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過就算不用兵器,以孟同如今的實力,真有心要藉機殺掉蕭然的話,依然有着極大的把握,而從雙方的敵對立場來看,這種可能性更是達到九成以上。

    既然暫時不能直接對付林逸,那麼就從他身邊小弟下手,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邏輯了吧!

    聽着林逸的提醒,蕭然身形頓了頓,隨即轉頭微笑道:“我明白,我會保護自己的!”

    說罷,蕭然昂首走上了擂臺,絲毫不見任何緊張情緒,神色平靜似水,給人的感覺,就好像他比孟同還要更有底氣一樣!

    臥槽,這傢伙不會跟林逸一樣是個深藏不露的主吧!

    看着蕭然這副表現,孟同心底忍不住泛起了嘀咕。

    事實正如林逸所想,事先孟覺光確實給過孟同一些交代,讓他在對陣蕭然和喬宏才這兩個林逸小弟的時候,能下死手就儘量下死手,絕不留情。

    然而眼下這副情形,孟同心底卻是忍不住有些發虛,雖然他們之前的關注點一直都在林逸身上,而忽略了蕭然和喬宏才這兩個小弟,但別忘了上次後山試煉的時候,他們之間還是交過手的。

    那時候,孟同還沒有築基成功,而蕭然卻在他們人多勢衆之下被追得精疲力竭,但他一身詭異玄妙的迷蹤步卻是令人印象深刻。

    能夠擁有這等身法的存在,難道會是什麼尋常之輩?

    孟同雖然一向自大狂傲,但不至於連這點看人的眼光都沒有。否則他也走不到今天。

    走上擂臺,蕭然神色古井無波。毫不退讓地與孟同對視,周身氣勢雖然依舊平和淡然,但仔細感受一下,便能察覺到這其中隱藏的強大戰意!

    一時間,場下本來幸災樂禍的其他一衆新人,頓時都閉口不言了。

    跟孟同一樣,他們多少見識過蕭然的實力,至少當初後山試煉的時候。除了寡不敵衆只能選擇逃跑之外,對陣他們的時候並沒有落任何下風,遠不似同行的喬宏才那般狼狽。

    蕭然是一個強人,雖然不像林逸這種怪胎變態逆天,但絕對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邊緣貨色,這已經是他們之間的共識。

    看着此刻臺上,蕭然面對孟同所表現出來的淡定從容。衆新人恍惚間隱隱有一絲感覺,也許蕭然未必就毫無勝算!

    “切,你區區一個天階大圓滿的弱逼,裝什麼大尾巴狼!學什麼不好,淨學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裝逼,真是近墨者黑。不過本大爺心情好,倒是可以給你上點顏色看看!”孟同突然冷笑了一聲道:“不過也能理解,你老大是新人裝逼王嘛!”

    他已經反應過來,就算蕭然再不簡單又怎麼樣,只要沒築基就永遠不可能是他對手。區別無非是多費一點手腳罷了。

    臺上蕭然還沒說話,臺下喬宏才卻已經忍不住跳出來替他回擊道:“敢問這位孟大新人。漆黑如墨上面再加顏色,除了還是黑色之外,你丫還能塗出什麼別的花樣來不?我讀書少,你可千萬別騙我啊!”

    話音落下,全場頓時鬨笑成一團,而孟同反應過來之後,一張大臉更是瞬間漲成了豬肝色。

    我讀書少,你可千萬別騙我?尼瑪既然讀書少,你丫是怎麼混成天階大圓滿的,是不是還想說連字都認不全啊!

    如果此刻不是站在擂臺之上,孟同估計都要直接衝過來將喬宏才踩在腳底了,當智商都已經淪落爲笑柄的時候,就算他再怎麼是築基初期高手又有個屁用?

    林逸莞爾一笑,對着喬宏才點了點頭,這喬宏才,還是很有血性的,最初就是敢於直言,現在也是如此!

    而孟覺光這幫人,只能無語地扶住了額頭,孟同這傢伙真特麼是爛泥不上牆,得虧也就沒指望這傢伙能夠對付林逸,否則真是瞎了他們的狗眼。

    孟同無奈,只得狠狠瞪了喬宏才一眼,轉頭朝着三大閣內部專門派來監督公正的裁判,忍着怒氣道:“裁判大人,可以開始了吧?”

    裁判並不是青雲閣弟子,而是爲了防止暗箱操作,特意交叉分配過來的玄機閣弟子,見狀不以爲意地一笑,隨即宣佈道:“雙方準備就緒,新人挑戰賽第一輪,現在開始。”

    孟同當即獰笑一聲,周身築基初期高手的氣勢展露無遺,看其樣子,是打算一上來就全力以赴對蕭然下死手,這是準備殺人泄憤啊!

    畢竟彼此等級上有着絕對壓制,就算蕭然牛逼,面對一個全力以赴的築基初期高手,還是相當兇險的,說一句凶多吉少毫不爲過。

    然而,孟同鼓起滔天氣勢,未等他動手,蕭然卻是轉頭對着裁判,平平淡淡地說了三個字:“我放棄。”

    臥槽!孟同差點一口氣沒接上來,體內瞬間岔氣,直接就要噴出一口鮮血,而場下衆人更是譁然一片,面面相覷不可置信。

    一副高手淡然的模樣裝了半天,不僅把孟同這貨挑逗得夠嗆,就連場下這圍觀新人都一個個心生期待,結果你丫倒好,到頭來整了一句“我放棄”?

    你特麼逗逼逗我們玩呢!

    這一下,不僅是孟同這些人愣住,就連林逸這些自己人都沒有料到,放棄就等於主動認輸,蕭然可從來沒說過他會這麼幹啊!

    “這、這怎麼行,那不就便宜孟同這傢伙了嗎?”喬宏才頓時瞠目結舌。

    在他看來面對孟同這種垃圾貨色,就算實力不敵就絕對不能讓對方好過,就算兩敗俱傷甚至拼死也在所不惜,像蕭然這種不戰而輸,這跟投敵有什麼區別?

    不過,旁邊林逸卻是笑了笑道:“沒什麼便宜不便宜的,蕭然這傢伙比我想象得可要靈活務實多了,放棄這一場不過是輸掉區區兩點挑戰積分而已,除此之外不受任何影響,不僅不用受傷,連一絲一毫的真氣都不用浪費,甚至還能獲得山下十五號洞府這個最有利的位置,接下來幾輪就可以安心築基,典型的以退爲進,幹得漂亮!”
最近更新小說