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周圍一圈新人又是敬畏又是豔羨的目光中,孟同得意地笑了笑,睥睨着林逸道:“作爲築基初期高手,就要有築基初期高手的尊嚴,尤其我們幾個率先築基成功的,更加要爲其他人做出榜樣,免得讓人以爲實力越強膽子反而越小,裝逼新人你說對不對?當然,如果沒這份實力那就當我什麼也沒說,畢竟越級挑戰這種事情不是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做的!哈哈哈!”

    不等林逸迴應,孟同當即大笑着轉身揚長而去,他的任務已經圓滿完成,以林逸一貫的裝逼表現,這次被挖苦嘲諷到這種程度,如果還不處心積慮想辦法打自己這些人臉,那才真見鬼了!

    一干新人跟着孟同一起散去,喬宏才義憤填膺地捏着拳頭道:“這幫混蛋太過分了,林逸老大,待會你可得好好表現一下,再拿一個神級滿分,把他們這幫人的臉都給打腫,打得他們從此生活不能自理,到時候看他們還有什麼臉說這些風涼話!”

    “錯了!”苦逼師兄看了看林逸陰沉的臉色,連忙勸道:“這幫人明顯是在用激將法,目的就是逼林師弟越級挑戰,一旦真這麼做了,那可就中他們奸計了,林師弟你可得三思啊,這事可不是說着玩的!”

    蕭然也出言提醒道:“確實,這幫人做得太刻意了,事出反常必有妖,林逸老大你可不能衝動。”

    聽了這倆人的話,喬宏才這才反應過來其中玄機,後怕道:“我靠太陰險了吧!孟同這傢伙能有這腦子?肯定是孟覺光在背後搞鬼,我剛纔都是廢話,林逸老大你別往心裡去啊,畢竟安全第一!就孟同那小子的實力,也敢選築基初期巔峰?簡直就是放屁,他肯定是想誆騙林逸老大你上當才故意這麼說的!”

    看着這三人替自己着急的神色。林逸卻是灑然一笑道:“你們幾個就把心都放在肚子裡吧,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沒腦子的人麼,沒事,我自有分寸的。”

    三人相視一眼,見林逸依舊淡定如常,這才鬆了口氣。說實在的,他們還真怕林逸被刺激得失去理智,也不甘示弱地選了一個築基初期巔峰,那可真就麻煩大了。

    畢竟,這一次抗擊打考驗不比上次抗威壓。抗威壓考驗的時候還能夠通過觀察自己的狀態,隨時可以決定要不要離場退出,但是這一次抗擊打考驗可不一樣,一旦事先選定了級別之後,就沒有任何更改的機會。

    如果因爲一時衝動而冒然選擇越級挑戰,最後的結果很可能就是被考官直接一招打死,到時候就算是趙宏博這位長老在場,都找不到出手救治的機會。

    幾人說話之時,那邊趙宏博已經將幾位執法堂高手的實力封印完畢。天階後期巔峰、天階大圓滿、築基初期、築基初期巔峰各設一位考官,而由於新人之中絕大數都是天階大圓滿高手的緣故,天階大圓滿高手額外多設了兩位考官,彼此可以相互輪換。

    而後。新人考覈第二環節,抗擊打考覈正式開始。

    讓人有些出乎意料的是,這次的考覈順序並非是按照一貫以來沖天閣領頭青雲閣墊尾的傳統,而是讓青雲閣新人打頭陣。

    林逸暗暗一笑。這次爲了針對自己,徐靈衝這幫人可真是耗費了不少心血啊,連這種小細節都注意到了。

    道理很簡單。就算事先有孟同這些人的嘲諷刺激,就算林逸一時上頭失去理智,但如果中間時間隔得長了還是不可避免地會冷靜下來,在沒有足夠底氣的情況下,很可能會放棄越級挑戰。

    但是現在這個考覈順序,一上來就是青雲閣新人打頭陣,這樣的話就不會給林逸留下什麼反應時間,才能保證計劃成功率!

    見趙宏博和執法堂的幾位考官已經準備就緒,胡云風便朗聲朝衆新人宣佈道:“接下來正式開始第二環節考覈,從青雲閣新人開始,兩位管事師兄先組織所有人公開報名,然後按照每個人報名的實力等級,從弱到強開始考覈。康師弟作爲新人執事,負責記錄。”

    胡云風說罷,孟覺光特意冷笑着瞥了林逸一眼,不過卻沒有直接讓林逸率先報名,而是走到孟同身旁,示意從他開始。

    孟同當即昂首挺胸,得意大聲道:“孟同,實力築基初期,挑戰築基初期巔峰!”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一片譁然,事先不知情的其他兩閣新人,此刻看向孟同的目光,一個個都是不可置信!

    別忘了剛纔閣主胡云風可是特意強調過,讓大家不要爲了逞英雄而選擇越級挑戰,那是不可救藥的傻-逼行爲,但是,這第一個報名的孟同竟然直接就選擇了越級挑戰,而且還是難度最高的築基初期巔峰,這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要知道,修煉界有一個共識,就越級挑戰來說,實力等級越高其難度便越大,如果說在低等級修煉者之間越級挑戰還時有發生的話,那到了築基初期以上的級別,這種情形就極爲少見了。

    因爲,在低等級的時候,彼此實力還只是一和二的區別,稍微用點其他底牌就足可彌補這點差距,越級挑戰的難度並不算太大。

    但是到了築基初期以上的級別,彼此實力就變成了一萬和兩萬,其中差距就根本不是尋常底牌能夠彌補的,想要越級挑戰,成功的可能性根本是微乎其微。

    更何況如今還是抗擊打考驗,在防禦這一絕大數人的弱項上想要越級挑戰,在常人看來這簡直跟找死無異!

    但是看孟同此刻自信滿滿的表情,衆新人覺得難以置信之餘,卻也不敢冒然出言嘲諷,生怕到時候被人打臉。

    這傢伙不管怎麼說也是所有新人中率先築基成功的佼佼者,說不定就有什麼強大的底牌能夠應付越級挑戰,畢竟到了這等層次,沒有一個會是不知死活的傻-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