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只可惜,在林逸正式點頭將九尾穿雲豹屍體賣掉之前,他無論想怎麼處置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其他人沒有插手的資格,所以中年大鬍子就算滿腹怒氣,也只能狠狠盯着破爛王這個掃把星出氣。

    見林逸似乎相信自己的話,破爛王頓時來了精神,絲毫不管其他人的臉色,連連點頭道:“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材料,如果能夠拿來鑄器,其產生的價值必然遠在兩百靈玉之上!”

    “多謝奉告。”林逸沉吟了片刻,轉頭對中年大鬍子道:“不好意思,在下打算把前爪和鞭尾留着自己用,其餘依然整體一起賣掉,不知你還收不收?當然,價格可以低一些。”

    別忘了,林逸自己跟眼前這位破爛王一樣,可還是一個鑄器師呢,只不過沒有師承、沒有資料,也沒有鑄器製造捲圖,所以一直沒辦法嘗試。

    如今聽了破爛王的提醒之後,他突然靈機一動,與其把這前爪和鞭尾都賣掉,還不如留下來自己用,以前在世俗界找不到鑄器師,但這裡可是天階島啊。

    只要有心,想要找到鑄器相關的資料文獻並非難事,日後甚至還有機會成爲一名真正的鑄器師,面前這個口口聲聲自稱鑄器大師的破爛王就是明證。

    見林逸這麼提議,中年大鬍子有些爲難地皺了皺眉,不過隨後還是拍着胸脯,一臉的爽朗豪氣道:“反正我買你這九尾穿雲豹屍體也就是爲了做個招牌,並不是真正要拿出來賣,前爪和鞭尾你想留着就留着吧,只要剩下這些還能拿來做招牌就行!不過靈玉嘛,還是給你兩百塊,就當是交個朋友,我陳黑胡還不至於爲了這麼點靈玉扣扣索索!”

    “陳黑胡?”林逸微微一愣。

    “我姓陳,黑胡這是坊市這些人給我的外號,怎麼樣。跟我形象很貼切吧?兄弟怎麼稱呼啊?”陳黑胡哈哈一笑,還故意捋了捋他那濃密的鬍子。

    “呵呵……那就多謝了,我叫林二。”林逸點點頭,隨口起了一個以前從來沒用過的化名。

    陳黑胡點點頭,當即讓旁邊一個手下小廝將九尾穿雲豹的前爪和鞭尾割下來,同時又點了兩百塊靈氣飽滿的好玉,遞給林逸。

    “陳黑胡兄弟。既然我這九尾穿雲豹的屍體不是完整的,屬於不太好的貨色了,你爽快,給我二百靈玉,但是我卻不能這麼收了!”林逸卻是擺了擺手說道:“剛纔我看,在你夥計的背囊裡。還有一些成色不太好的靈玉,要不,你給我那些靈玉吧!”

    “恩?”陳黑胡一愣,他沒想到林逸這人居然也不是貪財之人,他的確有一些成色不好的靈玉!

    做買賣嗎,你不能挑顧客不是?人家給你什麼你就得要什麼,當然。那些靈玉一般都是三頂二來的,要是一頂一他是不會做的。

    “這個就不必了吧,那些靈玉成色不好,靈氣不充盈,既然都以兄弟相稱,我自然不能坑你!”陳黑胡想了想,說道。

    雖然,這麼一換。他能省下一大筆錢,但是他本是個爽快人,也不在意這點兒了。

    “就是如此,我才如此。”林逸堅決的說道:“不然,下次我沒法找你做生意了!”

    看到林逸堅決,陳黑胡也只好點了點頭,道:“那這次我就佔些便宜了。林二兄弟,以後要是再獵殺到什麼靈獸,可一定要關照老黑我啊,放心。價格絕對讓你滿意!”

    他之前之所以這麼爽快,除了需要九尾穿雲豹這個招牌之外,另外確實有藉機結交林逸的心思。

    當然,現在更是覺得林逸不但實力高超,而且人品也很好!

    由於林逸沒有刻意隱藏實力的緣故,陳黑胡可以清晰感受到林逸如今還只是一個築基初期巔峰高手,在這築基期高手滿地爬的天階島上並不算強,但越是如此,反而越發顯出林逸的難能可貴。

    一個築基中期高手能夠獵殺到九尾穿雲豹並不稀奇,但是作爲一個築基初期巔峰高手,想要做到這一點那就難如登天了,能夠做到這一步的,無一不是人中龍鳳天才之輩!

    身爲一個精明老到的生意人,陳黑胡自有一套他的觀人之術,知道什麼人有發展前途需要儘量結交,什麼人沒有前途可以不屑一顧。在他眼裡,林逸自然就是前者,而破爛王這種傢伙就屬於後者了。

    “一定!”林逸點點頭,他日後少不得還是要跟各種強大的靈獸打交道,到時候如果再獵殺了什麼靈獸,倒是正好可以賣給這個陳黑胡,省得麻煩。

    跟陳黑胡寒暄兩句,眼看天色漸亮,快要到后街開放的點了,林逸當即便告辭離去。

    然而走了沒幾步,突然察覺背後有人在跟着自己,林逸頓時心中一動,莫非有人見財起意?兩百靈玉雖然不算太多,但也足夠讓一些人鋌而走險了!

    藉着漸漸多起來的人流掩護,林逸不動聲色地轉身觀察了一番,隨即一眼便發現了那個跟着自己的人,竟然是剛纔那位破爛王。

    林逸頓時納悶了,這傢伙跟着自己想幹嘛?難道真是想對自己下手,但看起來不像啊?

    目測這傢伙的實力,在築基初期巔峰高手之中絕對不算強,應該沒這麼大膽子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來吧?

    見林逸注意到自己,破爛王隨即便快步走到了跟前,猶豫片刻之後,鼓起勇氣問道:“這位林二兄弟,剛纔那個九尾穿雲豹的前爪和鞭尾,不知你打算拿來怎麼用?”

    “哈?”林逸更加莫名其妙了,我自己的東西我愛怎麼用就怎麼用,爲毛要告訴你一個素不相識的外人?

    見林逸這副神色,破爛王頓時反應過來有些冒昧了,急忙解釋道:“是這樣的,林二兄弟你剛纔也聽陳黑胡他們說了,我是一名鑄器師,自認天賦和實力都不差,只不過這是一個非常燒錢的職業,而我又沒這麼多靈玉去買好材料,所以一直鑄造不出像樣的神兵利器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