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逸暗暗苦笑一聲,戴了這玩意之後雖然可以隱藏身份,做很多原來不方便做的事情,但同時卻也相當於丟掉了一層保護傘。

    別忘了,三大閣素來重視新人,任何涉及到新人的事情都不是小事,尤其若是新人被殺,那必然會驚動執法堂。

    故而就算是徐靈衝這樣背景深厚的大少,想要對付林逸也不敢使用簡單粗暴的手段,只能暗中用一些陰謀詭計,至於其他人,那就更沒這個膽子了,就算是跟林逸結仇也絕對不敢直接對他下死手。

    但是眼下不一樣,因爲戴了千絲面具的緣故,林逸不再是林逸,而是林二。

    林逸是青雲閣新人,但是這個林二,卻只是一個來歷不明的草根散修。殺林逸這個青雲閣新人,會惹來天大的麻煩,但如果只是殺掉林二這個草根散修,那卻屁事也不會有。

    只要不是光天化日在鬧市動手,執法堂纔不會來管你是不是殺人放火,區區一個草根散修的死活,與他們何干?

    “你如果聰明一點呢,那就趕緊把星墨石交出來,這樣還可以稍微平息一點老子的怒火,待會給你留一個全屍。”於哲一臉戲謔地盯着林逸道,並沒有立即動手。

    他絲毫不怕林逸逃跑,因爲眼下的情形,林逸就跟被貓逼進了死角的耗子一樣,根本不可能脫身。

    區區一個築基初期巔峰的散修,面對他這個築基中期的沖天閣內門弟子,就這還想跑?跑得掉麼!

    “能不能問一句,這塊星墨石到底有什麼用?”林逸卻是不慌不忙,挑了挑眉問道。

    他當然不是真心想知道星墨石的用途,因爲這種事情根本不用對方解釋,回去之後鬼東西自然會給他說個明白,他之所以故意這麼問,只是想知道對方到底知道多少。

    從而藉此來判斷。殺死對方的必要性有多大!

    不錯,林逸如今想的並不是逃生,而是反殺!雖然對方是築基中期高手,甚至在築基中期高手之中只怕都算是難得一見的強人,但林逸依然有這個底氣將其反殺。

    越級挑戰雖然很有難度,但同時卻也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那就是天然包裹了一件弱者的外衣。可以扮豬吃虎!

    就算對方再怎麼小心謹慎,因爲自以爲實力佔據了絕對上風的緣故,多多少少都會有些輕敵,這是不可避免的人之常情。面前這個狡猾兇殘的對手也是一樣,否則的話,這傢伙早就下死手了。根本就不會停下來廢話。

    而無論對於任何級別的高手來說,輕敵,從來都是一個破綻,尤其在面對林逸這種有着強大底牌的所謂“弱者”的時候,這個破綻尤其致命!

    “你不知道星墨石的用途?”聽了林逸的問話之後,於哲明顯一愣,他可不知道林逸有這麼多彎彎繞繞。還以爲林逸只是想臨死之前問個明白呢。

    於哲面帶玩味地上下打量了林逸一番,不知道星墨石有什麼用,卻還敢拿出兩枚極品築基破障丹這樣的大手筆,這麼說來,這個散修非但一點都不窮酸,反而是個難得一見的土豪?

    “我只知道這東西不簡單,至於到底有什麼用,並不清楚。”林逸淡淡地應了一句。

    “嘿。那你就準備好死不瞑目吧,你不會天真地以爲老子會這麼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吧?真是異想天開啊,你以爲老子是什麼人,傻子麼?”於哲冷冷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猙獰的厲色,似乎接下來就準備直接動手。

    林逸心中頓時一沉,這傢伙果然不好對付。

    然而隨即。卻聽於哲繼續道:“不過你要是交出點什麼值錢的東西,比如極品築基破障丹之類的,老子倒是可以讓你死個明白。”

    呵,原來是想借機敲詐一筆麼!

    林逸嘴角彎起了一絲微不可察的弧度。將手伸入懷中,等到再拿出來的時候,手上多了一個跟之前在洪氏商會時一樣的小盒子,打開盒蓋,裡面正是一枚極品築基破障丹。

    上次煉製一共出爐六枚,給了苦逼師兄兩枚,林逸自己吃了一枚,交易星墨石用掉兩枚,他現在手上的,是最後一枚。

    看到極品築基破障丹,於哲臉上明顯多了幾分貪婪之色,撇開星墨石這種足可改變命運軌跡的至寶不談,極品築基破障丹,對於任何一名築基期高手,哪怕築基後期巔峰高手都是致命的誘惑。

    面前這個於哲,自然也不例外。

    說到底,就算他能夠得到星墨石,一時半會也還不能立即派上用場,就眼下來說,一枚極品築基破障丹的實用性遠遠在其之上,而且,這同樣是可遇不可求的重寶!

    “還有麼?如果能夠拿出更多好東西,讓老子滿意的話,也許可以考慮一下放你一馬。”於哲故意誘惑道。

    放我一馬?林逸聞言不由暗暗撇嘴,這傢伙還真是把自己當成傻-逼了,如果真拿出更多重寶,這傢伙只怕直接就要按捺不住開始殺人掠貨了,更不可能放過自己。

    “沒有了,這下你可以說了吧。”林逸面無表情道。

    於哲聞言不由失望地搖頭道:“那還真是可惜啊,不過能夠到手一枚極品築基破障丹,今天也算不虛此行了。當然,我相信你身上肯定還藏了好東西,既然不想自己拿出來,那就我來幫你拿!”

    說着話,於哲腳下瞬間爆發,以肉眼難辨的速度朝林逸直撲過來!

    從頭到尾,他都沒想過要告訴林逸什麼東西,更沒想過要饒林逸一命,之所以這麼多廢話,只不過是想從林逸身上敲詐出更多的好東西而已。

    不過,既然林逸不願主動拿,那他也不勉強,反正殺了林逸之後,這些東西還是要落到他手上。

    只是打鬥過程中可能會被劍氣損毀而已,但事情既然已經發展到這一步,損毀就損毀吧,先殺了再說。

    看着對方的動作,林逸眼神微微一凝,對方這個速度,比起擁有疾風追電靴和蝴蝶微步速度加成的自己,幾乎都是不輸半分,再加上一開始偷襲時候展現出來的強大劍氣,果然是個棘手的危險人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