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旦失去了最起碼的公平,那麼所謂的新人考覈也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因爲這樣就算費盡周折,也無法讓真正有培養潛力的新人脫穎而出,三大閣投入這麼多修煉資源,那可真就打水漂了。

    不過,這些傷勢尚未恢復的人需要留在迎新閣正堂接受監督,像林逸這些已經被趙宏博當面檢查過的新人,卻是不受這個限制,可以提早回到各自洞府,進行日常修煉。

    出於替本次環節某些受傷比較嚴重的新人考慮,新人考覈第三個環節將在十天之後開始。

    正常來說,十天的時間,就算是傷勢再重的新人也應該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而如果十天之後還沒有恢復,那麼這新人顯然也不會有什麼前途,就算因此影響到下一個考覈環節的發揮又怎麼樣?

    反正都是廢物,而廢物從來都是沒有人權的。

    對於林逸這種當場就已經完全恢復的新人來說,這十天可就是非常難得休整機會了。

    因爲按照榜文公佈的考覈規則,之後的考覈環節可不像之前這兩個環節這樣當天就能結束,而是爲期相當漫長的持久戰,不僅消耗體力,更加消耗精力,所以如果這時候不趁機養精蓄銳,到時很可能會出現意想不到的問題。

    而除了休整之外,這十天時間,有上進心的新人還可以專門針對接下來的考覈環節做出相應準備,雖然也是臨時抱佛腳,但抱了總比不抱好。

    不過,在其他人躊躇滿志準備下一輪的時候,林逸卻沒怎麼把這事放在心上。該修煉修煉,該挖礦挖礦,作息跟之前完全一致。

    其他人見了他這副悠哉的樣子,除了豔羨之外,卻是不敢再說什麼嘲諷的話了。畢竟人家兩個神級滿分在手,超人一等的強大實力已經展露無遺,自然有他悠哉的本錢。

    這時候如果還跟之前那樣嘲諷的話,那隻能說明他們自己傻-逼了。

    而這十天之中,林逸還從李政明這裡得到了一個情報,孟覺光這幫人打算在接下來的考覈環節之中。想各種辦法來摸清他的實力底細,尤其是他隱藏極深的這門防禦武技!

    防禦武技?一開始得到這封情報的時候,林逸整個人都愣住了,直至看了李政明解釋了這幫人做出這個推測的原委,這才反應過來,哭笑不得。

    明明是靈機一動的神來一筆。結果卻被人認爲是刻意隱藏了一門強大的防禦武技,這事情發展得實在有些曲折詭異,着實讓林逸本人都汗顏了一把。

    不過這樣也好,孟覺光這幫人自以爲推測出緣由之後,就不會再去糾結他爲什麼能夠扛過十三成築基初期巔峰威力的攻擊了,這樣至少不會讓林逸的真實實力曝光,倒算是好事一件。

    至於所謂的防禦武技?這幫人既然喜歡這麼猜。那就讓他們猜去唄,猜得越不着邊際越好,也許到時候都不用林逸動手,他們自己就猜蒙圈了,還能省掉不少手腳呢!

    除此之外,林逸接下來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白天去靈玉堂挖礦,偷藏個兩三塊廢玉之後,晚上回來繼續修煉,鞏固築基初期巔峰的實力。

    不過。在進入下一個考覈環節之前,等在林逸面前的卻還有一個重頭戲,一月一次的內街開放日終於到了!

    自從上次在洪氏商會見到星墨石之後,林逸可是一直都在心心念念,併爲此做着各種準備。畢竟鬼東西曾經可是放眼整個天階島都數得上號的強人。連他都要高看一眼的東西,絕對不是凡物,林逸對此自是志在必得。

    不過,想起上次在洪氏商會遇到的那個,同樣對星墨石頗有興趣的沖天閣內門弟子,林逸心中就不由有些忐忑。

    雖然說星墨石一千靈玉的標價足以讓絕大數人望而卻步,而且因爲其貌不揚,很少有人會關注到它,更不大會有人花這麼多靈玉買一塊根本不知道有什麼用的破石頭,但是,世上總歸還是有識貨之人,就如那個沖天閣內門弟子。

    從當時的表現來看,這個沖天閣內門弟子身上,應該不夠一千靈玉,而且雖然是沖天閣出身,除了像徐靈衝這種背景極度深厚的大少,一千靈玉對於絕大數沖天閣內門弟子來說,始終都是一筆鉅款,不是那麼容易湊齊的。

    但是,如果真要有心去做,如果真是志在必得的話,一千靈玉卻也未必就湊不齊,至少林逸就從苦逼師兄這裡聽到過三大閣一些內門弟子私下在做高利借貸的傳聞。

    如果通過這個途徑,雖然代價巨大,甚至可以說絕對慘重,但想要湊齊一千靈玉卻也並非難事!

    林逸不知道那個沖天閣內門弟子是不是跟自己一樣志在必得,更不知道那人會爲了星墨石下多大的決心,但此時此刻,他已經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壓力。

    如果那人真的咬牙籌借了一千靈玉,而如果那人有着自由出入內街的資格,而不像自己這樣必須等到內街開放日的話,那可真就要與星墨石失之交臂了!

    更何況,如今已經過去整整一個月,除了那人之外,會不會出現其他識貨的競爭者呢?也許,那塊星墨石早已旁落別家呢?

    一時間,林逸竟有些患得患失起來,不過隨即便反應過來,失笑一聲道:“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管能不能爭到手,反正只要盡力而爲就沒什麼好遺憾的了。”

    算準日子之後,在內街開放日的當天凌晨,林逸便戴上千絲面具,披星戴月地出門了。

    他這是打算趕在內街開放的第一時間,就去洪氏商會將星墨石搶到手,而如果到那之後發現沒有,星墨石已經被別人提前買走了,那也只能說命該如此,自己並不是那塊星墨石的有緣人。

    到達坊市之後,天色還只是微矇矇亮,而內街卻是規定正卯纔會開放,也就是世俗界的早上六點整,眼下看樣子纔不到五點,遠沒到內街開放的時候。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