想想辦法啊,要不然被林逸這傻-逼騎在頭上,你我面子上都不好看吧!”孟同自己是沒有辦法了,只能轉向孟覺光求助。

    孟覺光看了一眼遠處被苦逼師兄幾人圍在中間談笑風生的林逸,面帶譏誚地冷笑一聲道:“你急個什麼,這纔過去一個環節,接下來整死他的機會還多得是,只要他一死,就算拿再多積分又怎麼樣,到時候難道還把第一名頒給死人麼?”

    “整死林逸?這能做到麼?”孟同聞言悚然一驚。

    他雖然一直在跟林逸作對,但頂多也就是想把林逸踩在腳底找回場子而已,還從來沒有想過直接要弄死林逸,事實上不只是他,在這之前就連孟覺光也都沒有這個想法。

    倒不是他們不夠心狠手辣,而是冒然整死一個新人,事情很容易鬧大,以他倆的能力根本罩不住,很容易把他們自己也給搭進去陪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