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追!這是林逸反應過來的第一個念頭,然而此刻應該已經被對方逃出了一段路程,一時半會卻也很難找準方向。

    而就在林逸準備找個方向試試運氣的時候,卻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心中頓時一緊,如果他追殺於哲的事情被旁人撞破,那這事情可就麻煩了。

    畢竟這傢伙怎麼說也是沖天閣內門弟子,林逸要是敢在人前殺他,那簡直就是當衆挑戰三大閣,就算找死也不是這麼個找法。

    聽着腳步聲越來越近,林逸不由一陣無奈,以他現在這狀態雖然比起對方於哲要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太多,且不說被人撞破之後無法繼續追殺,如果來的是個心術不正的傢伙,對自己生出趁火打劫的心思來,那可真是逃都逃不掉。

    穩妥起見,林逸只能放棄追殺的打算,一邊迅速離開現場,一邊扼腕嘆息不已。

    這傢伙真是狡猾難纏啊,連這樣都殺不死他,竟然還被他跑掉,這貨不是屬黃鼠狼的吧?

    而且這傢伙壓箱底的東西,除了剛纔那一分爲二的奪命連環劍之外,竟然還有這一拋詭異強大的粉末,當真是詭計多端,不容小覷。

    不過,這一次如此大好的機會都被他跑掉,以後再想除掉這人可就很難了,畢竟雖然知道對方是沖天閣內門弟子,但連姓甚名誰都不清楚,已經很難再碰到這樣四下無人的機會。

    再者說,日後就算真有這樣的機會,以對方展現出來的狡猾謹慎和強大實力,林逸除非用更加強大的實力直接碾壓他,否則想要像這次一樣用攻心戰將其玩弄於股掌之間,幾乎難如登天。

    “算了,既然被他跑掉也沒辦法,看來日後再使用千絲面具和林二這個身份的時候,得小心一點了。”

    林逸無奈地搖了搖頭。今天所幸也就是戴了千絲面具掩藏了身份,否則如果是真實身份跟對方結仇的話,日後可真要不得安生了。

    本來就已經有徐靈衝、孟覺光這一幫死對頭,若是再加上一個狡猾兇殘的於哲,以後在迎新閣的日子,不出意外的話,天天都得陪着這幫傻-逼浪費時間。那還潛心修煉個屁啊!

    避開一路上其他人的耳目,林逸順利回到迎新閣洞府之後,當即開始療傷,雖然沒有殺掉於哲讓他有些遺憾,但今天順利將星墨石買到手,已經算是大獲成功。

    一件能夠助人完美突破金丹期的至寶。這事若要傳出去,那可是讓天底下所有人都要眼熱的強大機緣!

    林逸雖然一時半會還用不上,但日後總歸有這麼一天,最強金丹期高手,從此開始一步步踏上天階島頂級強人的行列,這種事情光是想想就已經讓人熱血沸騰!

    林逸不知道的是,在他離開足足一炷香之後。就在離塵爆中心點不遠的地方,厚厚的黃土之下,艱難地爬出了一個半死不活傷痕累累的傢伙,正是於哲。

    雖然從頭到尾,林逸都利用攻心戰將對方玩弄於股掌之間,但有一點他卻是出現失誤了,那就是他低估了自己狂火八卦掌二十二式的威力。

    雖然二十二式確實不可能讓一個築基中期高手直接斃命,但以剛纔的絕佳機會。那一掌幾乎發揮了十成十的威力,於哲中了這一掌之後就算不死,也已經重傷到不行。

    而他接下來又用粉末釋放塵爆,連帶着他自己也不可避免地傷上加傷,根本不可能在這短短時間內逃出去多遠。

    於哲雖然知道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林逸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再追殺他,但問題是。他之前一路跟了林逸這麼久,特意到了這麼一個極爲偏僻的角落纔出手偷襲。

    如果想要回到人流較多的大道,他至少要逃出兩裡之外才行,而以他這樣的傷勢。根本不可能瞞過林逸的感知跑出那麼遠的距離,所以只能險中求生,留在原地趁着塵爆的機會將自己深埋進泥土之中,其中唯一的生機,就是打賭林逸不會在這裡駐留太久。

    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狠招,且不說林逸會駐留多久,這麼做首先就把他自己逼上了絕路。

    深深活埋進泥土之中,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來,他這樣的築基中期高手雖然不在話下,但別忘了他如今可是重傷瀕死的狀態,埋的時間稍微長一點,跟普通人一樣會窒息而死。

    而且,就算不是窒息死掉,他也未必有這個力氣從泥土中掙扎出來,到時候還是一個死字。

    但於哲根本沒有考慮這麼多,他就是這麼做了,死裡求生,結果愣是被他抓住了這最後一線生機!

    當然,這一線生機也有僥倖的成分,如果當時不是有人經過,林逸必然會留下來好好探察搜索一番,而絕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

    只能說,天無絕人之路,他於哲雖然從今天打林逸的主意開始,從頭到尾就是一個錯誤,但最後的運氣還算不錯,即便磕到鐵板碎了一地的牙,總算還是能夠撿回一條小命。

    “呼——呼——”

    終於重見天日,於哲貪婪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氣,雖然身上的傷勢已經嚴重到隨時都可能掛掉的地步,但以他築基中期高手的生命力,如果沒有外力干涉,只要他自己不想死,他就依然有機會活下來。

    wωω ●t tkan ●¢ 〇

    嘿,幸虧老子有底牌,不然今天還真是要被你措手不及的一招打死!

    晃晃悠悠,勉強從地上強撐起身子,於哲卻沒有就此離去,而是結合林逸之前的路線張望了一番,虛弱卻疑惑自語道:“這個方向過去,就只有迎新閣了,普通的草根散修應該不會往這邊走,難道這傢伙竟然是迎新閣的新人?不太可能啊,迎新閣什麼時候出現築基初期巔峰的新人了?或者說,這傢伙是迎新閣的管事?”

    思索了半晌之後,於哲因爲重傷虛弱的緣故,一陣頭暈差點就摔倒在地上,勉強穩住身形之後才踉踉蹌蹌離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