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於哲剛纔言之鑿鑿,不太像是假話,但這傢伙畢竟是敵人,這種事情還是找鬼東西求證比較靠譜。

    “不錯,放眼整個天階島知道這個隱秘的人確實如他所說,屈指可數,如果不是當年偶然從靈獸之王嘴裡聽說過這東西,就算是老夫也不知道。”

    鬼東西解釋道:“星墨石這東西最大的用途,就是助人完美突破金丹期,這種人比起通過其他途徑突破的高手要強得多,雖然金丹期無敵這個說法稍微有點誇張,但也相差不遠了。資質但凡過得去的人,有這東西輔助,日後成長爲一方大佬都不是問題,所以老夫當初纔會讓你想辦法買下來。”

    “原來如此!”林逸不由感激道:“多謝前輩指點,如果不是您提醒我,這塊星墨石可就要與在下失之交臂了。”

    雖然鬼東西沒有具體解釋,但透過完美突破金丹期這等字眼,林逸就已經能夠自行揣摩出一些東西來了。

    就跟他當初突破築基期時候一樣,突破金丹期必然也有多種方式,雖然每一種都絕對不會容易,但是利用星墨石突破的這一種,不出所料必然是最強大的突破方式,要不然也當不起完美突破金丹期這等稱號。

    “桀桀,你小子要是真感激老夫,日後就想辦法多給老夫弄點新鮮的靈獸內丹來,等級越高越好,老夫有大用。”鬼東西桀桀笑了一聲。

    這傢伙自己不是靈獸一族的長老麼?竟然還讓自己去弄新鮮的靈獸內丹,還越高級越好,這豈不是鼓勵自己去獵殺他們靈獸一族?

    “好。”林逸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沒有多問,反正到時候如果有合適的機會,照做就可以了。

    “對了,星墨石這東西雖然知道的人很少,但畢竟是難得一見的至寶,懷璧其罪的道理不用老夫再教你了吧?你日後如果想過得稍微安生一點。那最好還是將對面這小子趕緊滅口吧,否則一旦被他說漏嘴,後患無窮。”鬼東西提醒了這一句之後,便沒了聲音。

    林逸淡然一笑,就算沒有鬼東西提醒,他本來也已經打算這麼做了,畢竟星墨石這等至寶如果讓人知道得太多。那可不是什麼好事。

    而就在他用神識與鬼東西交流的這眨眼工夫,對面於哲已經從貪婪狂熱中清醒過來,這傢伙畢竟也不是普通貨色,以他的心志就算做不到像林逸這樣平常心,但也絕對不會沉溺太久,更不會真的不可自拔。

    “好了。現在你想知道的也已經知道了,可以把極品築基破障丹給老子了吧!”於哲冷冷地盯着林逸道。

    然而林逸卻是對着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我可沒打算把它給你,我騙你的。”

    說着,伸手便將手上這枚極品築基破障丹收了起來,配合臉上這副戲謔的表情,饒是於哲這種城府極深的人。都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

    “這麼說,你是準備好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了是麼?老子滿足你!”說罷,於哲臉上猙獰之色一閃而逝,殺機,隨之而來!

    這麼輕易就被激怒了?

    林逸不由挑了挑眉,如果對方換做孟同這種貨色,就算實力再強大,他也沒必要太放在心上。甚至都沒必要玩什麼心理戰,想方設法激怒對方露出破綻。

    但是換做面前這傢伙,他卻是一點都不敢小覷,且不說對方明面上的實力本來就比他強,之前表現出來的狡猾謹慎,更是讓人相當棘手。面對這樣的強敵,想要找出對方的破綻可不容易!

    別忘了這傢伙之前在洪氏商會時候裝出來的膚淺德行。那麼現在,他是真的被自己激怒了?還是說,他只是將計就計,藉機來麻痹自己?

    林逸心裡沒底。只能全力以赴,就算有着種種強大底牌在手,對面畢竟是一個強大的築基中期高手,如果稍微掉以輕心,接下來等待自己的,很可能就是萬劫不復的下場!

    面對於哲的迅速逼近,林逸卻是不退反進,當面迎了過去,全力施爲之下,他此刻的速度甚至比對方還要快上一線!

    於哲頓時一驚,任何一個神智正常的築基初期巔峰高手,面對他這麼一個築基中期高手,都絕對不會是這種反應吧?難道這傢伙還以爲能夠正面扛住自己不成?這也太沒有自知之明瞭吧!

    不過是區區一個草根散修而已,這傻-逼哪裡來的勇氣?哪裡來的魄力?

    獰笑一聲,於哲當即並指爲劍,一道無形勝有形的凌厲劍氣隨即在其手指末端延伸而出,就跟絕世好劍初露鋒芒一樣,周圍一片無論沙石草木,俱都刷刷震響!

    林逸心中一動,這才明白過來對方之前發出的劍氣並不是靠着什麼神兵利器,而純粹是靠着他本身的強大實力,這個對手當真是非同小可啊。

    之前偷襲的那一道劍氣本來就已經很強,但是現在對方指尖蓄勢待發的這一劍,不再像之前那樣隱藏聲勢,殺傷力只會更強!

    但即便如此,林逸依然沒有任何要退避的意思,兩人各自全力施展身法,原本相距十丈的距離瞬間被縮到極短。

    一個呼吸之後,兩人之間已經只剩下一丈距離,於哲似是看出了林逸的意圖,早就聚在指尖的劍氣凝而不發,竟是將其當成了實質兵器,直接刺向林逸的面門。

    而就在劍氣即將入體之時,眼看着避無可避,林逸卻是身形一扭,搶在最後關頭,硬生生改變了方向,與劍氣擦肩而過!

    “哼,早就知道你會玩這一出,真是雕蟲小技,班門弄斧!”

    於哲冷笑一聲,指間劍氣早有準備地隨即跟着轉移,如果不是提前看出了林逸正面佯攻實則趁機逃跑的意圖,他這一道劍氣早就已經釋放出去了。

    雖然理論上,如此之短的距離正面出手,幾乎沒有落空的可能,但如果林逸早有準備的話,以他展現出來的速度還是不小機會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