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傢伙原來只不過是沖天閣的監察執事?

    洪鐘聞言不由古怪地再度打量了南天勇一番,這傢伙看起來挺正常一人啊,怎麼這麼缺心眼呢,區區一個沖天閣監察執事竟然敢欺負到洪氏商會頭上?

    這傢伙哪裡來的底氣?哪裡來的魄力?

    是該說這傢伙真膽子大呢,還是該說他無知者無畏,根本就不知道洪氏商會這四個字所代表的含義呢?

    按照道理,但凡稍微有點頭腦有點見識的人,都應該知道洪氏商會是什麼樣的存在,總不至於孤陋寡聞到這副地步吧!

    所謂沖天閣監察執事,相當於是沖天閣內部的執法堂人員,屬於執法堂外派到三大閣的特使,但是實際上,要接受三大閣和執法堂的雙重領導,說白了就是什麼都能監察,卻又什麼都要看兩邊高層的意思行事,沒有一點兒自主的權力,嚇唬嚇唬普通弟子還行,實際上,弟子犯了小錯,還是要三大閣內部拿主意,除非是大錯,但是執法堂就會直接干預,那也沒有監察執事什麼事兒。所以監察執事的權力相當不小!

    這個身份放在堂堂洪氏商會面前,壓根連個屁都算不上,連沖天閣閣主上官天華,都要對洪氏商會高看一眼,小小一個監察執事敢來洪氏商會大放厥詞?

    這貨壓根就是吃錯藥了吧?還是說今兒出門忘記吃藥了啊?

    殊不知,南天勇這人一向自大自狂,之前一直在後山殿任職,除了跟於哲這個徒弟之外,極少與外界接觸,而近些年爲了突破又一直處於閉關狀態,最近閉關成功才被調派回沖天閣,擔任至關重要的監察執事一職。

    然而上任纔沒幾天,唯一一個徒弟於哲卻被人打個半死。他這個師父當然要爲其出頭,之中又被於哲添油加醋挑撥了幾句,他纔會找上門來討個公道。

    在這之前,他雖然聽人提過洪氏商會的名頭,但壓根就沒放在心上,區區一個開門做生意壓榨普通人的無良商家而已,在他堂堂沖天閣監察執事面前算個屁啊!

    有靠山?麻痹的。誰沒有靠山啊?沒有靠山他能從一個執法堂普通弟子外派到沖天閣嗎?而且,南天勇三兄弟,在天階北島也算是根深蒂固,所以平日裡做事也有些肆無忌憚。

    於是,纔出現了眼下這一幕,堂堂洪氏商會竟然被小小一個監察執事堵上門。幾十年來頭一次攤上這種莫名其妙的稀罕事,洪鐘簡直是哭笑不得。

    不過,洪鐘雖然覺得滑稽,但面上還是強忍住笑意,一本正經地問道:“那你覺得這事應該怎麼了呢?”

    南天勇抖了抖眉毛,故作大度道:“也別說本大爺訛你們,這樣吧。你們賠個一千塊靈玉,就當是傷害損失費,另外再說一下前兩天跟我徒弟搶石頭那傢伙的底細,咱們這事就算了了,怎麼樣?”

    聽完這話,洪鐘和店裡面其他小廝,頓時忍不住笑了。

    一千塊靈玉?這傢伙倒還真敢開口要啊!

    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今天跑過來替於哲出頭是假。想借機替他自己撈靈玉纔是真吧!

    “不好意思,你提的這兩個要求,恕鄙店一個都無法配合。”見南天勇似乎有惱羞成怒的跡象,洪鐘這纔出言回答道。

    就算他是生意人,講究和氣生財,除非萬不得已絕對不與對方結怨,但凡事也都是有原則有底限的。

    一千塊靈玉他顯然不會給。要不然開了這種先例,以後洪氏商會也不用做生意,天天等着給人送靈玉吧!

    至於透露這個林二的身份底細,且不說他並不清楚。就算真的知道也絕對不會從他嘴裡透露出去半個字。要知道越是重要客戶,便越注重個人隱私,隱私就是他們這一行的生命線,如果壞了規矩,那就是在砸自己洪氏商會的招牌,這後果可比被人敲詐一千塊靈玉還要嚴重得多!

    “一個都無法配合?”南天勇顯然沒料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臉上頓時掛不住了,惡狠狠地面露猙獰道:“你知道你是在跟誰說話嗎?真以爲能夠店大欺客,沒人能夠治你們了是吧?告訴你,真把本大爺惹惱了,你這店明天就得關張!”

    “好啊,那就試試看吧,我等着你讓洪氏商會關張的這一天!”話說到這地步,饒是以洪鐘的涵養也終於不再打算跟對方客氣了,直接冷聲迴應道。

    區區一個沖天閣監察執事,竟敢出言不遜放言讓洪氏商會關張,這貨真是傻-逼他媽給傻-逼開門,傻-逼到家了!

    “喲呵,口氣很狂啊!你這種貨色說好聽了是掌櫃,說難聽點就是一做生意的下人,竟然還敢跟本大爺齜牙,真是給臉不要臉啊!”南天勇頓時大怒,直接一掌將身旁的桌子拍成粉末!

    然而未等他反應過來,刷刷四道人影,以肉眼難辨的速度不知從什麼角落閃出,眨眼之間就已將他團團圍住。

    南天勇陡然變色,這四個高手的氣息,竟然每一個都在他之上!

    南天勇近些年刻苦閉關,實力突飛猛進,自認絕非是尋常等閒之輩,否則他也不可能順利坐上衝天閣監察執事這等比較重要的位置。

    以南天勇如今的實力,足可輕易碾壓絕大數三大閣內門弟子,若不然像於哲這種人根本不會鳥他這個記名師父,除非是三大閣長老或者像執法堂公羊傑這等大人物,其餘普通修煉者他還真沒什麼必要放在心上。

    否則若是連這點底氣都沒有,他又怎麼敢孤身一人來向洪氏商會叫板?就算他近些年再怎麼深山閉關再怎麼孤陋寡聞,至少也知道一點常識,能夠進駐內街的商家沒有一個會是普通生意人。

    但是,直到這一刻,南天勇才終於反應過來自己這回真是踢到鐵板了!

    區區一家商會分店,卻隨便就蹦出四個實力凌駕於自己這個沖天閣監察執事之上的高手,這是什麼概念?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