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作爲洪氏商會幾十年的老掌櫃,洪鐘對於人心的把握,只能用兩個字形容,老辣。

    “好,那到時候就有勞了。”林逸點點頭,轉身而去。

    洪鐘爲何會對自己如此殷勤,林逸心裡跟明鏡一樣,說白了就是因爲兩枚極品築基破障丹而產生疑惑,從而生出了種種神秘的推測,想要拉攏自己給他們創造更大的利潤。

    這是每一個有眼光的商人都會幹的事情,只不過這個金掌櫃幹得更加老成出色,更加讓人如沐春風而已。

    林逸對這種事情並不反感,事實上,他初來乍到上來天階島,正是需要這種商業合作伙伴的時候。

    畢竟,修煉者最爲看重的財法侶地四件大事,財字可是排在第一位的,只有財力雄厚,才能確保得到源源不斷的各種天材地寶,才能不斷快速升級,直至爬到修煉界的頂端。

    這個財,指的自然不是世俗界的那種錢財,而是靈玉之類能夠縱橫修煉界的硬通貨。

    林逸如今雖然能夠每天在靈玉礦區偷藏兩三塊靈玉,有時候還能借着孟同這幫人廢玉換好玉增長一點,但說到底都只能算是小打小鬧,遠遠不足以上升到財的高度。

    而真正想要讓財發揮出巨大的能量,那麼就必須做大,不可避免地,林逸需要尋找一個靠譜的商業合作伙伴,這樣才能將他種種底牌優勢最大限度地挖掘開發出來,爲將來發展鋪平道路。

    從剛纔短短片刻的接觸來看,洪鐘這個洪氏商會的老掌櫃,絕對有着成爲他商業合作伙伴的能力,如果真能緊密合作,以林逸的底牌加上洪鐘老辣的商業能力,日後闖出一番大場面並非難事。

    當然,日久見人心,這件事關係到未來前途。事關重大,林逸必須要好好考察才行。

    除非能夠真正做到知根知底,否則他纔不會輕易將什麼人當成商業合作伙伴,頂多互相利用而已,畢竟這可是關係到身家性命的大事,再怎麼慎重都不爲過。

    離開洪氏商會,林逸並沒有急着回迎新閣。而是好整以暇地在內街這邊又逛了兩圈。

    畢竟內街開放日一個月才這麼一天,趁着這個難得的機會自然要好好熟悉一下,有些東西就算暫時不買,但心裡卻必須要有個概念,日後如果用得上,便能有的放矢。而不至於像個沒頭蒼蠅一樣到處白費勁。

    逛完內街,林逸這才離開坊市,準備回去迎新閣,然而剛走到無人小道處,玉佩突然開始示警,致命偷襲陡然而至。

    一道犀利至極的劍氣從一個極爲刁鑽詭異的角度,從後方十丈之外直襲林逸後心。來勢之快,讓人防無可防。

    靠着疾風追電靴的速度加成,瞬間將蝴蝶微步發揮至極致,林逸這才扭動身形,堪堪躲過這來勢洶洶的致命一擊,然而饒是如此,心中也着實一陣後怕。

    這一道劍氣並不絢爛奪目,乍看之下稀鬆平常。甚至於很多天階高手催發出來的劍氣威勢都可以比這強大百倍,但是,兩者威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說那些天階高手劍氣的威力是一,林逸可以完全不將其放在眼裡的話,那麼這一道劍氣,威力便至少是八百,甚至是一千。林逸剛纔這一下如果不能及時避開的話,唯一的下場就是身死道消。

    若不是有玉佩這個救命示警,林逸這時候搞不好就已經在地府報到了。

    就算林逸想要療傷,也需要時間。人家不會趁機再補上一劍麼?

    “嘿,區區一個草根散修,竟然能躲過我的奪命連環劍二十二式,還不賴嘛!”一道眼熟的身影緩緩從路旁樹幹處走出,赫然是剛纔在洪氏商會競爭星墨石的於哲。

    果然是這傢伙!

    林逸對此早有預料,這傢伙之前在洪氏商會的時候,就已經流露出凌冽的殺機,只不過在那種場合他根本不敢動手而已。

    而之後從洪氏商會出來,林逸特意繞了內街兩圈,其實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探出這傢伙的位置,因爲他知道這傢伙必然會尾隨上來打自己的主意。

    然而結果卻是有些出乎意料,在內街繞了足足兩圈,以林逸的感知卻愣是沒有發現這傢伙的蹤跡,這才無奈作罷離開坊市。

    事實上從離開坊市到現在,已經過去足足一炷香工夫,饒是以林逸的謹慎都不由開始覺得,這傢伙會不會已經放棄了?

    於是稍一大意,危機就來了。

    林逸面上從容平常,心中卻是暗歎僥倖,如果不是有玉佩示警,剛纔這一下可真就被對方得手了!

    這傢伙明知自己是築基初期巔峰,以他築基中期高手的實力,卻愣是跟了自己這麼久才動手,而且絲毫不顧體面,選擇了讓人避無可避的偷襲。

    無論是耐心還是謹慎,都已經清晰地表明,這傢伙絕對不是尋常的易與之輩,跟之前在洪氏商會時候的膚淺表現,簡直完全判若兩人!

    看着此刻於哲戲謔神色之中展現出來的強大自信,林逸心中頓時一緊,這傢伙,從剛纔在洪氏商會的時候就已經在演戲,那時候表現出來的膚淺完全是演出來的,爲的就是麻痹自己,讓自己以爲這人不過如此!

    這傢伙,可遠比孟覺光之流要強大狡猾得多啊!

    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強敵!

    林逸面上不動聲色地盯着對方每一個動作,心中卻已是無比戒備。

    雖然說來到天階島一個多月,前前後後已經見過不少強人,甚至還親身感受過長老級高手的威勢,他們的實力遠在面前這人之上。

    但是,說到底之前見的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死敵,他們從來沒有這麼明目張膽地對林逸表現出殺意,就算是徐靈衝、孟覺光這些結怨頗深的死對頭,想要殺他也必須要絞盡腦汁找一個合適的機會才行,而不會像面前這人一樣,二話不說,一上來就直接下死手。

    看來千絲面具這東西也是有利有弊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