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反正無論在世俗界還是來到這天階島,從來都是遍地仇家,林逸早就習慣了,也不多他們這幾個,最終誰踩誰還不一定呢!

    全場注視之下,林逸給苦逼師兄幾人使了一個讓他們安心的眼色,隨即便緩緩走到了這位考官面前,在一丈距離處站定。

    不似剛纔孟同那般趾高氣揚,卻是雲淡風輕,淡定從容,自有一派高手風範。

    考官不由愣了愣,心底忍不住泛起一陣嘀咕,之前見這小子面上從容自若,還可以認爲他是在強撐面子,但是現在死到臨頭,卻依然能保持住這副裝逼德行,甚至一點緊張的神色都看不出來,這未免也太能裝了吧?

    難道真是因爲看到排在前面的孟同都能夠撐下來,所以這小子自以爲也一定能夠輕鬆過關,這才肆無忌憚?

    考官暗暗一笑,這小子身爲一個築基初期高手連這麼點自知之明都沒有,而且絲毫預感不到其中的危險,待會掛掉那可真怨不得別人了,只能說他自己蠢!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這小子蠢成這副德行,連老天爺都不會幫他!

    場下徐靈沖和孟覺光這些人,看見這一幕頓時陰謀得逞地相視一笑,處心積慮設下的致命圈套,這一下終於要步入最後一個環節。

    到了這一步,林逸這小子就算臨時察覺到不對,再想回頭都已經不可能了,只能硬着頭皮撐下去,然後等待他的將是慘死,再沒有第二種可能!

    “嗚嗚嗚嗚!”全場這種近乎窒息的壓抑,讓上官嵐兒懷中的小卷卷熊本能地焦躁不安。忍不住朝着林逸嗚嗚直叫。

    作爲靈獸,就算如今還只是沒什麼實力的幼生期,小卷卷熊對於危險的感知能力依然遠在常人之上,而它很明顯地感覺到這股令它本能驚悸的危險,此刻正籠罩在林逸頭頂!

    “小白安靜。”上官嵐兒微微皺了皺眉。因爲徐靈衝之前給她透露過部分計劃的緣故,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麼細節,但她依然覺得現在這個情形有些不對勁,似乎林逸已經完全落入了對方的圈套,處境相當不妙。

    然而,她這時候就算有心要出面幫林逸。卻還要顧忌着之前跟林逸的約定,在人前必須做出討厭林逸的樣子,否則的話,非但幫不上林逸什麼忙,搞不好反而會給他帶來更大的麻煩。

    上官嵐兒雖然平時沒什麼心機,給人一種天真嬌憨的感覺。但這並不代表她笨,恰恰相反,真要有心琢磨什麼事情的時候,她比絕大數人都要聰明機靈得多。

    林逸既然讓她配合在人前演戲,雖然沒有具體說明是爲了什麼,但她也猜得出來,這其中必有深意。

    分析其原因。多半是爲了麻痹某些人,如果讓這些人看到自己跟林逸關係親近的話,因爲自己身份特殊的緣故很容易給林逸這個世俗界上來的草根新人帶來麻煩,甚至可能是殺身之禍這樣的大麻煩。

    所以在外人面前,自己必須跟林逸保持距離,這算是一種對林逸的變相保護。

    而如果現在出面阻止,且不說能不能真正幫到林逸,至少有一點,這一層變相保護天然就要破滅,這對於林逸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就算明知林逸此刻處境有些不妙,上官嵐兒心裡糾結了半天之後,卻始終沒有出面叫停,直至在林逸不動聲色給她遞了一個放心的眼神之後,她心中一塊大石頭才終於落了地。

    這個林逸小師弟。果然有把握應付這次的危機啊!

    雖然明知這種越級挑戰的難度極大,雖然跟林逸才不過數面之緣,對於林逸到底有多少底氣並不清楚,但上官嵐兒本能地選擇了相信林逸,相信她這個小師弟一定可以從容過關!

    “請。”林逸微微擡了擡手,示意考官可以隨時開始。

    裝模作樣!考官不着痕跡面帶不屑地撇了撇嘴,隨即迅速調動體內真氣凝聚於手掌之上,而後很快便達到了封印上限。

    但是這還沒完,即便已經達到了封印上限,透過並不算嚴密的封印空隙,他依然可以繼續調動殘餘真氣,只不過調動起來比較艱澀,而且數量有限罷了。

    這樣蓄勢片刻之後,這位考官手掌之上凝聚的真氣才終於達到極致,赫然已經遠遠超出了築基初期巔峰高手的程度,超出三成有餘!

    這次跟剛纔面對孟同時候不一樣,剛纔擊飛孟同的那一掌,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什麼令人心驚的地方,只有到最後擊中孟同那一瞬,才爆發出雷霆萬鈞的威力。

    但是這一次,就算考官還沒出手,單單只是這麼凝聚真氣,全場所有人就已經開始覺得心驚膽戰了,頗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架勢,壓迫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怎麼感覺這一掌遠比剛纔對付孟同那一掌強得多呢?衆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絲疑惑,但因爲他們本身才是天階大圓滿高手,對築基初期巔峰這等層次瞭解並不深的緣故,隨即便把這個念頭當成了錯覺。

    因爲之前閣主胡云風說得很清楚,每個考官的實力都是被封印定死的,同一個級別的攻擊,絕無可能出現一掌輕一掌重的現象,所以這個詭異的念頭,必然是一種錯覺。

    然而,這怎麼可能會是錯覺?

    剛纔孟同面對的那一掌,只有築基初期巔峰高手的七成威勢,而現在林逸面對的這一掌,卻是足足有着築基初期巔峰高手的十三成威勢,幾乎是前者的兩倍,威勢自然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糟糕,林師弟中計了!”苦逼師兄頓時心中一緊,他跟這些新人不一樣,新人們不瞭解築基初期巔峰是什麼實力很正常,但他怎麼可能不瞭解?

    別忘了,他可是卡在築基初期的壁障之上很久了,上次找林逸煉製了築基破障丹之後,雖然出於保證百分百成功的打算而沒有立即服用,但他這些天一直都在爲突破做最後的萬全準備,距離築基初期巔峰真正只差了一線之隔,對於突破之後能有什麼實力自然瞭如指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