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畢竟,上一次拿到神級滿分,他們還可以認爲是威壓大陣出問題的緣故,讓林逸走了狗屎運,但這一次,靠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實力!

    連續兩個環節拿到讓人難以置信的神級滿分,這樣的表現如果還不能深刻認識到林逸的牛逼,那就只能說,這幫人的腦子都被驢踢過了。

    “林師弟,你可真行啊,剛纔那一掌換我可扛不下來!”苦逼師兄臉上難得出現如此雀躍興奮的表情。

    剛纔那一掌的兇險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換做他自己,自忖根本不可能活下來,更不可能像林逸這樣輕輕鬆鬆,帶着一點點微不足道的輕傷就挺過來!

    他不知道的是,林逸剛纔這一下受傷並沒有表面上這麼輕,雖然他有着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基礎,還臨時琢磨出了利用真氣進行攻擊型防禦的竅門,但剛纔那一掌的殺傷力畢竟是堪比十三成築基初期巔峰的威力,即便放在林逸身上也依然是不容小覷。

    不過,因爲軒轅馭龍訣和玉佩空間的緣故,就算傷勢頗重,林逸也可以輕輕鬆鬆快速治癒,所以才能做到從容自如,從而亮瞎全場所有人的狗眼!

    不僅是苦逼師兄,已經恢復好傷勢的蕭然,此刻看着林逸的目光也是一陣灼熱,激動地豎了豎大拇指,敬佩之色溢於言表。

    要知道,這哥們可是個沉穩內斂的主,從來不擅長表達感情,更不會激動失態。但是今天這一幕,林逸的表現真是讓他大開眼界了!

    林逸能夠率先築基成功,這隻能說他天資過人,但並不能說明他就真的牛逼厲害,但是作爲來到迎新閣才區區一個月出頭的世俗界新人,能夠這麼雲淡風輕地扛住築基初期巔峰的全力一擊。這可就真的牛逼到爆了!

    不說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這麼誇張,但是讚一聲霸氣側漏,絕對一點都不爲過。

    以前蕭然只以爲自己跟的這個林逸老大爲人厚道,實力高超,但是今天之後就得再加一個標籤了,霸道絕倫。

    饒是蕭然從小沉穩,這時候也不由一陣心頭火熱,跟着林逸這麼一個霸道強勢的老大,日後必然是前途無量啊!

    而蕭然是這種想法,作爲林逸內應小弟的李政明。此刻的震驚更是比他有過之而無不及,要知道他跟蕭然不一樣,他不僅是天階島本土出生,而且出自丘水山莊,有着高人一等的家世,他從小所見過的世面遠非蕭然這等世俗界出來的新人可比。

    然而饒是如此,林逸今天的表現也着實差點令他咬掉舌頭,甚至不自覺從心底生出了一股膜拜敬畏的情緒。

    李政明忍不住喃喃低語,難怪林逸老大在明知道對方動了手腳的情況下。還敢從容應下築基初期巔峰的挑戰,看起來,自己還真是眼光不錯,跟了一個了不得的傢伙啊!

    “嘻嘻。本小姐果然沒看走眼,林逸小師弟真是深藏不露啊!”上官嵐兒不好明目張膽地表現得太雀躍,只得跟懷裡的小卷卷熊興奮低語道。

    “嗚嗚嗚嗚!”小卷卷熊得意地皺了皺鼻子,那還用說!

    “切。也不知道剛纔是誰在急得瞎叫喚呢!”上官嵐兒哭笑不得地白了它一眼。

    林逸作爲青雲閣最後一個上場考覈的新人,他結束之後,就意味着青雲閣新人已經全部考覈完畢。接下來只要等新人們療傷完畢,就能得出第二環節的最終積分。

    而青雲閣之後,則是輪到了玄機閣,最後才輪到沖天閣。

    有了之前青雲閣新人的表現做參照,無論是玄機閣新人還是沖天閣新人,做出的選擇明顯都更加理智靠譜,加之他們實力本來就比青雲閣新人高,整體表現自然要高出一截。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孟同和林逸之外,其他兩大閣再沒有新人敢於挑戰築基初期巔峰的難度,就算康照明和鍾品亮這兩個築基初期高手,也都是規規矩矩地選擇挑戰築基初期,而沒有任何越級挑戰的念頭。

    畢竟,他們既不像林逸這麼邪門強大,也不像孟同這樣有四品大還丹,如果挑戰築基初期巔峰,就算考官特意對他們放水,依然有很大可能性被一招斃命,還不如穩妥一點比較好。

    反正三大閣的考覈積分是分開計算的,就算林逸拿再多的神級滿分又怎麼樣,跟他們一點關係都不會有!

    而在玄機閣和沖天閣新人進行考覈的同時,那個負責築基初期巔峰的考官,卻是被徐靈沖和孟覺光兩人拉到了一旁角落,他們要知道林逸爲什麼在這種必死的局面下,竟然還能夠活下來,而且活得這麼輕輕鬆鬆!

    “馬劍,剛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你到底有沒有用全力對付林逸啊?還是偷偷給他放水了,跟剛纔考覈孟同一樣留了三分力?”徐靈衝面色不善地質問道。

    今天這種事情實在讓他無法理解,想來想去只能將原因歸結到這位名叫馬劍的執法堂高手身上,除了這傢伙偷偷給林逸放水之外,其他任何理由都無法解釋林逸爲何能夠如此從容地過關!

    事實上,就算馬劍真的偷偷給林逸放水留了三分力,林逸想要這麼從容過關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想看,孟同這個名義上跟林逸同級別的傢伙,事先服用了四品大還丹這種逆天丹藥,捱了那七成築基初期巔峰威力的一掌,至今都還依然半死不活呢!

    只不過,雖然同樣讓人難以理解,相比起林逸能夠輕鬆扛住十三成築基初期巔峰威力這種無稽之談,顯然還是這個解釋比較容易讓人信服。

    “徐少冤枉啊!我剛纔真的已經是盡全力了,一點後力都沒有留啊!”馬劍見徐靈沖懷疑他,頓時臉色一白,忙不迭喊冤道。

    他能夠有今天完全是徐靈衝幫他在徐元正面前說好話的結果,如果從此被徐靈衝猜忌,日後非但要少一座大靠山,甚至還可能反目成仇,到時候怎麼死都不知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